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一盆夏菊

2017-08-11 09:19:27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贾仕平 编辑:王嫣

  贾仕平

  这盆夏菊来得遥远,是远方的一个朋友送来的。到我家时,还有无数小花苞,有的小得不能再小,像一个个句号,落在枝茎和主茎的交会处,那里是新生命的孕育之处,温暖得不能再温暖的地方。句号的中心被谁涂了一点朦胧的白,外围则是一圈青,青比白重多了。有的花苞被柄托了上来,它们有黄豆大小了,顶部中间凹陷下去,也是白中泛青。最大的一个撑得更高,不见凹陷处,那里已经拱了起来,拱出一点黄,不是刚出生的那种嫩黄,而是老黄,似乎早早就经历了世间的沧桑。

  那朵已然顶出一点黄的花蕾,离绽放的时间已经不远了吧!每天我都要好几次看看它,它的长大是缓慢的,先天看过了,第二天再去看,似乎没有长,还是昨天的个体,还是昨天的模样。一来二去,撑举它的柄却有了变化,粗些了,也高些了,显得更有力气了。花蕾的变化是过几天后才发觉的,那天去给它浇水,突然觉得它比原来大些了,身子在膨胀,老黄也宽些了,老黄下隐隐约约有了花瓣的模样,密密的,尖尖的,看着特别好玩。花瓣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紧紧地挤在一起,似乎等待着一个庄严时刻的到来。

  终于,花苞的白不见了,青呢,也褪去了,花成了一体的老黄,像是被人拨弄过,有几瓣花有了松动的迹象。这个变化来得真是漫长,可花迟迟不开,难道是故意磨我?终于有动静了,它慢慢地裂开一片花瓣来,又裂开另一片,其实裂开的仅仅是花瓣的尖,其他部分继续被箍着,犹在沉睡。我急得想伸手掰开它,只顾自己随性,全然不管旁边一颗焦急的心。到底奈何不得,我只有安静下来,耐心等待。

  花瓣越来越松,仿佛花芯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催着它们散开。花朵继续长大,花瓣继续散开,终于,开了,几瓣花立稳脚尖,身子朝一边微微倾斜过去。先前的老黄淡些了,和刚来时花开的颜色一样了,灿黄。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菊花完全能在夏天开放,称为夏菊,名副其实。

  希望等到的东西等来了,对菊花就有些疏忽,可是菊花偏偏不让我疏忽,是它的枯萎又引起了我的兴趣,来时开得好的花,现在它们的好已成过去时,首先失去了花芯花蕊,接着花瓣少了精气神,一天天委顿下去,原指望能看到如同樱花桃花那样的落英缤纷,于菊花却没有出现。唐诗说“堕地良不忍,抱枝宁自枯”,一落就是地上,再一碾就成泥,这是菊花不愿看到的,守着一份洁净和自爱,它宁愿枯死枝头。

  最热的时候来了,太阳似火球当空而悬,蒸人的暑气一阵阵扑向菊花,那朵正开的花,花瓣上忽然现出小小的黑点,它还没有开完就要枯了啊,我大惊。山里来的夏菊,花苞里自然还蓄着山里的凉意,当这些凉意挥发完毕,酷暑便攻了进去,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变化。一朵花至少还有一半没有打开啊,那来不及开放的花瓣,就停在欲散还抱的样子里。更让人忧心的是后面那么多的小花苞,连一瓣花也没有撑开,懵懵懂懂香消玉殒。

  过了几天,又一个花苞拱出老黄,散开了几片花瓣。这盆菊不服输呢,经历过酷暑的菊,骨子里秉持的东西好坚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