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十分秋色无人管

2017-12-06 08:41:26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孙宏蕴 编辑:王进文

  趁冬还在窗外犹疑,一个日光仍旧亮烈的日子里,我去了南洞庭,只为看芦花。

  近几年,春天往乡下看油菜花成了新时尚,无限春光里的那抹新绿缴械了所有人的抵抗力。而我把赏花的心情竟延续到了瑟瑟秋风里。其实确切地说,芦花,它根本就不是花,因为它既无花形,也无花的色彩,更没有花香。天天看惯它的人们甚至根本就不认芦花这个说法。

  到了南洞庭湖边时,按路人的指引,我们对着湖心小岛扯开嗓子喊,“有人吗?”接着就有一老汉出现,摇着一艘小船过来接我们摆渡到湖中心。听说我来看芦花,他不住摇头表示不解,然后耐心告诉我们说,这里要春天来,那时有芦笋可挖,新鲜芦笋是如何的肥美。再或者夏天来,那是芦苇最好的年华,满目的青葱,亭亭而立的苇秆与天空相融,极有气势。而现在能看到的只是枯草罢了。

  是啊,没错,我来看的就是枯草,就是这满目的萧瑟。感慨于黄庚的那首《江村》:“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日西斜。十分秋色无人管,半属芦花半蓼花。”此诗正好道尽了这深秋芦花的凄美。我不是来凭吊绿色的,却是为自己忧郁烦闷的心境寻找契合的。百花凋零时节,来寻这怒放着的芦花,看那蓬蓬松松的芦花绵延起伏,占尽秋色。

  幼时读《诗经》里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因为对芦花没有感性认识,完全不能理解佳人独立寒风的那份凄清。此时,站在洞庭湖畔的芦苇丛边,轻抚芦花时,才知道用“苍苍”是多么适合形容它。人说菊花美在冷艳,桂花美在浓香,而芦花呢,应是美在清脱散淡吧。走过生命的青葱鲜嫩,成片的芦花此时色彩淡雅姿态随和,而我们,又要经过怎样的春夏,才能对霜寒处变不惊,才能拥有那份淡然?

  不记得在哪儿读过一句话,印象却极深:所有的青春都是为中年做准备的。鲜嫩的芦笋、绿色的纱帐就是芦苇的青春少年时了,而芦花,看尽千帆,顶着一头稀松的白发,栉风沐雨,遗世而独立,彰显着生命的倔强。中年是不堪的话题,光是写下这几个字都有种凄惶,但是看看芦花吧,你会释然,青春年少也没什么可以羡慕的,中年的淡然沉稳才有生命的厚度。我爱跑步和游泳,每次在跑步时,我都能得到一种暗示:我还年轻,我还充满了活力。于是凝滞的脚步开始轻盈,淤积于胸的浓愁被渐渐扫荡,所以总觉得青春就是颗引爆亢奋的药。而在水中畅游时,水的宽厚包容则让我心绪安宁。我想中年大概就是这样的水,所有的忿忿不平、幽怨愁绪都被消融,上得岸来,只余一身坦荡清静。

  作为芦笋的中年,芦花没有花色花香,身份甚至还被许多人不认可,但这并不影响芦花的恣肆、洒脱。我也愿意做这样一棵摇曳于秋风中的芦花,不再饱满丰盈,却懂得生命有时更需要一些留白。十分秋色无人管,萧瑟中的芦花和狗尾巴草却正好能平分了秋色,美艳了寒风中的旷野。卑微不要紧,人生不如意常有,无声流泪,抿嘴浅笑,都是人生风景,每段时光都是最好的经过。当我们如一棵芦花,卑微却保有了对生命的敬畏,那么其余的就交由江湖上的风雨日月安排吧。

  在这芦花白、枫叶红时,我只需道一声:天凉好个秋!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