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隐忍的温情

2017-06-19 09:36:13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靳莉 编辑:王嫣

  靳莉

  很喜欢主题为“陪伴”的那期《朗读者》,董卿在开场白念了顾城的一首诗,这首诗特别美,“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节目里请来了郑渊洁和他的父亲。在节目中董卿提到,是什么力量让郑渊洁将《童话大王》办到现在,坚持写了32年,可郑渊洁什么高大上的道理都没说,只说到了一个有关父亲的细节。

  郑渊洁说,在刚开始写作的时候,他是用钢笔写字,每天基本要灌一次墨水,可后来他觉得特别神奇,那支钢笔就像一口永不枯竭的泉眼,写了一个多月竟然还有墨水,他天真地以为写童话竟然还写出真的童话来了,这种神奇的力量让他有了许多动力。直到后来有一天,半夜两点多钟郑渊洁起来上厕所,他打开门突然发现了父亲蹑手蹑脚的身影,钢笔永远有墨的神话终于破解了,原来每个晚上父亲都半夜起床偷偷地帮郑渊洁灌墨水。

  坚持的力量原来竟是如此简单,仅仅来自这份细微却又伟大的父爱。

  父爱就像一个时代的稀缺品,特别是在崇尚“男主外,女主内”的中国式家庭中,父爱似乎显得特别遥远,没有参加过家长会,没有陪过游乐园,不知道生日哪天。小时候的我们总会埋怨父亲刻板、冷血,可当我们长大后,才会体会到父亲那份隐忍的温情。

  吴念真曾说,他的父亲从未在子女受到挫折或得到荣誉时以拥抱或鼓舞来嘉勉他们,至于“我爱你”这三个字,这辈子是否曾经从父亲的嘴巴冒出来过,他更是存疑。而他永远忘不了的却是儿时父亲傍晚回家的时候,总会为他带上一份便当盒,每次父亲都会用筷子戳起两颗鱼丸递给他,汤却永远地留给了自己。

  这样的父亲似乎你我都似曾相识,他们的爱木讷、刻板,不够灼热、不够甜腻,这样的爱像廉价的空气、像30摄氏度的温水,毫无知觉却随手可摘。

  父亲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或许真的就像顾城的那首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父亲的爱像风、像雨、像雾、像云,沉默无言,静水深流,不用急着说出来,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这份温存的美好。

  董卿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孤岛,失去了陪伴也失去了生存的意义。而父爱其实就像围绕孤岛的那一湾水,孤岛认为自己很孤独,可孤岛哪里知道,他再孤独也永远在水的怀抱中。

  父爱是什么?是永远倾斜到一边的雨伞,是毫不留恋戒掉的香烟,是夏夜点好的每一盘蚊香,是出远门必带的小礼物,是不动声色偷偷填满的那个零食盒,是无论你多晚回家都要等着给你开门的那个背影,是盯着你酣畅的睡姿永远也看不够的那个满足的眼神……

  当有一天连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开始变得像父亲那样自然而然地为自己的孩子削好一个苹果,倒上一杯温水,把孩子的小鞋子轻轻摆在门口,将缩在小肚子上的内衣塞进裤子里,然后特别顺手地把卡通小书包往自己肩膀上抡的时候,我们才会惊觉,父爱就像一种习惯悄无声息地融入在我们的血液中。父爱原来就是这么琐碎寻常,它们就藏在这些犄角旮旯里,隐秘而丰盈,微小又饱胀。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