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带你看清八股文的真容

2017-10-12 10:04:45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向敬之 编辑:王嫣

《八股文百题》 岳麓书社

插图

  说到八股文,人们向来是不屑一顾。毛泽东曾套取其义,旗帜鲜明地反对党八股。龚笃清也知道八股文不但压抑人性、败坏人才,还送葬了朱明近三百年的江山,但缘于一次兴趣,收购了长沙清水塘一堆他人捐弃的八股文线装书,在从业出版之余,慢慢做起了八股文研究。近年来,其搜罗八股旧书已有二百余种,一千多册,并陆续推出《明代八股文史探》《八股文鉴赏》和《明代八股文图鉴》等,意欲在学术研究渐趋开放的年月,极尽全力去撕开百年前曾缠绕六百余载思想禁锢的时代面纱。

  在我们的印象里,断然难忘中举后幸喜发狂的范进,与那整天爱待着女人堆里胡闹、囔囔男人龌龊的贾二爷。深受其害的吴敬梓、曹雪芹二先生,在八股取士的大山面前,只得迂回,绕道而行,以另类精神制造方式流芳至今,乃至将来。

  然而,翻读明清两朝的主流记述和稗官野史,许多嘉惠当时、服务百姓的能杰干臣,几乎都是八股文所锤炼、熏陶甚至胁迫出来的。原因何在?我们当真切地认识八股文的本来面目。

  有着放牛娃、小和尚多重卑贱身份出身的朱元璋,通过十年征战扫平群雄、十载厮杀荡定天下,最终认清了武功文治的利害和区别。登临大宝的明太祖,虽不谙文雅粗野的相异处,但清醒地意识到天下士子读了圣贤书,必然生发各式思想。他为了方便子孙坐稳江山,大肆虐杀了以前浴血奋战的生死之交,同时不忘借助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来协同治政。他需能做帮手的人才,也要俯首帖耳的奴才,但真正所求的是甘为奴才的人才与堪当人才的奴才,为之死心塌地地效劳于朱明河山的长治久安。如何求取明史知书、博古通今的人才,但能约束其思想深处只有忠诚而无他意,他召集刘伯温诸谋士挖空心思、群策群力,制定了八股取士的人才方略,较之于李唐以来诗词取士、宋元经义取士的政策,更为便捷于传输儒家正统思想。素来节俭的朱元璋,为了孔孟思想占据、钳制民心民智,不惜投入巨资兴办学校、祭拜孔子、旌表忠孝节烈。骑马打天下的朱皇帝此举,让人不由想起秦末汉初的刘邦,争天下时抢来儒生帽子当夜壶,执政权时立马礼待读书人御乾坤,甚至手舞足蹈地唱起半文半俚的《大风歌》。

  成熟完备的明清科举制,旨在八股取士融会于整个教育体系,中央(国子监)、地方(府学、州学和县学)和城乡(社学、义学及私塾)都以此为唯一内容,而县、府、道三级秀才选拔考试与乡试、会试、殿试,均是迫使人们修学、写作八股文的不二利器。你如想做官出人头地,就只有走上此道,那怕是垂髫还是黄发,无论是士族还是寒门,在八股取士面前,均为平等的。至于朱元璋当初拟订此策,受何启发,有何想法,无人知晓,但无碍于我们去了解八股文的大体模样。

  《八股文百题》从介绍何为八股文伊始,分析了读书人学习“四书”“五经”写作八股文的具体形式,也探究了统治者以八股取士做培育官员的一种素质训练课程所取得的效果,更以充足的史料说明了八股文为朱、刘创制的理由及为明清科举制灵魂的原因。龚笃清凭借对八股文的掌握和理解,较为详赡地解释了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等八股主体内容,使其神秘感得以实质性的破译;并对涉及八股文的基本特征、规章制度、文本印行、起源文体、程式变化、弊端害处、后人评说等,逐一析理,依史为证,毫无枯燥。

  龚笃清阐释了八股文的内涵、体式、文题、功用、原生态与变化态、正格与变格,论述了文学化的发展过程与不同流派、作家,并对于诸多作法,一一做了翔实的梳理。同时,对于其发展历程,如洪武、建文二朝为初创期,永乐至天顺为发展期,成化、弘治为全面成熟期,正德、嘉靖为极盛期,隆庆、万历为变革期,天启为衰颓期,崇祯为去弊起衰期,顺治以降四代为沿袭、恢复与振兴期,乾隆末年至咸丰渐已衰败,同光则为灭亡期,作者都做出了认真的考察。书后附有三篇不同时期的八股文,龚氏展开了综篇或重点的解析,对于我们了解其具体面貌,有一定裨益。

  八股文思想过分推崇弘扬孔孟之道的程朱理学。而程朱理学对于儒家经典的理解,除促进理论思维、教育知书识理、陶冶性格情操、维护社会稳定、推动历史进步等外,过于强调存天理、灭人欲,宣扬“三纲五常”,死套礼仪规范而无视人们维持生命的欲求,扼杀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要求,将封建纲常与宗教禁欲主义结合起来,多为断章取义,成了变味、倒置的伪儒学。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孔孟之道,实则是欲颠覆、还原变了性的、被改造过的孔儒学说。而在封建宗法制时代,政权、族权的执掌者把程朱理学扶为主流思想,定为人们日常言行的是非标准和识理践履的主要内容,致使不少人死抱一字一义、微言大义、程朱传注的说教,越发脱离实际,用八股文盛装程朱理学来猎取功名、以理杀人。

  龚笃清平静观照了八股文为当时朝野培养、遴选了一大批能臣干吏,也理性审视了数百年间迂腐守旧、患有精神阳痿症的无用书生。如通过小说《儒林外史》中鲁小姐昭示士人学习八股文写作程序的经历、马二先生对八股文“总以理法为主”的理解、鲁编修视八股文作法为万能,以及《儿女英雄传》里安老爷道破八股文骗功名嘴脸又不忘讲求精通经义与熟稔文史,诸如等等,对于龚氏通俗合理地解读八股文的隐恶,提供了鲜活实在的事例证明。

  煞有情趣的是,中国文化启蒙运动先驱、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早年以截搭题应院试,被点为第一,而其说是完成母亲的任务应试,以一篇“不通的文章,竟蒙住了不通的大宗师”。龚笃清找到了的原文,具体分析,发现陈氏所言偏激,似带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以衬托自身作为新文化运动发起者与旗帜的高洁身份。我赞同龚氏观点,也觉得陈氏大可不必宣扬此言,标榜自身先天学识深远。纵然考官老眼昏花,如同周进,但也是作八股文的老手,岂会看不通晚辈后学的文章呢。后来陈氏声名显赫,足以证明允其夺冠的阅卷者的眼光不俗,只是遗憾的是,其看通了独秀的文字,却没有看到反对旧思想、旧文化、旧礼教的陈氏,后陷身于八大胡同“因争风抓伤某妓女下部”的闹剧。

  八股文贻害之深,不可小觑,晚清最后一科探花商衍鎏说过,八股文“定于明初,完备于成化,泛滥于清。然行之既久,而格有变化,时有盛衰,选集刊刻,指陈家数,自明至清,汗牛充栋之文,不可数计。但藏书家不重,目录学不讲,图书馆不收,停科举废八股后,零落散失,覆瓿烧薪,将来欲求如策论诗赋之尚存留于世间,入于学者之口,恐不可得矣”。但我们循着龚笃清的解读文字与思路,不难发现被骂为怪胎祸害的八股文,却有几分可爱。龚氏借助深入浅出的解说方式,在《八股文百题》中分析了八股取士的利弊,为我们较清晰地辨识八股文的真实面容、破解我辈认识上的误区与盲区,有着其他读本罕见的深入与识见。

  今天的人们,动不动便是引述先秦诸家言论,或选为行文的佐证,或掺作说话的材料,甚至如百家讲坛之类的大众文化节目,也有学者观众津津乐道、或静静聆赏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话题与语录。而八股文只是明、清两代专门用来培养、识别、选拔官员的一种综合性考试文体而已,对于读书人学习“四书”“五经”确有一定促进功效,对于当时中国社会、政治、文化、思想与心理诸多方面,都产生过毋庸短视的影响,我们不宜简单地将其妖魔化、吊诡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