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笔墨写心 名士风范

2017-06-09 09:13:53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覃柳平 编辑:王嫣

  覃柳平

  很多年前,我写了人生的第一篇艺术评论,写的是当时已名震湖湘画坛的黄定初先生。很难想象,自幼失怙的黄定初在贫寒艰难中坚守着理想,自学成才,数十年的勤奋终有所得,在当代中国画坛上赢得一席之地。在他30多年的创作中,千辛万苦早已散淡成从容平和,蕴于千山万水,流于笔端,使画中有一种难以攀附的遗世独立,宁静而超然。如同他的为人,极具一种自然、自如和朴素的美,总令人油然而生亲切之情。他所描绘的,就是江南不打折的山山水水,而无论什么景致,到了他的画纸上,都透着一种宁静悠远、真实恬淡的美。

  他不追求笔墨怪异,也不刻意地追求时髦的中西结合或是“狂禅呵骂”,而是自然而然地舒我心境、意趣和气韵,透着某种“大美不雕”的气度。当笔墨气韵直扑眉宇,在似为茂密的点画中却有虚淡清和,给人以高古之气,隽永绵长,透着浓郁的名士风范。这也许是有着更多的审美余地,或是更空灵,或是更模糊,或是更丰富。画家谓之“写心”,人们在欣赏时捕捉到“为什么远在天边,却又仿佛近在眼前”的一刹那,便会有醍醐灌顶之感,也许就是古人所云“顿悟”,从而领会画中的“灵运诗风”。

  先生常说:笔力高下,可判断画家的艺术成就,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非常之笔力需终身练习。线条要做到刚柔相济,沉着有力,才称得上是工夫。为此黄定初虽为艺术名流,但仍从不倦怠于练笔,每天在画室笔耕十数小时。有一年生了重病,他有些心灰意冷,却放不下画,带着死也要死在画室的悲壮不辍于笔耕。竟然奇迹般地战胜了病魔。之后愈见沉雄遒劲的笔力,使其画气韵扑面,感染力极强。他的水墨画因其深厚的线条功力,将写意和工笔不自觉地结合起来,人赞“董北苑,近看只是笔,参差错杂,不辨所画为何物,而矫健飞舞,姿趣横生,远观则层次井井,阴阳虚实,不异一幅极工致之作”。观先生所作,不由令人惊叹其得古人之逸妙。

  时光潜行,先生弟子渐多。对于诚心求学之人,他总是倾囊以授。他说:有弟子超过我,是我之幸。他鼓励弟子要有创作意识,要有持之以恒的精神,一曝十寒是最不可取的。并希望学生不要以艺术去应酬,为名利所累。他常说: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作画,人的一生,把一件事做好,足矣。

  黄定初,一生正是聪慧勤奋而坚强地画着他的山水,终于成为一代山水画大师。他的一生,谈不上传奇,却十分坎坷,无论荣辱,他都坦然以对。在他埋头苦攻山水的时候,正是人心浮躁、人欲横流的时代,当人们追求享受、追求金钱的时候,他追求艺术。他是孤独寂寞的,但是他不颓废;他是自信执着的,但他不张狂;他是温厚善良的,却不失纯真,睿智坚毅,却留存着几分调皮。从他的人品格调、画品意蕴而言,这个小个子男人,他已经具备了非凡的气度,有着大山的伟岸。他用浓郁的乡音说:艺术需要自由精神,艺术不要被规矩束缚。

  天妒英才,去年3月,黄定初先生终于没有抵过病魔,紧握着画笔,奔向山长水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