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围炉夜宵

2017-12-20 09:54:2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刘丽琴 编辑:李子璇

  刘丽琴

  二十四节气·大雪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这首《问刘十九》,大概可以算是大雪天里最温暖人心诗篇了。所以暖,暖在炉中有红火,火上烫着壶,壶中温着酒。围炉夜饮,饮之可御寒,饮之可疗伤;暖在有知己友朋,新熟的家酿带着新鲜的气息,就等着开封与朋友畅饮。这位姓刘、排行十九的男子,就这样留名诗史了,千百年来,读唐诗的人都随着白居易一起轻轻地问他一声:来么,来饮一杯么?

  屋外,暮色苍茫,看起来要下雪了,而诗人等待的心情,也如一场待飞的大雪,有些寂寥,又有所酝酿,友情就是飞舞着快乐的雪花。

  雪花也会因爱情而快乐飞舞。犹记得近代诗人徐志摩曾写过一首诗,《雪花的快乐》,将冰清玉洁的雪写出了如火的热烈,如风的癫狂。这首诗与《再别康桥》《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一起成为徐志摩的代表作。诗不长,感兴趣的可以去找来读一读。

  下雪的地方,可围炉温酒待故人,可围炉写诗话情人,不下雪的地方怎么办?

  人有围炉夜话,我们有围炉夜宵。

  据说,“夜宵”的产生,就因为大雪节气时白天短、夜间长,古时各手工作坊、家庭手工就纷纷开夜工,俗称“夜作”。手工的纺织业、刺绣业、染坊到了深夜要吃夜间餐,因而有了“夜做饭”“夜宵”。为了适应这种需求,各种小吃摊也纷纷开设夜市,直至五更才结束,生意很兴隆。“宵夜”一词,据宋人《梦粱录》载:“除夕,内司、意思局进呈消夜果子盒,盒内簇诸般细果:时果、蜜饯、糖饯等品。”

  用吃吃喝喝来消磨夜的漫长,这是“消夜”(后又称为宵夜、夜宵)的初心。

  古今同心,如今,发达的都市都有着自己的宵夜文化,豪放地撸着串、喝啤酒如灌水,优雅地用小嘴抿一块点心,或者喝一碗养生粥,形式不同,但功能都一样:慰藉疲惫的身,安抚空寂的心。

  只是,再写不出这样温暖的邀约:能饮一杯无?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