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传递粽香

2017-05-26 09:59:06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石淑芳 编辑:王嫣

  石淑芳

  每年,我都会坐守在艾蒿的清香中,静心等待端午节的到来。

  母亲在院子里的苇席上,摊晒着去年秋天收获的谷子,小心地翻检着谷子里的石块,黄灿灿的谷子在初夏的阳光下泛着润泽的光芒。母亲将晒干碾净后的谷子在清亮亮的河水里淘洗,然后拌上红豆,大枣,放到从山上采来的槲叶里裹紧扎牢,压锅里蒸煮,做成散发着槲叶香味儿的槲包。因着共同的节气,碾米,淘米和采槲叶,都是村里媳妇们扎堆干的,她们的笑闹声分别飞扬在河边,山坡。二嫂的耳环采槲叶时被树枝挂飞到了草丛,五婶在淘米时让螃蟹夹了脚丫,邻家奶奶煮槲包时没有添足水,她们的嘻嘻哈哈沸沸扬扬地将日子里的烟火气儿和酸甜味儿,在节前浓浓地发酵,直至拉开端午节醇香的帷幕。

  农历五月初五的早晨,当我家门窗上插满带露的艾蒿时,母亲便张罗着将自家的槲包分送给邻居亲戚品尝,还要赶早在第一趟班车到来时,托司机给城里的大姨二姑捎些去。

  母亲识字不多,不可能追溯一个节气的文化渊源,她对节气倾注更多的是一种热心的勤勉和静默的传承。院子的梨树上正结着烂漫青涩的梨子,母亲坐在树下,脚边放一个盛针线的簸箕,她低头认真地缝着香包,初夏的微风吹拂她祥和的面庞。花鸟鱼虫在母亲积攒的碎布里,在她不断翻转的手掌中,惟妙惟肖。母亲缝好后欣赏半天,然后分给我和我带回家的女同学,看我们挑挑拣拣地争抢,目光中闪烁自足的光彩。

  我鼻孔耳朵搽了雄黄酒,手腕脚踝缠着五彩线,衣襟上挂着母亲手缝的香包,吃了槲包去上学时,教室里到处飘荡着和我相同的气味,这气味儿见证农人对于一个节气隆重的认同。只不过年少的我在写作业和备考的忙碌里无法细品一个节气到来的意义。我甚至在故意忽略,我认为村里人自己给自己制造的繁文缛节太多,母亲的日子太过琐碎,我不喜欢有牵绊的现在,我懵懂的追逐着神秘简约的未来。

  现在,我走到了昨天的明天,脸上褪去一层青涩,呈现温润的谦和。初为人母,孩子改变了一切,女儿是我快乐的源泉,她的到来重塑了我的心境。

  我变得在任何一个节气看起来都那么从容欣悦。端午节来临,哪怕街上有现成的粽子和香包卖,我还是像母亲一样,亲手蒸煮些槲包,分送给亲友。坐在初夏的风中为女儿缝香包,像母亲那样一早出去到田埂割鲜香的艾蒿,用它们装扮窗棂门楣,以期给家人带来祥和安宁。我突然发现母亲和我在传递传统节日中的智慧,那就是一个农人把浓浓的亲情,在一个平凡的日子写意出美美的滋味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