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清新俊雅好诗风

2017-12-29 10:20:22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李争光 编辑:李子璇

  李争光

  文学创作,无论是小说、戏剧、诗歌、散文,若能表现出一种特有的风格,乃是一个作家艺术成熟的标志。有幸读了青年诗词家向小文先生的部分诗词作品,大吃一惊。其作品虽然数量不多,题材也不广泛,却有着明显的艺术特色。炼字、炼句、立意等方面都表现出一种清新俊雅的风格,亮丽清莹、新奇俊秀。

  他诗词的清新俊雅,首先突出地表现在炼字方面。他用字十分别致奇丽,令人耳目一新。如“西风扶我上雄关,林海苍茫碧翠喧。”本来是西风吹拂着我,而用一个“扶”字,不仅生动别致,而且有内涵,好像是风护着诗人,使他的心情特别畅快。与“西风烈”相比各有不同的意趣。“共饮风云飞墨韵,夜来梦醒满天香”,明明是写饮酒,却说是“共饮风云”,一个“饮”字深刻描绘了因饮酒而令心激动得如风云翻转,诗韵洋溢,如飞如洒。而“飞墨韵”的“飞”字,可谓平中见奇,神采别具,足见诗情之盛。

  他的用句炼句,一方面多有佳句,另一方面则有奇句新句。他诗词中佳句很多,或写景,或述事,或抒情,或阐发哲理性的深思,皆以清新俊雅的风格出之,随手一翻,如“借来桃色春风唤,霾过天蓝度万山”“秋色三千襟袖里,文心几度雨烟中”,都是很美的佳句,皆以清新俊雅的笔调写来。“桃色”可以“借来”,又以“春风唤”之,霾过而天蓝,又可度山,何等雄奇,又何等出新。说“秋色三千”本就不俗,又说在“襟袖里”则更见新奇。“文心几度”却在“雨烟中”激荡翻腾,尤见清新。这些佳句,既写景又抒情,情景交融,别开生面。

  另外,向小文诗家的许多诗篇,诗句佳美,又统一地表现出了清新俊雅的风格,这是很难做到的。如他的《游天子湖》:“和煦清风丽卷收,尘烟渺渺碧悠悠。湖天一色渔舟往,岩障千重日月流。浪拍寒崖文涌底,客闻逸事史生愁。青峰随我波涛上,望远春深欲说休。”起承转合四个层次的句子都一致而美丽,难能可贵。素来诗家们在正面描写的题材上很难写出新意,但向小文诗家这首正面描写的诗作却有出乎寻常的立意。前二联着重以写景为铺垫,后二联着重抒情而落点在尾联,用“望远春深欲说休”生发出一种深蕴的思绪,其起点则在“客闻逸事史生愁”上,由逸事而肆意发之,虽扑朔迷离,却耐人寻味。

  向小文作品,无论是字词句,乃至全篇的立意,都表现出一种鲜明的风格,这是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标志,相信他会在将来越写越好。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