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折扇》:为女书立传,也为女人立传

2017-05-14 09:05:53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夏瑞虹 编辑:李子璇

《折扇》 作者:唐朝晖 出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时间:2017年1月

  长沙晚报记者 夏瑞虹

  唐朝晖是70后,湖南人,1996年到2005年,在长沙生活,曾任《芙蓉》《创作》杂志编辑,那时,他曾为《长沙晚报》“橘洲”副刊的“诗配画”专栏,写过一首首灵动的诗;后去北京,任《青年文学》杂志执行主编,继续从事文学创作,出版过多部图书,有多篇作品获奖。

  前不久,获悉唐朝晖出版了一部长篇非虚构作品《折扇》,替他感到高兴。记者了解到,为了这部作品,他用了3年时间,深入湖南江永一个叫南岭的地方,探寻世上唯一一种女性文字,对话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何艳新,听她讲述有关“女书”传承的泣泪历史。这部非虚构作品是用诗意的笔法来写的,非常独特;著名作家阎连科说:“他为女书立传,也是为女人立传。”

  女书,湖湘文化的另一个视角

  曾一度离开长沙的唐朝晖不想让“记忆”失传,他出生、成长在湖南,“必须回去。”那里是他的精神核心地。三年前,他开始了他的湖湘之旅。

  一日,他来到湖南江永县的上江圩镇,他震惊了。在以这个镇为中心的几十个自然村落里,流传着一种仅属于女人的文化——女书文化。在这里,他确定了写女书,把它作为自己书写湖湘文化的第一部曲,而且要用文学的方式写下来。

  很多人都知道有女书的存在,但它到底是什么,并不太为人所知。

  唐朝晖说,“女书,其实不只是一种女性文字,她形成了一套完整健全的社会生态。”

  女书字,有一套完整的文字使用体系,是方块汉字的变异,男人不认识,只在女性间流传,被称为“世界上唯一的女性专用文字”。她们用女书字写婚嫁中最为重要的《三朝书》,在折扇上写《结交书》,托人带给结交的姊妹,传情达意;她们唱女书歌,做女红,传唱的女书歌,有早已消逝的上古音色、音调,女书歌唱的是生活的不易,是姊妹们牵手传香的情谊。女书深刻影响了当地的婚丧嫁娶、宗教祭祀和男女老幼的日常生活。

  《折扇》不同于学术研究,它以传承人何艳新为主线,也写了她之前的六七位自然女书传人。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寻常的故事。

  最后的女书传人何艳新是位好母亲

  唐朝晖说,他之所以决定写女书,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因为何艳新老人,何艳新不仅是女书最后一位自然传人,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位有趣味的人,一位任劳任怨的母亲,中国母亲的优秀品质在她身上都有集中体现。

  2004年4月30日,季羡林先生为女书文化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写推荐信,信中写道:目前只有一个半自然传人(阳焕宜1909年出生、何艳新1940年出生),濒临灭绝,这是人类的宝贵遗产。而2004年9月,阳焕宜老人离世。2006年5月,湖南江永女书习俗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好朋友的帮助下,唐朝晖来到江永上江圩的一个山村,找到了何艳新老人。何艳新从小跟着外婆学会了民歌、女书、花带、绣花、剪纸、女红。成年后,她曾经生活穷困,七个孩子,一家十多号人要吃饭,但这位母亲挑起了家庭的重担。有一年,她给铜山岭矿挑石头,与男人们一样,每担挑一百六十多斤,四毛钱一百斤。“拼命地挑。”当时,她三个孩子分别是六岁、四岁、两岁。

  对话

  折扇是一盏温暖的心灵之灯

  长沙晚报:李冰冰主演的《雪花秘扇》也讲到女书,女书的神秘魅力在哪里?

  唐朝晖:因为对她们不了解,显得神秘。其实女书魅力十足。先说女书字,整体简单,字形可爱,笔画笨拙而充满灵气;女书习俗众多,譬如在江永,女孩出生不久,父母会找到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让她们结为姊妹,叫“同庚”,结为姊妹,意味着终生依靠,当地人还认为,认了姊妹的孩子好养活。李冰冰主演的《雪花秘扇》里的姊妹,就是女书的风俗之一,她们将姊妹《结交书》写在折扇上,一把折扇,就是她们世界里一盏温暖的灯。调查还显示,女书流传地,自杀的农村妇女远远低于其他地区。

  她们都只说三个字:诉可怜

  长沙晚报:你说“女书文化里的所有女人,都只是一个人”,怎么解释?

  唐朝晖:三年来,我在江永走访了所有女书的流传地,与很多人成为了朋友,也看了很多日本、意大利等国和台湾地区的女书专家拍摄的影像资料。女人有苦,女人可怜,女书文化中的一个个女人,她们用男人不识的文字,在女性之间交流、传诵,她们只给女人看,让一个女人读懂另一个女人,她们会短暂地忘记男人的目光。在《三朝书》等女书作品中,是不会留下作者名字的。女书成为女人的秘密,形成了女人的文化体系,问江永女人,女书是什么?你们为什么喜欢女书?她们所有人,只会说三个字:诉可怜。台湾女书研究者刘斐玟是何艳新的结交姊妹,她说:“如果草木能够读女书的话,它们读了这些女书作品,一定会掉泪,如果鬼神也能够读的话,他们也一定会为之动容。”

  长沙晚报: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女书的传承对于现代有何意义?

  唐朝晖:女书体现了我国文化的丰富性,是人类的巨大财富,女书的出现,也为研究考察我国女性发展史提供了另一个视角,意义非凡。如今,江永已经修建成立了女书博物馆,培养了一大批熟练掌握女书文化的女书传人,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