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周敦颐的思想地图》篇目12:西洞拜月

2017-07-06 09:55:32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 编辑:李子璇

  我向月岩西洞走去,这西洞高70余米,宽60余米,长100余米。一位皓首白发的长者站在洞口。

  老年周敦颐是月亮城最大一轮皓月。千百年来,千千万万的人朝着月亮而来,走了一批批,来了一批批,这些人都是月亮的粉丝。

  月亮城里有一堵长长的岩壁文化墙,是留给这些粉丝们的,上面刻满了元明以来的题词,这是人文的精灵。我慢慢地品读文化墙上千年粉丝的诗文题刻。有长长的散文,顾宪成《游月岩记》、李发《月岩亭记》、王会《月岩图说》,一篇篇读来,仿佛亲临其境。有雅韵诗词,如蒋忠《月岩》:“一窍通天月出初,阴阳动静两模糊。元公契得于中理,写作先天《太极图》。”陈凤梧《题月岩》:“层崖悄直倚穹苍,洞口虚明月影藏。两画阴阳分左右,一圈太极奠中央。天生胜境非人迹,地入濂源是道乡。鸟韵花香三十里,尘怀到此自能忘。”闪应旸《游月岩》:“中天太极邃还见,两窍阴阳空复明。天造地设此奇境,月形弦望谁拟评。理窟百年淑后学,道源千载仰前英。洞府山灵欲招隐,云风蹬趋去程。”一首首吟诵,体会当年寻踪情怀。有精悍题刻,如“理学渊源”“浑然太极”“悟道先迹”“如月之中”“道在其中”“豁然贯通”,一方方审读,感知题刻者深情厚谊。千百年来,历代名士、政客和游人的足迹都湮没在草蔓砾石中,只有这轮星月斗转周而复始无穷变化的“月亮”明亮如一。我为这些先辈粉丝而感动。

  我也是周敦颐的粉丝,可我不敢在这里留下一点痕迹,哪怕是“到此一游”四个字。我只带着他的《太极图说》来了,想请他在扉页上签名。可他心怀苍穹,无暇顾我。我才知这轮皓月大美无言,吾辈渺小无名。

  我怀着遗憾悄悄而去,走出西门,一片月光的清辉,洒在我的周身,洒在我捧着的《太极图说》上。我顿悟,这清辉之光不就是月亮老人给我的签名吗!

  于是,我立即转身,退后两步,向着西门的月亮一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