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万树繁花婉娩香

2017-12-29 11:43:0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池雨花 编辑:李子璇

  去广州看木棉的愿望,终于在这个初冬得以实现。

  抵达广州,已是夜里。一进酒店,我就被大堂墙上的那幅画吸引,那是一枝遒劲的木棉枝干,枝头顶端两朵橙红色的木棉花绽放着,肥硕、热烈、明艳、豪放、灼人眼目。我想,木棉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广州街头的树木一如夏日般葱茏,步行至大佛寺,我被寺前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树吸引。它有着酒瓶状的树干,伸展的枝条上绽放着大朵粉色的花儿,暗香浮动。我捡起一片树叶收藏起来。就在粤剧艺术博物馆的大门口,我又一次看到了大佛寺前遇到的那种树,树干上挂着一张说明牌:木棉。这就是木棉!可是,我心目中的木棉是酒店墙上的那模样啊,花色或大红,或橙黄,或橙红,花瓣肉质肥厚,边缘平滑,眼前的木棉花却花瓣轻盈,边缘呈卷曲锯齿状,颜色更是娇嫩的粉红色。当地一位朋友告诉我,大红色的木棉花要到早春二三月份才会盛开,这种开粉色花朵的花树也是木棉,此时正值花期。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得知,它叫美丽异木棉,别称美人树、丝木棉。

  粤人与木棉的情缘要上溯到2000多年前。据记载,早在西汉时,南越王赵佗就曾向汉武帝进贡木棉树,可见木棉在粤人心中的分量。对粤人来说,木棉树不仅适于观赏,更是他们生存的依傍。它全身都是宝,花朵、树皮、树根皆可入药,躯干可作木材。由于华南不产棉花,当地人就用木棉果荚中的棉絮代替棉花,宋人郑熊在《番禺杂记》中记载:“二三月花既谢,芯为绵。彼人织之为毯,洁白如雪,温暖无比。”唐代诗人也有“衣裁木上棉”之句。

  中国人向来喜欢以花草寄情言志,木棉也不例外。木棉属速生、强阳性树种,为了得到更多的阳光雨露,它奋力向上生长,因而它的树冠总是高于其他树种。它爱拼能赢,加上其花朵红艳欲燃,在树中可谓独树一帜,被人称作英雄花树,“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木棉花还是广州市市花。作为近现代革命的策源地,广州英雄辈出,也被称作英雄城,英雄花树配英雄城市,再合适不过了。

  在广州的3天里,我看见了太多的花草。除了木棉花,还有紫荆花、鸡蛋花、桂花、灯笼花、格桑花,三角梅更是无处不在,真是无处不飞花。通常,花叶之凋零,总会让人情不自禁地伤感,但在广州却不然,此花谢时彼花开,生机永远都在。广州人固然爱木棉,木棉可以在广州“登台瞰春城,光采照万户”,但其他的花儿在广州也不会受到冷落,梅不用妒,菊不用羞,各自傲然绽放。

  离开广州的前一天,我在《羊城晚报》上看到一则图片新闻《一棵有故事的秋樱》,讲述了广州南沙百万葵园一棵秋樱十年间的成长故事。图片中,盛开的樱花树前,几个妙龄女子正在演奏提琴。广州的花树极盛,堪称大花园,但即使这样,广州人也没有忘记一棵樱花树,并在它十岁之际前来探访。这么一座对草木充满温情的城市怎能不美好?

  我念着木棉而来,却在广州看到了万树繁花。无疑,广州人是勤恳的园丁,他们耕种培育了自己的花园,建成了一座花城,并以花的名义,向世人传递着他们的幸福。

  (作者:池雨花)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