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诗歌丨罗鹿鸣:不知道世界多大而自己只是地球上的流萤

2017-04-30 09:05:41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罗鹿鸣 编辑:冯竞萱 实习生 陈丹

  编者按:古人云“不学诗、无以言”,诗歌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华传承5000年。4月28日,第二届栗山诗会暨湖南省诗歌学会诗歌沙龙在湖南湘阴举行,主题为“百年中国新诗的本土性”。诗会组委会特授权红网独家发布与会诗人经典诗歌作品,和读者一起分享、感受诗歌之美。


  沉船

  ——献给长江首漂勇士尧茂书

  于是,我戴着雪峰之头盔行进没有回头

  行进在雪莲、红柳、沙枣花的队列

  行进在历史与现实交响的休止

  两岸之沙丘像我的痛苦无目的地搬迁

  白毛风是我的歌子传播我的悲喜

  我抖动肩膀将星星的注目搅得模糊

  我合张的肺叶如江河源奔泻迂回

  给我橡皮筏给我意志之木桨吧

  我要漂流流出历史之河床流向立交构思

  让野驴、野牦牛列成游动之堠堡迎接

  让白唇鹿因嫉妒而奋蹄叩击回浪之悬崖

  让天葬之悲声将我推向波动的原平线

  让欸乃之声让涌浪之声覆盖我的灵魂

  让生死之狭缝里突发最后一道闪电

  抽落我三十年里森林般的日子

  不知道世界多大而自己只是地球上的流萤

  应该通体燃烧照亮哪怕簸箕大的一块沉静

  长寿的碌碌无为不见得胜过辉煌的短暂

  如此我在千万人目光的触摸中沉船

  波浪笑得平静我拒绝不了它的诱惑


  然后变成鱼在长江下游听渔歌号子

  变成记忆在后生中听怯弱的忏悔

  变成灵感迫使小说家的笔戳穿稿纸

  使自然对我刮目使所有的不解者对我仰头

  我沉生为暗礁这是水族为我立的丰碑

  我将更多膜拜我的化身召集起来编成连排

  在某个咯血的早晨突然长大为一座山

  使河流改道听任吩咐我是自然之王子

  令滂沱的天文雨抹去缺乏钢性的花

  令殒落的警钟在历史的长廊里震响不息

  人们意识了昔日之可悲胆子赶不上漂流之枯叶

  便有蝗虫般涌来的橡皮筏向未来宣示什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