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红书人·访谈】 苏芩:用世俗的规则 活出梦想的自己

2017-06-07 09:05:12 来源:红网 作者:王嫣 编辑:李子璇

苏芩在《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长沙新书首发式现场。梅溪书院供图。

  相关专题:红书人·访谈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王嫣 长沙报道

  “我们在情怀之外,也要有谋生的手段。”从《非常品红楼》《官场红学》《20岁跟对人 30岁做对事》《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做自己的女王》到今年的《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苏芩用她洞穿世情人心却不乏温暖励志的文字感染了无数读者……6月4日,苏芩携新作《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来到了长沙梅溪书院,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

  比约定的时间早,顺着工作人员指的方向,记者见到了苏芩,她头扎马尾辫,身穿蓝色格子上衣,牛仔喇叭裤,正在书店和自己的图书、海报合影。和她笔下温润感性、又具有哲学思辨的文字呈现出的感觉不同,现实中的她,身上更多的是一份谦和与爽朗。

  《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是苏芩第一本类小说体裁的作品,采访现场,她和记者分享了她这十余年在职场摔打的一些心得和体会。

  世俗就是能说人话,接地气地活着

  时刻新闻记者:这次您出版的新书名叫《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那您是怎样定义世俗生活的呢?

  苏芩:世俗的生活就是接地气。

  我有的时候在想,对于还在创业、年轻阶段的人来讲,你能接地气地活着,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你起码能够让大家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的想法是什么。

  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都喜欢真实的人。你美当然很好,但大家更喜欢看完美背后的东西,这是一种人性的规则。在跟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人相处时,我们才会有安全感,所以世俗这个词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讲,就是能说人话,接地气地活着。

  到了一定阶段,学会放过自己

  时刻新闻记者:您在新书引言中提到,您一直梦想成为这样一种人,“可以很俗世,却又似在世俗之外”,您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否已经达到了这种状态,成为这样的人了呢?

  苏芩:我觉得差不多,就比如说可以俗世,就是很接地气,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种状态。我没有非得给自己制定一个高雅、高尚的计划,我的准则就是我喜欢就可以了。我经常没事的时候会去菜市场买菜,这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人把自己当成是人,这个很关键。至于说在世俗之外,我这个人不太去设计一些特别利益纷争的东西,这个是每个人的生活和价值观不一样所决定的。我一直以来追求的是让我自己感到舒服的生活,我以前一直在讲我的目标不是功成名就,成为让别人羡慕的人。一直以来,我都在讲我特别大的理想就是40岁能退休了,40岁之后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去自己喜欢的地方。

  在每个阶段,要给自己不同的规则和定位,生活的安排很关键,到了一定阶段之后,要学会放过自己。我现在30多岁,就不能像20多岁一样熬夜了。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一天最多的时候可以写将近20000字,那个时候我做媒体主编,最艰难的阶段,我一个人在一周做12版,自己写,自己约稿,那个时候确实是有劲头,我整天熬夜。现在到了30多岁,我一个人写不了那么多了,所以有的时候,人要学会面对自己不同的状态,你得承认,这也是放过自己的一种方式。

  十余年职场生涯,写就图书“体检报告”

  时刻新闻记者:新书《你要世俗地活着 才有不俗的未来》是您的第一本类小说体裁的作品,您创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书中的人物有没有您的影子呢?

  苏芩:我经过了十余年的职场生涯,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总结、心得。我遇到的难题比较多,就用文字记录了下了当时的处理方式,写成了书,和大家一起分享。

  书中描述的两个人物万谦和Belinda其实都是我,在我20多岁,和万谦一样的年纪的时候,就开过快餐店,但我没他那么幸运,没有坚持下来,所以其实书中这两个人物身上都有我的影子,只是阶段不同。

  时刻新闻记者:您在新书中写到,“真正销量好的东西,都是被人拿出缺点来谈事儿的”,那您认为优秀的人,是不是就是不尽完美的人呢?

  苏芩:当然,哪个优秀的人会完美呢,完美的人就不可能优秀。其实每个人都是需要优越感的,你能够发现别人身上的不足或是闪光点,那就是一种优越感。另外,在生活中,当你对一个事物、事情有了心理预期之后,你就会发现它的优点。所以有的时候,人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别把自己弄得太美好,并适当地展露自己的缺点。

  时刻新闻记者:您平常的写作习惯是什么?是每天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点连续写作,还是会根据灵感随性抒发呢?

  苏芩:我想写、能写的时候就尽量写,不会有固定的时间写作,我不太爱写命题作文,所以我写的很多书都是先写完之后,再想书名,这可能就是每个人不同的一种写作习惯。

  时刻新闻记者:您经历了多重职业身份的转换,30岁之前,人生就已经过得精彩纷呈了,在媒体主编、国学讲师、畅销书作家、新女学发起人、中国公共外交使者这些身份中,您更喜欢哪个身份?

  苏芩:我觉得其实更重要的是作者这样一个身份,因为这对于我来讲,是一个能真正表达自己的身份。不论我做了其他任何工作,比如我在外企也好,在媒体也好,比如去做公共外交使者也好,其实这些东西,不能由我个人去决定,我必须要跟着趋势走,然后我必须要牺牲一些小我,牺牲我的一些想法。

  当一个作家,这个事就完全由我自己主导,所以我更喜欢这样的工作。对于生活当中任何一个人来讲,别人能尊重自己的主张,也就是说自己能够被认可,被别人接受,能够在最大的程度上把自己的想法给展现出来,这可能是每一个人都共有的愿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