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画里的通道

2017-06-07 10:22:15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邓微 编辑:王嫣

  邓 微

  年少正谈一场恋爱。

  男友跋山涉水找到通道来看我,耍个小性子不理他,在风雨桥上忸怩半天。月色皎洁,清风徐来,夜像一袭长裙的女子,朦胧静躺在双江河上。风雨桥本来就是联通外界的纽带,更是通达心灵的密码。侗族男女在风雨桥上拉手唱歌拥抱,把情话说得很大,我的“生气”瞬间被秒杀。抱着风雨桥上的廊柱,悄悄跟亘古流淌的河水说:你帮我监督啊,让他永远对我好。

  最盼望的当然是去同学家蹭饭。同学说周六去我家吧,给你们吃侗家“酸肉”,马上就口水一地。周六怎么老是不到。

  酸肉一般是冬季做的。鲜嫩的腰方肉,洗净沥干抹盐。抹上糯米饭、甜酒糟、炒黄豆粉、辣椒粉等。用木桶腌制,也有的用坛子。底层用糯饭或糊糯作槽,竹叶或棕片盖一层,最后洒上度数较高的白酒,加木盖,压紧。一年以后拿出来切片装碗,色泽鲜润,亦酸亦咸,直接享用。

  吃生肉啊?开始很怕,但意志哪扛得住馋虫,何况稍作犹豫就要坐失良机!眼看桌上风卷残云,赶快下箸,挽留那稍纵即逝的红霞一朵,埋在我的胃里。唇齿间味蕾绽放,开出这多年不谢的花来。

  晚上吃鱼。鱼在水田里养着,吃鱼得把水放干。水放一半时,一尾尾草鱼滚胖的,袒胸露背,一扭一扭。刺溜一滑翻船了,蹭得满身泥。边鱼身子轻,没趴稳,白肚皮在泥上煸过来煸过去。稻谷黄灿灿的像士兵站在周围,田埂上青草茂盛,偶尔有几朵小黄菊小蓝菊探出头,嬉笑着看眼前的人鱼大战。牧归的老人悠闲走过,嘻嘻笑道:好肥啊。随手一扬鞭,赶着牛回家吃晚饭,夕阳照得他的半边脸通亮。

  那是一幅画。木楼依山而建,在青山里。红炉火旺,沐月夜话。端饭碗蹲的坐的,门槛上地坪里,就着门前清澈的流水和三五株随意斜出的树枝,吃饭成了最享受的事,边吃边神侃。

  如今青春早已远逝,那个暑假的记忆却一直蛰伏在心,一天比一天凸显。当这样的渴望如夏日的香樟郁郁葱葱,我想:回去一趟。几十年前,双江就是我可以说悄悄话的好友。

  房子已经很漂亮。二层有栏杆,空敞通风,妇女凌空远眺,追红云思日月,或者飞针走线绣花做女红。人口越来越多,房子就建到了山上,叫牙上寨。牙上的房子层层叠叠往上走,远看更像盛开的碎菊。有的离群索居,有的相映成趣;有的花团簇簇,既散落又紧致,蜿蜒的山路就是花茎。最顶端那朵是高台,这是公共场所,信息交流中心。爬上去,买个新鲜的西瓜,沁甜的,口水和瓜汁流一地。

  皇都村进村要对歌和喝酒,游人走近,立马有汉子放歌过来。后面有阵容更大的侗女梯队,面若桃花,容颜焕发。女汉子们端酒过来,吹着芦笙,翩翩起舞。这是侗家迎接贵宾的一种最隆重的礼仪。

  村民们陆陆续续来到,端着提着各种做好的菜和酒。合拢宴!小长桌,六人或者四人一桌,每桌一个客人。主人们不断给客人敬酒,客人从这桌吃到那桌,菜都不一样。

  敬酒是个热闹的环节。侗家哥哥给女客人敬酒,妹妹给男客人敬酒。敬着敬着,一堆妹妹围着一个男客人敬,你一碗我一碗,引来围观者众。一拨一拨的人加入到敬酒行列,欢乐无比。突然风向转变,起哄的男客人被妹妹抓住敬酒,或者女客人被侗家哥哥抓住敬酒,一个沸腾漩涡沸腾出更多的漩涡。

  月已高了,夜还静不下,表演开始了。刚才做菜的阿婶上台吹芦笙,牙签螺丝哥哥在划船,敬酒的侗家哥哥妹妹们,全都变成了演员。表演本色而专业,最是感慨。

  确是欢喜与回味,经常推荐朋友去通道旅游,唇口之间,就是“再回去”了一次。那山那水那木楼,那风情,是一幅画,挂在心口上,鲜活、动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