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养棵水仙过寒冬

2017-12-30 15:14:10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李星涛 编辑:李子璇

  李星涛

  丁酉立冬,我从花卉市场买回一株水仙,叶片碧青,叶尖椭圆,茎根部包着淡白的皮儿,宛如少女白色的靴子;根系细若蝇足,雪白透明。妻想用大碗做水仙温床,我断然拒绝。最终,我将水仙放进一个小型的玻璃水槽中。想,如此精灵,倘若不将其置于透明器物中生活,岂不有负于它?

  我还拜托一位南京的文友,为我快递邮寄来十几颗美丽的雨花石。我的水仙有了门当户对的伴儿,我的案头也在冰天雪地中荡漾起盎然的春意。

  寒夜,读书作文倦了,我便放下笔,细细观赏水仙。“醉栏月落金杯侧,舞倦风翻翠袖长。相对了无尘俗念,麻姑曾约过浔阳。”水仙虽生于凡尘,但冰清玉洁,超凡脱俗。它只需一汪清水,就可舒青绽绿,活得潇洒滋润。更让我不明白的是,水仙的根系明明知道自己身处清水之中,却依然在雨花石的缝隙间寻觅迤逦,仿佛那水石间储存着看不见的营养库存,等待自己前去汲取。望着水仙翡翠般的叶片和两叶片之间抽出的颀长花葶,我不由想到了古时候出身寒门的小家碧玉,想到了月光下斜倚栏杆、望雁长叹的宋代词人,想到了冰心笔下那些珠圆玉润的文字。

  不久,水仙的一根花葶绣出一颗淡绿的花苞,却又被蜡质的淡白皮儿包裹,宛如襁褓中酣睡的婴儿。一天早晨,那颗花苞咧嘴笑了,伴着这浅极的笑容,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如远处森林中的泉音,“哗啦哗啦”传过来,让我禁不住收腹屏气,嗅吸数次,继而悠悠得微醺起来。

  两天后,仿佛受到那朵先笑花苞的感染,又有四朵花苞“笑”起来。那刚笑开的花儿有六瓣,花蕊金黄,似月光凝就。花形状如酒杯,里面注满诱人的花香,对着我高高擎着。而我却手足无措,不知该用什么样的玉杯,该用什么琼浆,才能与这样的花盏相碰对酌?这样想着,便于夜间借着朦胧的天光,对着浮在碧绿的叶间的几朵白花,我做出万般想像:它们多像是春天森林上卧着的白云,多像是夏季碧荷上滚动的清露,多像是寒夜高空闪烁的明星……与水仙对视久了,我也不由便双目清明,呼吸畅然,心中充满一片神明的宁静,笔下文字也变得晶莹如露,萦绕起一缕缕淡淡的花香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