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林百克笔下的孙逸仙

2017-11-29 10:17:23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向敬之 编辑:王嫣

《孙逸仙传记》 徐植仁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插图

  曾先后担任孙中山法律顾问、南京国民政府法律顾问的林百克,虽然未能在国民党政权中谋得高官厚禄,最终重操旧业成为一名律师,但他把对孙中山的情感、崇拜和记录,真实地叙述在《孙逸仙传记》中,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美国人对中国民主革命的赞同、支持同参与。

  为了写好孙中山传记,笔录孙对民国缔造之功,林百克自1912至1925年一直追随其左右,以自己的观察、体会、印象与探究,结合传主口述童年生活、政治事件及宋庆龄的追忆笔记,在不长的篇幅中,勾画出孙中山漫长的革命人生。

  在林百克眼里,孙中山似乎是一个天生的革命者、民国缔造者。他要言不烦的表现,确实将孙在香山老家的艰难生存、在火奴鲁鲁(檀香山)痴迷耶稣教、在香港学医始边行医边开药房赚取革命经费的情景,以及组建敢死队反满不果后在伦敦遇难、和黄兴在革命道路上的互补、就任临时大总统后遭遇袁世凯的阴谋、晚年捍卫共和而同北洋军阀反复较量,等等,较好地写出了民主革命先行者的伟大、顽强和不计生死的挣扎。

  孙中山几乎将一生,都付与了中国旧民主革命,追求颠覆封建帝制和宗法制,要在东方古国实现自由平等、共和民权,遭受了卫道士、地主、土匪、军阀、保皇党、立宪派们的攻击与挞伐。他身边只有一群热血沸腾、思想激进的斗士,而缺乏擅长于征战抗争的武装力量,甚至积累了微薄的经费还要防止当局的搜缴,如此要想在浸泡了几千年王权毒水的中国,拟实现资产阶级革命化的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政,自是步步艰难。但,他的坚持和果敢,探索与启蒙,以及许多志士的努力、争取和牺牲,赢得了辛亥革命的短暂胜利,造就了走向共和的新纪元,这对于20世纪的中国而言,确是第一次大手笔,第一次振奋人心。没有他们此次成功的创举,必然会延迟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现代化的进程。毛泽东后来将孙赞为中国民主革命派的旗帜、伟大的革命先行者,而在新中国多次国庆典礼上,都能见到孙的巨幅画像,这是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的。

  虽说孙中山在革命斗争中,未能及时辨识袁世凯、段祺瑞、陆荣廷等军阀假共和、非民主的真实面目,不能处理好革命团体内部严重的矛盾和分歧,没有较早地认识到革命武装、劳工组织的重要性,甚至曾险些被日本右翼团体黑龙会等利用、为了争取列强支持而无奈地选择妥协与自损,然他始终站在中国旧民主革命的前沿,得到了广大革命党人的尊重和信任。即便是外国革命者宫崎滔天、林百克们,也情愿用一生来友好、襄赞孙中山及其革命事业。

  孙中山的了不起,自幼时便开始萌芽。他面对凶悍的水盗洗劫村上,举步向前,毫无惊惶,他看到官吏锁拏无辜民众,挺身而出,表达抗议;他因收税员盘剥父老的白契,愤懑不已;他为姐姐痛苦地遭受缠脚,竭力反对……他的反抗是无力的,也是无效的,封建宗法制的权力、纲纪、伦常、陋习,还是严峻地摧残着苦难的中国。而这些,诱使了他有志成为一个真理追求者和社会改造家。

  哥哥孙眉将他带到西风熏染的檀香山,他有机会接受西方的文化、法律和基督教义。几年过去,他对西学的痴迷和疯狂,引发了哥哥的不满和担忧。他被送回老家。这次回家,他不但身历目睹了官吏的重重剥削,还公开反对家乡旧俗、冲击衙门,不再膜拜乡庙里的神像。

  他来到了香港雅丽氏医学校,走上了始于学医从医的革命长路。他原想用新医术救人,革新旧医术的残败,却慢慢有了终生从事革命的理想。他不满足于医学校第一名高材生的尊荣和便利,开始组织革命会党哥老会,成立不惧牺牲的敢死队,宣传反对忠君,有志覆灭满清政权。此时的他,是一个执著的民族主义者,将统治清政府的满洲人视为异族,虽刚毅不挠大无畏,却有几分大汉族沙文主义色彩。有人将孙中山视为反清复明第一人,这其实又是一种短视、一种浅薄,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其看做明朝遗老。他能在队伍里容纳像林百克一样的真正的外国人,打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只是一种旗号、一种宣扬而已,却非极端地排满思想。随着他的成熟,后来的抉择,证实了他早期的感性和肤浅。

  几番努力,连续起义,屡败屡战,孙中山不时进入流亡状态。但战友们在他的指引下,最后在武昌一役创造了辉煌的战绩。孙中山们培育了辛亥革命的鲜花,将它浇灌成青色成果,遗憾的是,因为缺乏坚实的武力作为后盾,无法挑战军阀和列强的挤压,他们只能带着侥幸心理寻找代理人。一直活跃在晚清政局中的袁世凯成了不二人选,他没有像李鸿章那样拒绝孙中山一派革命党人的好意,坐上了头把交椅。袁是一个无奈的投机主义者,除了装腔作势地倡导共和、安排孙督办全国铁路外,潜在地排除异己分子,暗杀张振武、宋教仁,寻求权力的无限期使用和世袭,最后导演了一场帝王梦的闹剧,闹得众叛亲离、四面楚歌而癫狂而亡。袁开历史倒车,不能说他脑满肠肥而权欲疯狂,过于颟顸又不计后果,他的奸诈阴险,受种种历史原因所影响:孙中山们乏力的抗议,国民党内部的分化,革命武装的疲软,日本势力的诱逼……林百克表现孙中山的愤慨和反击,却疏忽了中心人物袁世凯的多重面目,更对蔡锷倡导护国军奋力一搏、黄兴在美国筹措护国军饷等史实,没有适当涉笔,这是一种过于推崇孙氏伟岸形象的遗憾。

  林百克描写孙中山,大致事实都有涉及,却未能将传主革命失利、情感落寞时的迷离,及少为人知的思想背后,做一个简要的说明。他试图将孙氏一直以饱满的形象出现,却不棱角分明、性情毕现。他把孙写成天才改造家、革命伟人,少了在艰难苦困中奋力挣扎的事实记述,反而有神化过誉的嫌疑,而错失丰满鲜活的效果。即便写与北洋政府的斗争、同云桂军阀的博弈、同康有为合作机遇不得的感伤,以及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取缔不平等条约、创建黄埔军校等,甚至意图同一战落败的德国、红色政权的苏俄结为联盟,林氏都是着力突出孙中山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而简要地、抑或不着笔墨地反映当时历史背景与其他人物。除了对黄兴少有比较外,对于陈炯明的历史作为与政治理想,对于杨衢云、宋教仁、陈天华等革命未捷身先死的悲壮,都不曾点到。

  很多人对孙中山于五四运动的作用,多有揣测。那一段历史的真实,当在孙传记中有所记载。孙虽未直接参与和领导这场运动,但他对学生给予了极大的同情和支持,曾对北京政府镇压、逮捕学生表示极大愤慨,致电徐世昌不能为卖国者庇护、妨碍学生与各界的爱国运动,并让宋庆龄起草“学生无罪”的援救电给段祺瑞,要求从速放学生出狱。这鲜为人知的真实历史,具有深化孙氏历史形象的重要作用,该在传记中有描述,但被林氏漠视了。

  不论如何,林百克将从法国巴黎、德国海德堡学到的法律知识,在美国、菲律宾从事法律工作的经验,带到了中国,服务于孙中山及其开创的中国民主革命事业,已属难能可贵。何况其将自己的观察、感受和参阅,形诸《孙逸仙传记》,将对我们重新认识孙中山、研究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开国前后的革命史,有着不可多得的历史价值和时代意义。其中收录的38帧残影余照,穿插文中,也自是一种珍贵的印记和佐证。

  林百克《孙逸仙传记》,曾以题“孙逸仙与中华民国”,于1925年推出英文版,后经徐植仁移译,定为现名,由中国文化服务社1946年纳入“中国国民党丛书”印行。今日所见的,便是徐氏译本。书中附录孙中山密友陈少白遗著《兴中会革命史要》,对孙早期革命活动,如上书李鸿章劝其两广独立和支持革命,在日本组织革命会党、争取保皇党的合作,杨衢云对民主革命的首创之功,联络三合会、哥老会的前后,发起广州起义、惠州起义等,翔实丰富,对于林著,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和诠释,也对于我们熟悉一个美国律师眼中的孙中山,有了很多慰藉和遗憾,执迷和启示,欢欣和清醒。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