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感·悟

2017-12-17 10:13:24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曹豫湘 编辑:王嫣

  /曹豫湘

  大雪次候“虎始交”。依古之说法,至此时节,阴极盛而转阳,虎感阳,故于仲冬之月开始交配,虎交则月晕。话说“云从龙,风从虎”,想那旷野之上,兽王相交,月晕风起,其意境之美不可名状。古人的美学境界实在令我叹为观止。他们称虎纹为彪,言其共三九二十七条,“般般文者,阴阳杂也”,意在绘其纹缕彼此不相合之貌。他们谓虎行为虔,虎吼为虓,哪怕不解字义,单看字形,亦能感受到虎行风自至,虎啸雷若鸣的气势。

  思来,若非观察入微,绝无可能创造出如此灵动的语言文字;如无文化内涵,绝无可能描画出这般传神的场景画面。古人们定是白日赏花,夜晚观星,与兽同行,与鸟私语,舒展了每一个毛孔去感知世间万物,紧绷了每一根神经去探求内心触动,其感悟才得以通达延伸,品味才可能高清典雅。

  万幸,先人们创造出语言文字,记录下这些点点滴滴,并以文化之名流传千古,令我们读之犹如身临其境,思之恰似感同身受。时至今日,我们仍以高山流水喻无上友情,以松竹菊梅咏傲世之志,哪怕只是那极为市井平常的一盏孤灯一壶清茶,都因为他们的渲染,晕上古早的气息,一如当日,或清冷或恬淡。我想,文化之美,正在于它能撷自然入人文,雕琢生活每个细节,丰盈思想的每一个闪念,将芸芸众生的平淡粗糙装点得精细雅致,令生命兴味盎然,追忆绵长。

  只是,文化修养山高路远。老祖宗们缔造了那样丰富鲜活的文字及表达,我之所知不至皮毛。大雪时节,天寒心静,最宜读书。不负古人良苦心意,还是潜心用功去吧。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