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师父

2017-05-25 09:31:37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邵芳 编辑:王嫣

  邵芳

  第一次见师父的时候,是我去单位报到,当时,他已是所长。

  师父身材高大,须仰视才见,戴一副黑边眼镜,眼睛小,却不怒而威。

  “老师好。”不知为什么,第一次见他,我没有叫他所长,而直呼他“老师”。

  师父手里正拿着烙铁,先是一愣,嘴角流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随即板起面孔,点了点头。

  “叫所长。”同事好心提醒。

  “老师未必叫不得。”师父把手一挥,“以后她就是我的关门弟子。”

  因有师父罩着,我这个刚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学生,少走了很多弯路。师父手把手叫我画电路图,使用烙铁等电子仪器。但我烦他为我亮灯,少不更事的我只想逃离他的“牢笼”。

  一天下班后,我一声不吭踏上南下的列车,直接“下海”了。南方并非遍地黄金,也非段子里讲的人傻钱多。不擅“游泳”的我差点被淹死。绝望中接到师父的电话:回来,一切有我!

  从车窗里看到师父在人群中翘首张望,攒了一路的泪水刷就下来了。本以为师父会鼓励我再接再厉,没想到他邀我再加入所里。我在商海里虽不擅游泳,但我喜欢自由的呼吸,于是回敬他“好马不吃回头草”。

  师父毕业于浙大,年轻时即出版电子线路、电子技术和电子仪器等方面书籍四本,另外还负责主编出版了一套电子仪器丛书。师父是我学习的榜样。

  远离家门,父母不在身边,关于人生的困惑烦恼,师父就是我的闺蜜、心理导师、顾问。他不但顾,还问。

  “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呀?”

  “不知道。”

  “要问问他,多关心他。”

  “要去接孩子了。”有时幸亏有他的提醒,否则我这个工作狂经常会让儿子站在空荡荡的学校门口傻等。

  儿子刚出生那会,医院床位紧张,安排我先住在过道里。

  先生束手无策,急得满头大汗,仿佛要生孩子的是他。

  师父知道了,电话左一个,右一个,手机都快摁趴下了,直到我住进单间。

  不管我就业、工作、恋爱、生活,师父都会插一脚。

  我成了他放不下的包袱,或许真的应了那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先生经常出差,有时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回来了,本指望他能帮点忙,结果他要么倒头就睡,要么帮倒忙。我像只愤怒的小鸟,叽叽喳喳,喋喋不休,忍不住和先生吵,向师父抱怨,把他老人家当做情绪垃圾桶。

  “是的,你一个女人要做那么多事,太辛苦了。”我的眼泪刷又来了,“男人在外也不容易,要养家糊口。”“你也不易,他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了。”这句话让我又破涕为笑。我知道他想说,先生是世界上最适合我的,我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我脾气火爆,一点就炸。而先生是典型的37度男人,是他一直宽容包容着我,让我做我自己。

  有次带儿子去看师父,儿子在书房玩游戏。饭后回家,到了车站,师父来电,说他压在书桌玻璃底下一沓老人头少了两张。我翻开儿子的口袋,果然找到赃物。扯着儿子返回道歉,师父劝我不要打孩子。我羞愧不已。

  说来奇怪,我对父亲、母亲都不像和师父这样亲,他骂我也罢,夸我也好,我都会照单全收。在师父面前,我就是个透明体,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喜欢什么,爱什么,需要什么。其实,他更像我去世的爷爷,故事比爷爷还多。

  难得见面的时候,师父的短信像雪花一样飞舞,还不时电我。唯恐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寂寞,告诉我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晚上关好门窗!年过七旬,他还经常转发幽默搞笑的段子,逗我开心!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是:有个爱你的人,有个懂你的人,还有个理解你的人。夫复何求?师父,我已长大,你已白发。我想把你搀扶,就像你带着我走出社会的第一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