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城南旧事之冯家湾

2017-06-05 10:28:10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李晓青 编辑:王嫣

  李晓青

  位于长沙城南一隅的冯家湾,长不过百余米,静静地蛰伏在闹市南门口旁。

  2010年,市政府将小街上颇具规模的多处旧公馆定位成“长沙市不可移动文物点”,规划修旧如旧,比照太平街、化龙池、都正街等长沙文化名片为小街提质、打造。 一座房子,装着一部人生;一条小巷,演绎寻常故事。

  冯家湾的深宅公馆鳞次栉比。庭院纵深曲径通幽,木楼栅栏天井勾连。井水清冽,冬夏皆宜。馆主皆为官为商为吏,可以想见曾经的骄奢风华。

  大半个世纪前,40号公馆住着L姓师长,大户人家出身的师长太太眉目清秀,举止优雅,看得出年轻时极富风韵;小儿子早年东渡扶桑主修音乐,现任湖南师大艺术学院教授,官至院长,排得上省内前几把大提琴。

  25号公馆有个九妹,丰腴白净,八个哥哥都很疼爱她,却因失恋患上花痴。还好,不打不闹,每天由老母亲或七嫂陪她出入。

  从巷子口往里走,抬步踏上几级石阶,一溜排列着五户人家,清一色姓刘,都是本家嫡亲,操一口伟人在开国大典上纯正的乡音。刘氏一行早年从湘潭拖家带口浩浩荡荡移居长沙,就块屋檐安下家,拖的拖煤,挑的挑河水,揽的都是下力的活。小街老少习惯把他们叫做堆子上的人家。

  堆子对面有个两户毗连的宅院,院子不小。其中一户姓陆。男的做厨子,短小骨感;女的在搬运公司拉板车,伟岸生猛。那日夫妻拌嘴升级,妇人一时性躁,捉住男人的左膀右臂往硬邦邦的床上一掷,尔后不顾手下败将是否散了架,甩门扬长而去。同在一个院子的喻姓人家,每到掌灯时分,四邻小屁孩就挤满一屋,听满腹经纶的喻伯说古论今。喻家小儿子被一肚子墨水的爹取了个诡异的名字,注定要过不安分的日子,其后的人生果然与众不同。这喻家小儿子商海里滚过,风浪里闯过;讲义气,有担当。满脑门子奇思异想。热衷于组织诸如汶川赈灾、读书会之类的大小活动,几十年下来,每年都张罗好几十个人的聚会,一呼百应,身边绑定了一帮铁哥铁姐。

  小巷南头与栗茂巷接壤处,有家裴姓剃头铺。电风扇等大小家电遥不可及的酷暑时节,店主在屋梁上吊一块一米多长半米宽的夹棉布帘,充作低碳环保人力风扇。徒弟抻长胳膊一拉一扯,躺在椅子上的顾客眼睛半睁半闭,悠悠然坐享阵阵微风,顺便接受裴师傅剃头刮脸挖耳的服务,很是惬意。

  小街深处一座公馆里住着舒老师,在城东郊一所中学教外语,生下孩子3个月就单过。好在她母亲早年是师范高才生,帮着女儿带养并辅导外孙舒吉功课。舒吉读的是长郡中学,可自打进校门就没看他怎么发狠读过书,中午放学常常泡网吧,几次被穿梭于闹市巡视的老师逮个正着。人家孩子晚上苦读到深夜,他总在9点钟以前消灭老师布置的作业,剩下的时间玩个不亦乐乎。母子俩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场械斗,恼怒的母亲够不着牛高马大的儿子,只得拿晒衣叉子追着打,这样的场景持续上演,偏就一不小心培养出一个清华学子。舒吉在这所最高学府的生物系读到了博士,他说自己是为了化学而生。

  街还是这条街,人却早不是那些人。从冯家湾走出去的人们,不时从四面八方汇聚温馨的信息;毕竟,小街曾经接纳过来来去去的人家,承载了那么多逝去的岁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