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天人契合两重阳

2017-10-27 14:08:50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胡静怡 编辑:王嫣

  胡静怡

  古往今来,颂寿联语比比皆是,诸如“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蟠桃献寿;海屋添筹”“芝兰满室;松柏常青”等,都是表达对寿星的美好祝愿,至今仍有一定的生命力。不过,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发展,人们的文化素养与欣赏水平在不断提高,大家总希望换一换新的口味,品读一些别具一格、独特创新的作品,这就给当代楹联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寿联要出新,首要在贴切,即须切人切事,切地切时。倘颂甲寿之联又同时能颂乙之寿,便会毫无特色可言。一副上佳的寿联,必定深深地打上寿者的烙印,只能寿此而不可寿彼。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合寿马寅初六十华诞联即为范例:“桃李增华,坐帐无鹤;琴书作伴,支床有龟。”1941年,作为名学者、名教授的马寅初,因抨击时弊被秘密逮捕,故联中以“桃李”“琴书”切其身份,以“坐帐无鹤”切其被捕一事,以“支床有龟”切祝寿之主题,无一句不言之有据。

  宁乡某翁阴历九月初九寿辰,时年99岁。众儿孙欲为公寿,苦寿联无着,遍延乡里名流作联,所作皆不中意。后请朱朗秋撰之,朱竟一挥而就,颇称所求者意。其联云:不闻孙见孙,的是孙生孙,兰桂枝分成五代;时逢九月九,年登九十九,天人契合两重阳。

  九为阳数,两个九叫重阳。九月九是一个重阳,九十九岁又一个重阳,故曰“天人契合两重阳”。该联铁板钉钉,属此翁专享。

  朱朗秋,宁乡大田方人,清举人,曾任知事,素有才智,惜其联作大多湮没。

  说某人的寿联难作,未尝不是好事。因为难作的缘由无非有二:一是其人身上巧合点太多,二是其人之经历过于复杂。无论是何种原因,只要能巧妙而真实地反映出来,写出的作品就具有独特性、专一性,不会与人雷同。上一联便是最好的例证。

  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年幼早孤,给财主家放过牧,在兵工厂做过工,一生经历坎坷。八十四岁时,宁乡鲁荡平为其寿曰:天寿明公,是当年做炮孤儿,牧羊孺子;人尊此老,为今日文章巨擘,革命元戎。

  该联只能由于翁独享,其他任何人都不配。

  笔者倒觉得,越是经历复杂的人,寿联越好作,越容易写出特色来。反而是经历平凡的芸芸众生,其寿联极难下笔,最容易写出万金油作品来。普天下万金油联车载斗量、铺天盖地,实也难怪。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