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借皮袄

2017-12-12 09:34:40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唐风 编辑:王嫣

  唐风

  胡三做皮货生意,隆冬,胡三拜托干兄弟阿罐照顾八旬老母,自己到睢州城租房兜售皮货。

  张裁缝铺子里有一架火炉。隆冬,滴水成冰,胡三闲淡下来,便去张裁缝铺子里取暖。张裁缝看到胡三冻得鼻涕垂涎,便问胡三经营皮货,缘何没有一件皮袄?

  胡三架不住张裁缝左右劝说,便挑选一张上好的皮货,让张裁缝做得一件皮袄。

  胡三穿上皮袄,呵笑连天,说这个冬天不怕了。走出张裁缝的店铺,迎面遇见干兄弟阿罐。阿罐与胡三两家是世交,阿罐三岁时拜胡三母亲为干娘。阿罐火中取财,烧制盆盆罐罐,每日忙得像陀螺,家业并没有太大的发迹。阿罐日子过得如履薄冰,对自己的干娘十分孝敬,隔三差五,总是带上一些油条、煎包之类的精细饭食奉送干娘。

  兄弟二人城里相见格外亲切,胡三邀阿罐下酒馆吃些酒菜,以驱冬寒。 酒过三巡,兄弟二人的话多了起来。阿罐冻得瑟瑟发抖,胡三便说着自己的皮袄是何等的暖和。阿罐伸手探进胡三皮袄的袖管,如沐阳春。阿罐低头沉吟片刻,身施一礼:“我有一物相求,不知兄长肯允否?”

  胡三很是慷慨:“自家兄弟,除我项上之颅,又有何事应允不得?”

  阿罐言道:“我欲借兄长的皮袄驱寒,不知意下如何?”

  隆冬天气借皮袄,岂不是求得自己身暖不顾别人风寒么?胡三不悦,怎奈大话出口,覆水难收,于是很不情愿脱下皮袄递与阿罐。阿罐穿上皮袄,拱拱手,挑担而去。

  一连数日,不见阿罐归还皮袄,胡三心里便有些忌恨阿罐。便天公作祟,飘起鹅毛大雪,胡三又到张裁缝铺子里取暖。张裁缝问起胡三怎没穿得皮袄?胡三如实相告,张裁缝忿忿不平:“隆冬借皮袄,狗屁兄弟情分,分明小人作为!”

  胡三双手相互插进袖管,微微叹息阿罐薄情寡义。

  胡三捱过数日转回家乡。一路上,胡三思索着找到阿罐讨还皮袄。胡三未进家门,径直去了阿罐家。阿罐大门落锁,人不知去向。胡三捶胸顿足,一番咒骂,只得走回家来。

  走进家门,闪了胡三的眼:正堂,八旬老母穿着自己的皮袄。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