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小小镇 我的城

2017-06-09 09:11:4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文丽 编辑:王嫣

  文 丽

  这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和许多普普通通的地方一样,没有扬名天下的风景,没有可歌可泣的历史事迹,也没有各种可以标榜为特色的物产。即使有人曾经为小镇拍下过美丽的照片,说这里“人杰地灵,物产丰富”,但在蓝天之下,这点花火那么平常。

  小镇如此平凡,但我依然爱它。

  它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承载着我童年的回忆,也是我曾经想要离开,后来又回来安心守候的故土。现在,它是我的生活的家园。我在小镇生活,小镇却不仅在我的生活里,也在我的心灵上。就像一座城,我的城。

  这座城,亘古不变的青山是它的城墙。小镇的东西南北,四面青山环绕,恰似高高的城墙守护。小镇南面的山层层叠叠,一脉高过一脉,脉脉相连。小时候,我常常对着南山做种种遐想,想象山的那一边是什么地方?那与天相接的山脉绵延着长长的曲线,我的目光千万次抚摸那些柔美的线条,憧憬着山外的世界。无数的晨昏里,望南山——看晨雾弥漫,在南山间渲染出一幅水墨画;看炊烟升起,缭绕着“烟村千万家”;看晚霞辉映,辽远着那总在眼前却从没抵达的地方。

  与南山相对的,就是北山,北山巍峨雄伟,山间峡谷深深,数条溪流从峡谷里蜿蜒而来,与镇前的河流汇集。这条河是这座城的灵魂,它赋予了小镇的秀美,也滋养着小镇人的生活。河两岸,分布着数个村庄,人们世世代代在此生活。

  我的城,是山之城,水之城,城中的故事都在这山水之间。林影深邃,风光宜人的“月亮岩”赋予了近代诗人吴恭亨先生的才情,他的诗句“夜雨窗前寻旧梦,夕阳江上问来船”,百年后依旧荡漾在溇水的烟波里。他提出的“强国莫如育才,育才莫如兴学”,有着卓越的远见。关于他的种种事迹,在这片山水之间流传,也写在了时光的札记里。

  山水间的故事,更多的,辗转于人们的口口相传,神奇魅惑。祖母曾告诉我,北山的一块石头,和南山的一块石头比赛长高。你长一尺,他就长两尺,两块石头都是千年的山妖,互不相让,都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不仅如此,石头还吃路过的人,以加快自己生长的速度。天上的雷公知道了,见他们祸害于人,某天两雷劈下,收了他们。传说中,那两雷劈开的石头,流出了鲜红的血——现在,那两处山石间,还能看到暗红的印记。

  更多的故事,从平常的生活里而来,又消失在生活的平常里。它是老石桥下悠悠流水漾起的水花,是水花里我们的戏耍;是溇水上捕鱼的小舟,喊过的纤夫号子;是南北两山渐渐消失的吊脚楼,和吊脚楼里哭嫁;是你我童年时放牛的那片草地,是草地上盛开的野花;是围在火炕边唱过的渔鼓戏,和那一曲可欢快悠扬可悲凉沉缓的唢呐;是那一垄垄梯田里的菜花金黄,和飘起的稻香……我的城里,原来也有如此多的故事。

  流连在山水间,在那些曾经的故事里徜徉。风从岁月的深处而来,那些故事渐渐远去,也一直在继续。现在,小镇的一片片桃林、李园、茶地、稻田、烟草,春华秋实;一条条丝带般的公路,连接着小镇的里里外外;一栋栋白墙蓝瓦小洋房……这些都是曾经故事的延续,是美丽的风景,更是平常的生活。

  我的小镇,我的城,这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都令我如此多情。我生长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山的沉稳,水的灵动,赋予了我多彩的生活,山水的灵魂,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我将从容老去,这是肯定的,就在这无名的小镇。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