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遇见韩少功

2017-09-01 10:06:51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肖念涛 编辑:王嫣

韩少功,1953年1月出生于湖南长沙,汉族,现居海口市,曾任海南省作协主席等职。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西望茅草地》等,中篇小说《爸爸爸》等,散文《完美的假定》等,长篇小说《马桥词典》《日夜书》等;另有译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惶然录》等。曾获国内外多种文学奖项。作品《山南水北》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图/傅汝萍

  肖念涛

  明亮的初秋。我陪同水哥(水运宪)、邦哥(刘克邦)、贤兴(马贤兴)等去汨罗看望大作家韩少功。

  贤兴是韩少功的铁杆粉丝。当年,他读了散文集《山南水北》,兴之所至,拐了好多弯,弄到了韩的电话,直奔汨罗三江镇韩所“隐居”的地方,拜访偶像。

  我说,那一年评鲁迅文学奖,韩少功的《山南水北》并没有申报,是评委们临时动议提名,《山南水北》获奖。

  水哥则是在位时,为《文学界》创刊号推出《晴耕雨读韩少功》而去过汨罗访韩。水哥说,少功的小院落的门正好是一所名叫八景学校的后门,三面环水,正是蓝家洞水库。

  我们从长沙驱车,中午十二点半出发,约两个半小时后,也就是下午三点到达汨罗市三江镇八景学校。一路上,贤兴反复说,韩老师告诉他,要在汨罗下高速后才正式用百度地图导航,否则会导到歧路上去。

  来到八景学校,空空荡荡。这当然是因为学生放暑假的原因。学校后门上挂着纸牌,上书“院内养鸡 请随手关门”。水哥说,少功每年4月到10月在此居住,其他时间在海南。不在此地时,少功托学校的老师照看,收了鸡蛋,随便吃。

  小院内绿树蓊郁,修竹高耸。绿藤缠绕之中,丝瓜顶着黄色的花朵。篱笆之外,是水库的绿波荡漾。鸡在院内踱着方步。蝉在树上肆无忌惮。

  一位手摇蒲扇,穿着月白色圆领汗衫的农民装扮的男士从屋内出来迎客,操着浓浓的岳阳口音,欢迎欢迎。这就是韩少功。

  韩老师有点花白的头发随意地在额头上耷拉着。他递给我们每人一把蒲扇,悠然地介绍,这里不装空调,竹床,木凳,都是就地取材。

  按照邦哥的吩咐,我把这两三年来编辑的一套《湖南散文》从文件袋里抽出来,垒放在木制的茶几上。茶几上摆了一团簟莲蓬。韩老师招呼说,这是秋莲,吃了清火的。

  韩老师坐在矮木凳上,闲适地抽着烟。全然没有大作家的派头。大家随意地闲聊着。

  贤兴等嚷着去水库游泳。韩老师把家里的几件救生衣拿出来,带他们去游。我、水哥、邦哥,坐在他家里闲聊。韩老师的夫人梁老师则在靠门口的长木头桌旁悠闲地坐着。

  大约五点左右,韩老师水淋淋地回来了。肩膀上还滴答着依依不舍的水花。他和闲聊的我们打了下招呼,就去洗浴室冲澡。出来后,换的是农家带襻扣的土布衫,穿一条印着小花的裤子。

  韩老师加入我们三人聊天队伍。邦哥乘势向他为《湖南散文》约稿。韩老师笑着说,好啊,我来凑凑热闹。作为《湖南散文》的执行主编,我的心头一热,为的是韩老师亲切随意。

  邦哥是韩老师的忠实粉丝,赶紧把带来的《日夜书》《韩少功散文》等四五本书请他签名。

  三江镇的美女书记仇文娟来了。原来是全国乡村建设和乡村书写研讨班在三江镇召开,仇书记请韩老师去吃晚饭。韩老师指着我们说,我这边有客人,已经订了饭。仇书记说,那就放在一起吧,正好那边有六七桌呢。韩老师说,我已经陪了他们两天,况且昨天已经告辞了啊。

  仇书记和韩老师争来争去。最后,仇书记说,好吧,就依韩主席的,但是我们来买单。韩老师说,那不好,我买单是我的心意。

  去吃饭。韩老师打开他的车库门,开出小别克,带领我们去旁边一个农家乐。车上,我们议论说,韩的大作《马桥词典》等,都与他“隐居”的这个地方密切相关。

  文学至上的水哥,有个省愿意给他10万元,请他担任文学评奖委员会小说组组长,他竟然拒绝了。饭间,水哥大谈特谈韩老师的《日夜书》,这位茅奖评委对这部长篇小说的赞赏溢于言表。韩老师只是简洁地点点头。

  席间,邦哥又说到请韩主席为《湖南散文》赐稿之事,新作旧作均可,放在明年第一期《湖南散文》的头条。韩老师说,那我得拿篇新作。

  水哥说自己即将出版散文集,里面有篇《阵地不能失》,说的就是方言不能丢。韩老师说,海南有对作家夫妇,妻子总是要求丈夫经常说三个字,丈夫用海南话说“我爱奴(谐音)”,妻子要求他用普通话说“我爱你”,他却难以启齿,可外国人说“I love you”却是家常便饭。

  大家哈哈大笑。

  笑声点燃了乡村的薄暮……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