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醉在兴马洲的田园风光里

2017-12-06 08:41:23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朱小波 编辑:王进文

  湘江在大长沙境内有多少江洲我没统计过,我去过的有橘子洲、鹅洲、巴溪洲、兴马洲,但最终喜欢上的是兴马洲。首先是因为它“原味”犹在,上洲的交通工具是那种人工吆喝、开起来“噗、噗、噗”的渡船;其次是得益于“近水楼台”吧,它独处江心,我偏居城南,我们都属于“天心区”。

  我最近一次去兴马洲是在这个秋天。开车从湘江南路往南一直走近20多公里,还没出暮云镇的地界,就到了兴马洲江边渡口,江边有停车坪,泊车免费。渡船是半个小时一趟,往返3块钱,只用10分钟就过江上洲了。

  从渡船上下来的人流,约好了似的都喜欢往渡口右边去。没错,长长的江堤是在那边,丰收的田园是在那边,热闹的村子也在那边,但我选择走左边上坡,一条干净得看见鹅卵石花纹的水泥路,把我带向洲头。灰色的院墙,青翠的植物,前方一丛美人蕉隐约在风里摇曳。

  如果不是风里飘来的桂花清香提醒我,我会忘记时节呢。这还是我今年嗅到的第一缕清香,虽然它开在别人的院子里,我也仍忍不住停下来深深吸了几口。

  这座飘香的庭院,一定吸引了很多游人的目光吧?老式的民宅,单层砖木结构,堂屋两边分别是正房,另一头有厢房杂屋。院子里花木扶疏、姹紫嫣红,矮矮的院墙、镂空的院门,倒也圈出了一份散淡的生活。

  打开的院门,鼓励了我探寻的脚步。一条守院的小狗蹲在花坛边,扭头看了我两眼,估计我不像坏人吧,也没见它给主人“报警”。

  晒在坪里的稻谷黄灿灿的喜人,紧跟鸡妈妈啄食的小鸡崽也惹人怜爱。“可以进来拍照吗?”毕竟是贸然闯入,我站在院门口小心地向坐在堂屋里聊天的主人打招呼。

  女主人蛮热情:“你喜欢就拍呀!”她起身来到院子里看着我东拍西拍,时不时聊几句,于是知道了她有4个成家在外的孩子,这些土鸡土鸭除了自己逢年过节尝个鲜,其余都是特供给她的孩子们。真是一位有福气的妈妈,一群有福气的孩子啊。还有那随意开在花坛外的花,不记得名字了,女主人说她家的黑山羊喜欢吃这个,不然会更多。

  见过了农家路边、院墙那些东一罐西一盆的花,我就晓得自己从此不再介意用什么东西做花盆了,大到废弃的陶瓷水缸、小到用空了的塑料油壶,甚至泡沫包装盒,只要盛得下一撮土栽得了一株花,都可以是你要的花盆,关键是有阳光照着,有清风吹动,就花开正好。还有土坡上斜长的树、墙缝里冒出的草,甚至还有田塍上自由行走的狗,无处不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走走停停、看看拍拍间,是预定了中餐的那家饭店的老板娘骑着电动车把我拉回了餐桌边。餐桌就支在路边,眼前是流淌北去的江水,近岸边一叶小舟搁在浅滩上,随意地横在那里;隔江的堤上车来车往,但听不到喧嚣;远处是连绵的山峦,静静地伸向远方。我坐在温暖的阳光里,体验了一把“秀色可餐”的感觉,当然,餐桌上那盆原汁原味的老姜炖土鸡才是我这个业余美食家的真正追求。

  从春夏到秋冬,我去兴马洲的每一次都有新的发现。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随手拍几张风景照附几句小感言,本意是在信息时代里刻上“到此一游”的痕迹,没想到拙朴的图文也会激起朋友们去洲上追寻的兴致。只是我晒的全是风景,所以朋友们去之前通常会打电话来求攻略,于是记下这许多,也算是为原生态的家园兴马洲义务打call。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