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最大IP制造者 其实内心反IP

2016-10-03 12:23:23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俐 编辑:王嫣

  2012年6月18日,张嘉佳在微博发布第一篇睡前故事,随后的睡前故事系列阅读量超40亿次,转发量超150万次。

  2012年11月,张嘉佳的短篇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出版,截至目前销量超700万册,打破20年来单本小说销售纪录。

  2016年9月29日,张嘉佳编剧、张一白导演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上映。

  今年下半年,改编自张嘉佳同名小说的电影《摆渡人》也将与观众见面,该片由张嘉佳本人担任导演及编剧,王家卫监制,梁朝伟主演。

  从曾经“全中国最闲的人”忙到“心跳280”,张嘉佳这几年的火速蹿红,波及到整个出版业以及影视圈。用张嘉佳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最大的IP制造者”,但他其实又很反对IP。

  他爆料,出版业的数据并不是很透明,很多所谓的高销量都是在刷数据,所谓的IP也因此掺了水分,“到最后还是要靠作品来说话”。

  电影中的男主角其实是作者本人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一部短篇小说集,很多故事都来源于张嘉佳的真实生活。最初他其实是想写一部半自传体长篇,但越写越痛苦,“完全就是在裸奔”。后来张嘉佳想了个办法,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切成一块一块的,再把主人公换成男女老少,“变成20个短篇了,其实很多主人公还是自己,但看的时候就很愉快。”

  电影版中的男主角陈末其实就是张嘉佳本人,这个角色最终选定了邓超。“第一次去探班,第一眼看到邓超,发现他穿鞋的方式,是把什么鞋子都当拖鞋穿。那一刻我就知道,他用心了,因为我讨厌系鞋带,喜欢光脚走来走去。他就是书里的陈末。”

  除了邓超,白百何、杨洋、张天爱、岳云鹏、杜鹃、柳岩,几乎每个主演都是话题人物,在这部电影里也都有颠覆式的表演。张嘉佳颇为得意地说:“我做剧本有个最大的强项,人物的标志性很强,他会洗掉演员一部分固有的色彩。”比如观众缘特别好的岳云鹏,这一次就饰演了一个痴情男“猪头”。张嘉佳对他的表演尤为惊讶:“虽然他以前也演过电影,但这次不一样,是奔着最佳男配角去的。小岳岳这次大放异彩,打破了他给观众的既定印象,会让你跟着他的命运走。”

  虽然小说是短篇集,但电影却不是拼盘式的,张嘉佳把很多故事和人物写进了一个主线里,写了一出大群戏。他幽默地说:“大家应该好好珍惜这部电影,因为我以后再也不会写这么多主人公的剧本了,太累了,七个主人公齐头并进,改来改去,痛不欲生。”

  剧本用心了,卡司阵容又如此强大,唯一的悬念就是,导演张一白能不能拍出书迷们心目中的《全世界》。对于这个问题,张嘉佳非常有信心,“第一,张一白是我的铁哥儿们,他不用重新解读,就按照我的拍就行了。第二,张一白是一个在电影制作和操控方面很强的导演,不用担心。”

  王家卫用鞭子抽着我往前走

  在《全世界》剧本完成后,张嘉佳自编自导的另一部影片《摆渡人》也启动了。一开始,是王家卫看中了这个故事,请张嘉佳做编剧,写完之后,王家卫说:“你自己的剧本还是自己拍吧。”张嘉佳傻眼了:“我不会拍电影,我搞不定的。”思考再三,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如果一定要我拍,希望你从头到尾都要在。”结果,这部电影做了两年多,监制王家卫从头跟到尾。张嘉佳对此受宠若惊:“这不仅仅是感恩的问题了,正常的师徒都做不到这样,而且这意味着一个国际级的大师导演牺牲了自己的创作时间,去帮一个他的弟子完成处女作。”

  监制有王家卫坐镇,男主角请到了梁朝伟,张嘉佳幸福地说:“整个剧组都是我的偶像,前三个月干得很欢乐,甚至五天不睡觉。”但到了后半程,他已经被累到“几乎要死了”,“我的老师是王家卫哎,他是一个对所有作品要求细节做到100分的人,但他的要求听起来像10000分的样子,所以这几年基本上都是这种节奏,一睁眼就要去处理创作上的问题。王导是用鞭子抽着我往前走,才把这个片子做完。”

  都说王家卫拍电影特别慢、没剧本,经过这次合作,张嘉佳才了解了个中原因。“他认为任何东西一定都能变得更好,这是他做电影慢的原因。都说王家卫没剧本,其实不是,而是剧本太宏大了。我们拍电影,是要把一个人的一生都写出来,而王家卫拍电影,是要把一个人的一生的几种可能性都要做出来。剧本已经做了无数版本,找到合适的演员后,还要改成最适合这个演员的版本。”这种工作方法也被张嘉佳取经用在了《全世界》的拍摄上,“拍大结局时我觉得还有调整的可能性,就在现场随时改剧本,让角色和演员二合一。”

  有意思的是,《摆渡人》是短篇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的一个小故事,而这两部电影又将在半年内相继公映,主角还都叫“陈末”。一脉而生的两部作品,会不会让观众感觉“傻傻分不清楚”呢?张嘉佳对此哈哈一笑:“不会!你想,编剧这么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风格完全不同。不过看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它们就是原著,这就是原著和编剧是同一人的好处,你只是穿了两套衣服,大家依然还认得你。”

  接下来要休息一部剧本都不想写

  “三年前,我是全中国最闲的人,五年出一本书,一本书10万字,两个月写完,剩下4年零10个月在玩儿,多愉快。这三年,连觉都没得睡,酒都没喝到几顿,穿裙子的女生都没见过几个,整个人的生活都崩塌了,就不停在工作、工作。”虽然手头还有好几个IP等着被改编成电影,但张嘉佳一部剧本都不想写,“等这两部电影公映完,我过一段真正的生活。因为我觉得我的生活失控了,还是想过回我自己。”

  虽然自称“最大的IP制造者”,但张嘉佳是反对IP的。“IP的价值在于它在改编之前就具备大量的号召力,能够撑起新的产品。能具有这个能力的出版物,中国这20年来不会超过20本。其他都是刷数据,乱来。”他自曝,“有个制片人朋友,花了800万买的IP,据说销量是230万,让我帮他查一下,我查了,总销量13万。所以出版业数据不是很透明,证明不了什么。”他建议制片人不妨擦亮眼睛,去查查当当网的评论,“当当销量占到整个市场四分之一,其中评论的数据相对真实,如果号称百万销量,至少你得拿出10万评论来。”

  今年,电影行业由火爆转入寒冬,张嘉佳的两部电影可以说都“不幸地”赶上了。但他认为这一转变其实对行业是有好处的,“电影业看似繁荣,但真正能干事的人其实只有那么多,最后还是要用作品来说话。泡沫越大,挤压的过程会越快,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出版业也是一样。”

  本报记者 李俐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