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话别春天

2017-05-16 09:31:35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王宏 编辑:李子璇

  王宏

  春天悄悄离去,我平静目送春的别离,没有依依惜别,没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惆怅。走过一季芳华,倾注一腔钟爱,在杜鹃花漫山红遍的暮春,且与这个季节轻轻话别。

  笑自己多情,甫一立春便迫不及待到湖岸原野觅春,有几回,误把梅花当桃花,错将红叶李当早樱花。散步总揣着一个心思,端详又端详,打量再打量,柳树是否吐出新芽?桃花是否含着新蕊?梨树是否萌发新叶?问开化的大地,问解冻的河流,问水中的野鸭。一阵鸟鸣,热热闹闹,细听之下不闻蛙鸣、燕声、莺啼,那可是春天的序曲!但闻斑鸠、喜鹊和麻雀叽叽喳喳,不禁厌倦它们的喧嚣矫情。晨风暖和起来,湖水微微冒气,柳枝吐出浅绿,桃树次第粉红,樱花铺满眼球,娇莺恰恰欢啼,燕子呢喃软语……春天欢天喜地走来。

  春的颜色也由“草色遥看近却无”染成了“万紫千红总是春”。 处处满园春色,繁花跳跃眼前,走着走着,倦了双眼,累了心绪。诗的意象、歌的音符、稻的秧苗、茶的嫩叶,你们在哪儿?

  想写一首田园牧歌,稻田却看不到耕牛的忙碌,好不容易看到河堤下悠然啃草的牛群,可不是我记忆中勤劳的牛,这是中秋时节的餐桌美味,这种奉献与牺牲的精神,可以同情,不被歌颂。好想看看乡亲弯腰插秧,听闻布谷鸟用歌声赞美劳动。城里乡下,寻寻觅觅,春风下的田野,有的杂草疯长,有的泥土裸露,要是青绿的秧苗横成排、竖成行,整整齐齐插满水田该有多美?现在不用育秧,直接撒种子就行,有人干脆偷懒种单季稻,路边城郊弃耕长草的稻田也比比皆是。想起儿时插秧手脚不利索、横竖不整齐的烦恼,起草贪黑、日晒炙烤的“双抢”时节真是痛苦,痛着、苦着,却殷实着。

  回味清明谷雨时节采茶的忙碌与轻盈,一株株、一排排茶树青翠欲滴,一片一片紧握掌心、轻撒篮中——握紧了季节、攥实了丰收。儿时惊蛰一到,瞅着茶树快点吐出新芽,雨露阳光,一茬一茬,多少个黄昏,多少个周末,竹篮里装着兄弟的童趣和妈妈的欢笑。今时此刻,懒得游览景区式的十里茶园,我要的不是壮观与堂皇,而是自然生长甚至有些高低起伏的乡情。在超市里买点清明前的新茶,偶尔听到街巷里一声声叫卖新茶的吆喝声,我探头瞅着窗外,已然闻到淡淡的茶香。

  周末在乡下岳母家,禾场里忽然传来早年熟悉的声音,咯咯哒哒、唠唠叨叨……一只母鸡领着一群雏鸡四下转悠觅食。母鸡的慈爱和担当,雏鸡的守群和活泼,我看得入神,禁不住撒下一把米粒,然后静静地连拍几张照片。孵鸡养猪的乡村,才叫原汁原味啊。

  这个年月的春天,城里大大小小的公园,都如艺术品一样精致玲珑,我无需仔细观察,无需拿起相机,无需激扬诗情,自有许许多多的人聚焦拍照,然后在朋友圈畅快分享。春花正谢,夏蝉初鸣,我放眼村头陌上,透过蜂飞蝶舞,找寻那片秧田、那片茶园和勤劳的耕牛,冷不丁被这只母鸡领着一群鸡仔搅动满腔思绪——

  此刻,我习惯性用手捋了捋发际,极目远眺,道别春天。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