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2017国际书业八大看点

2017-12-31 11:41:04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渠竞帆 编辑:王进文

美国亚马逊旗下的有声书平台Audible已成为与英国出版商竞购YA有声书版权的强劲对手。图为2017年4月Audible公司邀请英国著名喜剧演员斯蒂芬·弗雷录制有声书《神探夏洛克》(Sherlock Holmes)。

圣智学习平台MindTap

游戏:《风暴英雄》《我的世界》

学乐社举办校园书展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渠竞帆

  1 有声书快速扩容 成数字出版新市场

  哈珀·柯林斯在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前,力邀英国著名导演肯尼思·布拉纳(在该影片中自导自演)录制有声书,一经推出大受市场好评。

  如今,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从阅读电子书转向阅读有声书,阅读习惯的改变也催生有声书市场的快速扩容。2017年1~8月美国市场上,电子书销售下滑5.3%,有声书却增长30.2%(根据美国出版商协会收集的1200家出版商的数据),成为数字出版领域的一匹黑马。

  在全球有声书市场上占半壁江山的美国有声书,3年来一直保持近20%的增长,2017年的销售收入增长19%至25亿美元(美国有声书出版商协会的数据),英国的有声书市场虽远远小于美国,但近年来也保持了超过20%的增速。这极大地激发了出版商的热情,2017年美国市场出版有声书新品种7.9万种,增长了29%。企鹅兰登、阿歇特、哈珀·柯林斯、西蒙与舒斯特4大出版商均表示,2017年他们的电子书分别下滑5%左右,而有声书销售三位数的增长带动了数字出版业务的增长。

  在有声书市场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各大有声书内容平台加快了国际市场的布局并在内容和形式上锐意创新。2017年,Kobo、Rakuten、谷歌相继宣布进军有声书市场,使该市场的角逐更加激烈,也促使各商家推陈出新,吸引消费者。

  作为有声书市场的龙头企业,亚马逊旗下的Audible公司在2017年的表现可圈可点:推出爱情小说有声书订阅服务Audible Romance;与Cesar Millan公司合作开发爱犬听书节目,可以在主人离家时播放,让爱犬仍能听到人声,不会感到寂寞。为进军加拿大市场,Audible公司出资上千万美元,让出版商把图书的英法版进行数字化,另外还创建了加拿大有声书创作交易平台(Audiobook Creation Exchange,简称ACX),作者在平台上可直接找到作品的朗读者和技术开发人员,获得制作有声书的一站式服务。此外,Audible公司还开发了有300多种汉语有声书的中文页面,并通过ACX大学为录音主播提供专业培训。

  其他商家也在有声书市场积极布局:Scribd公司推出了汇集作家对话、工具和分析等有声内容的新播客ScribdChat;Findaway公司为自出版作者提供可与ACX平台相媲美的有声书出版服务;瑞典的Storytel公司则把开发新市场作为2018年的业务重点。

  出版商把开发有声书资源列在2017年任务清单的最前面。阿歇特、麦克米伦、西蒙与舒斯特纷纷将前几年的畅销书重新制作成有声书,或者邀请作家把压箱底的故事翻出来,直接做成1小时、2小时或者3小时的有声书。企鹅兰登、哈珀·柯林斯、学乐社以及猎户星等出版社也开发了大量的音频产品,通过脸书、Soundcloud和iTunes等平台发布。

  有声书市场的快速发展也促使出版商调整了常规的出版策略。许多出版社推行有声书优先方案,先出有声书,再出纸电图书;也有的出版社配合影视作品上映,提前推出有声书,取得市场先机,如哈珀·柯林斯在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前,力邀英国著名导演肯尼思·布拉纳(在该影片中自导自演)录制了有声书,大受好评。

  与此同时,商家对有声书的版权之争也愈演愈烈,有出版商爆料,Audible公司甚至开出6位数高价争抢作者的有声书版权,让许多大社望而却步。

  2 社交平台成营销主战场

  Goodreads公司于2006年由奥蒂斯·钱德勒与伊丽莎白·库里·钱德勒夫妇二人创立,2013年被亚马逊收购,如今已发展成为最大的在线阅读平台。

  如今,社交媒体的力量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人们对社交媒体的定义已经从传统的社交应用,泛化到了视频网站、直播等平台,通讯类、生活服务类社交媒体,带有社交评论功能的电子商务平台、新闻类媒体、视频直播平台,以及交友类社交媒体都被列入社交媒体的范畴。

  为提高可见性及产品直达消费者的到达率,各大企业已经开始将大量的 广告经费转投到社交网络,尤其是大 V 平台。

  据美国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数据显示,2016 年,全球各大企业仅对 Instagram上的社交达人的营销投放就有 5.7 亿美元。社交影响力技术公司Hypr 的数据显示,有50 万~100万粉丝的社交达人每个帖子可创造5000~1万美元的效益。

  创立10年之久的社交阅读网站Goodreads,已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在线阅读社区之一,注册用户多达6500万。该网站具有发现图书和口碑宣传两大优势,其会员可以建立在线书架,发表图书评论。2017年,该网站发起“阅读挑战”活动,鼓励会员多读书。网站还帮助读者发现细分类别的图书并进行阅读。由于汇集了大量有关读者及其阅读习惯的数据,Goodreads可以为出版商和作者便捷的营销工具。

  Goodreads能让出版商看到旗下作者的粉丝,他们或是“书架”上有这些作者的图书,或是表示出兴趣的Goodreads会员。Goodreads的广告团队会与每家出版社合作创建一份名单以进行有针对性的广告宣传。兰登书屋正是基于此与Goodreads建立起广告合作。

  Goodreads网站还通过每日促销计划Goodreads Deals,向会员提供打折的电子书,向3500多万电邮订户发送电子通讯,允许出版商和作者向读者赠送Kindle平台上的电子书。

  Goodreads网站在打造畅销书方面也颇有建树:其会员评论及口碑效应对《火车上的女孩》早期获得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所有丑陋与美好的事物》在获得了Goodreads的“读者选择奖”后,通过打折促销,也进入了畅销书榜单。此外,Goodreads网站聚集了保罗·科埃略、尼尔·盖曼、斯蒂芬·金等畅销书作家在内的21.4万多个作者,通过网站的“询问作者”功能直接与粉丝互动,发挥了圈粉的神奇功能。

  脸书平台已发展成为出版社借助主打产品凝聚粉丝的主战场,《指环王》、《饥饿游戏》、《纳尼亚传奇》和《吸血鬼日记》在脸书的账户都有数百万追随者。这里也成为自出版作者圈粉的重要平台,脸书上不仅有数量庞大的潜在读者群,还提供有便捷的服务工具。自出版作者也借此登上了畅销书榜单。

  推特网站也日益受到出版商的青睐,Lonely Planet、企鹅美国、DC公司和哈珀·柯林斯都在该平台聚集数百万粉丝。推特、脸书、Instagram等社交媒体还使用大数据优化了帖子排序功能,依据用户对话题的关心程度来按序呈现帖子内容。

  虽然在英美市场,社交媒体带动销售的效果远不如电邮推送,但出版商仍把社交媒体作为面向重度使用用户进行宣传营销的主要媒介。从2016年初脸书平台正式推出脸书直播频道以来,哈珀·柯林斯、学乐社等将自制视频推送到该频道。如介绍美国50家独立书店的视频、为“哈八”上市组织的“麻瓜群众”视频直播,还有自出版作者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直播。社交媒体在创建品牌知名度,将作者打造成导师、专家或规划师,帮助作者树立品牌,以及打造学习交流平台方面都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出版商还充分发挥社交达人的“意见领袖经济”效应,如在大V的视频中加入可监测的购买链接,通过尼尔森数据监测,判断是否出现了销售高峰,以了解市场动向。麦克米伦就曾参与打造健身教练乔·威克斯成为网络达人,威克斯之前在Instagram上只有不到10万粉丝,现在人气排名升至第21,有190万粉丝,每年入账1200万英镑。

  3 众筹出书蕴藏无限商机

  埃琳娜·法维利和弗朗西斯科·卡瓦略两人在Kickstarter网站成功发起女孩励志枕边书《叛逆女孩的睡前故事》众筹大获成功,现已推出第2种,将于2018年初推向全球市场。

  2016年,根据100个女性历史人物的成长故事创作的女孩励志枕边书《叛逆女孩的睡前故事》(Goodnight Stories for Rebel Girls),在Kickstarter网站发起项目4个月后得到75个国家近2万支持者资助,共筹得100多万美元,成为网站有史以来筹集资金最多的原创图书,通过多个平台销售,全球卖出50多万册。2017年1月埃琳娜·法维利和弗朗西斯科·卡瓦略又发起《叛逆女孩的睡前故事2》的众筹项目,在短短3个小时内就完成了10万美元的筹款,11月,第2本新书出炉。与100个科学家、女英雄的新故事同时出现的还有在Kickstarter Gold频道的10分钟播客节目。这个出版项目也开创了与千禧年女性和女儿保持对话的新方式,从创作内容到交付给读者的整个过程中都有读者的参与。

  童书、漫画书、图画小说是Kickstarter网站上实现众筹目标的图书中数量最多的出版门类(在Kickstarter网站,漫画书是独立于出版的一个专门类别),童书占比14.2%,小说占比10.1%,图画小说占比8.8%。无论是有专业水准的漫画书、童书,还是有反乌托邦情节的图画小说,Kickstarter网站上众筹出版的作品的质量并不逊色于传统出版。以这种方式出版的作品数量足以比肩美国4大出版社,2015年Kickstarter网站为2967本图书实现了众筹目标,比4大社之一的西蒙与舒斯特年出书2000种还高。

  自2009年创立至今,这家美国众筹网站已为出版项目筹集1亿美元资金,圆了许多作者的出书梦想。2016年,Kickstarter共筹集2054万美元支持图书出版。在5617个出版项目中,有32.6%实现了最初的筹款目标,在1087个漫画类项目中,58.7%达到筹款目标,金额近1256万美元。

  与IndieGogo、GoFundMe、Crowdfunder.co.uk等许多众筹网站一样,Kickstarter网站在想出版的作者或出版者与想买书的读者之间成功地搭建起桥梁,并发挥了口碑宣传的效果。

  与传统出版不同的是,众筹成功得以出版的图书常常是能够点燃一个人群的热情、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发起者能够为读者提供更多参与到创作过程的通道,而且在传统观念里得不到重视的作品。尤其是彩版的、成本高昂的艺术类图书、童书和漫画书,更多地在众筹网站发起项目。

  Kickstarter网站在2016年还推出了两个新工具,现场直播(Kickstarter Live)和创意独立编辑(Creative Independent),前者由项目组织者通过视频直播,与支持者进行面对面的视频对话和讨论,后者由组织者通过采访许多艺术家来呈现创意工作的全过程,交由独立编辑团队运营。这些新工具在吸引支持者关注、提供资金支持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此外,众筹也被更多地用于图书评奖和书店活动。为鼓励小型出版社出版文学精品,英国小说家尼尔·格里菲斯于2016年在IndieGogo网站发起了The Republic of Consciousness奖的众筹,他个人先捐出2000英镑。该奖项只面向员工人数不到5人的小型出版社,每社每年可选出1本书参赛。2017年第2期评奖已经拉开帷幕。有越来越多的美国独立书店也通过众筹筹集资金,维持书店运营并组织一些活动。

  4 学术出版升级服务应对严峻挑战

  杰弗里·比尔(Jeffrey Beall,图左)和拉尔夫·希默(Ralf Schimmer,图右)是2017年值得被记住的人物,前者披露了学术出版界秘而不宣的“掠夺性”出版商现象,而后者的身份是德国马普学会科技信息部主任,也是OA2020倡议的推动者。

  2017年1月,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教授杰弗里·比尔的一个创建5年的“学术开放获取”网站内容被全部删除,同时被删除的还有比尔在科罗拉多大学的教师页面。只因网站上列出了一份全球“掠夺性”出版商的黑名单。受到所在大学及图书馆方面的施压,比尔不得不关闭网站,删除上面的所有内容。

  “掠夺性”出版商的出现,源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受婴儿潮一代发表文章需求大增、美元及加元贬值以及纳米材料和基因学等新兴研究领域大量涌现的影响,学术出版商提高了期刊订阅价格。期刊涨价以及互联网的出现,共同推动了开放获取运动的产生和兴起。在开放获取模式由作者支付文章处理费(APC)的诱惑下,滋生了一大批以营利为目的、给低水平文章放水的掠夺性出版商,以接收被高端学术出版社拒绝采用的稿件的方式从中牟利,争抢低水平文章背后的金钱。比尔统计的数据显示,至今,已有数以万计的研究人员通过在这些期刊上发表文章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及其他资格证书、学历证书,获得了教职、升职和工作。

  学术出版的乱象促使越来越多的科研和资助机构自建开放获取出版平台,自费出版研究成果。在英国惠康基金会之后,2017年,美国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英国的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以及中东的锡德拉医学研究中心等都与英国开放式出版平台“F1000研究”(F1000Research)合作建成基金会开放获取出版平台,借此快速、透明地发表科研成果。这有利于推动科研评估从发表论文的期刊转变到科研产出本身,如文章,数据集或软件工具。

  学术出版商在巨大的市场变局和威胁面前,也在积极提升为科研人员服务的水平,促进科研产出的广泛传播。如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帮助科研人员进行更好的数据管理,同时为作者提供数据支持服务,让开放的数据更容易被发现,实现数据开放和数据共享。集团旗下的自然出版集团从2017年6月开始,要求所有在该集团及期刊上发表的生命科学领域的文章,都必须同时提供包含实验设计、化学试剂和统计分析在内的报告总结,以此提高实验的可再现性。面对科学研究中的阳性结果很难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表的问题,集团旗下的BMC出版的《BMC科研笔记》重新回归“重点关注黑暗数据”的定位,鼓励发表对学术界潜在有用的无效结果,减少重复研究。此外,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还通过Altmetric、Bookmetrix平台,内容免费分享服务“SharedIt(易分享)”,推特、脸书、博客以及中国本土的微博、微信或优酷等社交平台,帮助期刊和图书作者扩大社会影响力,提高传播效果,与同行及时沟通,并了解自己的作品在全球是如何被讨论、引用和使用的。

  威立则在与共享平台合作提供开放数据,使用开放标准,与云端协同写作平台合作以及开放识别和评估方面作出了积极探索,以促进科研产出的传播和科研人员得到认可。

  在形成学术出版的国家战略方面,2017年中国第6届开放获取推介周大会提供了一个成功案例。由德国10大科研机构组成的科学组织联盟共同签署的OA2020倡议意向书,标志着德国的学术出版已形成一个国家战略,负责项目推进的德国大学校长会议已与爱思唯尔、施普林格·自然、威立三大出版商达成全国授权协议,并与其中两家出版商完成“出版权与阅读权相结合”的PAD 模式谈判,这将使德国的科研经费支出降低36亿欧元。OA2020倡议目前已有包括3家中国科研机构在内的98家全球机构签署。据悉,中国各科研机构也在积极跟进,并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道路。

  5

  童书出版:YA有声书版权成抢夺目标

  近几年,英美童书市场成为图书市场的亮点,童书销售的高速增长带动了整个市场,尤其是纸质书市场的上升。

  根据尼尔森图书监测机构的数据,在2014~2016年的3年间,英国童书销售接连以9%、6.8%和6.5%的速度增长。2016年英国消费者购买的纸质图书中,童书占了消费支出的24%,占了销量的34%。2017年英国童书市场较2016年同比增长9%,其中青少年板块增长最快。不仅儿童小说以纸质书销售为主,2016年电子销量只有4%,青少年读者选购纸质书的比例也在逐年递增。

  2016年美国纸质书销量增长3%,童书的拉动是一个主要原因(另一大增长领域是非虚构类图书)。童书领域里的青少年图书和儿童小说分别增长3%和5%。除了一般小说、社交情境类和概念小说之外,儿童小说领域的大多数细分类别图书都有所增长。儿童及青少年图画小说是童书市场的亮点,增长了24%。

  2017年美国童书市场上,漫画书、图画小说和经典童书正成为儿童当下的流行读物。大众零售卖场是漫画和图画小说的主要销售渠道。漫画书市场保持了自2011年以来的持续增长,在2015~2016年增长率达25%,漫画消费者中57%是13~29岁的读者。《我的世界》衍生产品、《犬人》(Dog Man)、《小屁妞日记》(Dork Diaries)以及网红雷纳·特尔吉米亚的《微笑》《戏剧》等漫画和小说作品受到美国读者的青睐。在极具挑战的时代,读者更愿意重温经典作品,从这些温暖、乐观和疗伤类图书中获得力量。此外,游戏/手工、科幻/魔幻、亲子关系/保健等类童书都呈增长态势。

  从年龄上看,12岁以下儿童读物的市场份额在增长,13岁以上青少年的出版市场自2010年以来则一直呈下滑态势。据分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喜欢使用社交媒体,用于阅读的空闲时间不多。

  为此,商家都在大力开发面向YA年龄段的有声出版物,许多YA图书的国际有声版权都在图书版权交易之前预售出去。同时,由于YA图书与成人书跨界,为成人读者开发YA图书的有声产品也是角逐的一大热点。亚马逊旗下的Audible公司2017年在英国聘请书探,直接接触版权人,抢购可预售的潜在有声书资源。

  此外,STEM类童书、在孩子洗澡时看的书,以及给新生儿的礼品书也是出版商新开拓的童书领域。

  美国学乐出版社作为全球深受孩子喜爱的童书出版社,不仅开发有根据蓝思指数制作的分级读物,也为即将开始独立阅读的小读者开发了桥梁书,为可以独立阅读的孩子出版有短篇故事书。这些新的拓展可以帮助不爱读书的孩子们在阅读中获得更多信心。该社亚洲区副总裁赛琳娜·李表示,学乐社的目标是帮助孩子们爱上阅读和学习,也会尝试开发基于屏幕的多媒体内容以及有声读物,以配有有声书、点读笔的图书合集,配有音乐视频的图书的形式推出。此外也探索在线授课项目、播客和其他应用程序等媒介产品。

  邦尼出版集团英国公司注重保持对市场的敏感度,通过迅速增加反映市场趋势的儿童出版物获得了增长,此外通过开拓一镑店“Poundland”、家居用品店“The Range”及食品零售店“CO-OP”等非传统零售渠道,增加了新读者数量。而DK公司的国际营销团队经常到各地会见出版合作伙伴,听取他们对内容的意见,集合各国消费者的想法和意见后出版的图书更符合各地读者的阅读兴趣。

  6

  教育出版研发平台实现转型

  在教育出版领域,数字化带来的冲击非常大。人们现在比过去更多地在手机和平板上阅读和学习,促使数字化学习实实在在实现了拓展。

  随着移动学习应用日益普及,人们期待能够实现从桌面版向移动应用或者从移动应用向桌面版的无缝过渡,同时定制化学习体验的需求也涌现出来。以面向商务人士的协作学习平台BlueBottleBiz为例,既有云应用,也有移动应用,因此职业人士可以随时随地继续学习。类似的桌面和移动学习应用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出版商将内容放在学习平台,将考虑扩展内容至移动领域。

  移动学习产业也将继续改变数字化学习以及读者消费内容的方式。出版商将内容放在集成移动和桌面学习的平台上更广泛地收获了热切的学习者,同时也提高了作者的知名度,让新读者能发现新作品。

  教育出版集团也在进行数字化转型。早在2015年,培生集团就已经出售《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杂志等资产,专注于核心教育业务。培生还于2017年早些时候出售了其所持企鹅兰登书屋的股份。今年夏天,培生将旗下的语言培训机构环球教育(Global Education)卖给了中国的朴新教育。11月27日,培生教育集团又将其华尔街英语(WSE)业务出售给以霸菱亚洲投资基金(Baring Private Equity Asia)和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为首的基金财团,价值约3亿美元。

  美国圣智学习出版公司数字化转型思路是从教材向教学解决方法转变。其研发了创新性数字教学技术平台和学习工具,整合学习资源,提供自学教程、个性兴趣拓展等内容,提供了从学龄前儿童到成人的印刷教材、数字教学产品和学习解决方案,服务内容涵盖了从课堂、课后辅导到图书馆参考的全方位教学资源,并即将推出无限订阅服务(Cengage Unlimited),美国学生将可以花固定价格获得一整套圣智的数字教材。从2018年8月开始,购买订阅服务的学生将通过一个控制面板接入圣智在线课程,也包括使用学习平台MindTap和WebAssign。订阅到期后,用户对关键课程材料的参考访问权将继续保留。圣智计划到2020年,将90%的美国高等教育教材销量从纸质印刷转变成数字格式。

  在教学资料方面,连续近两年美国大学生在课本和其他课程材料上的花费逐年减少。大学教材价格昂贵,学生购买教材的意愿降低,使用数字教材或租赁教材,购买二手教材成为了大学生常用的方式之一。英国出版商协会也呼吁教材创新以适应教师需求,学校需要价格便宜而且包含符合未来需求的、及时更新内容的教科书,“真正创新”的教材资料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核心和基础学科,教辅资料可以帮助学校设计自己的评估体系以及创造出高质量的儿童文学,而不是仅仅局限在教学方面。

  7

  游戏类图书锁定用户占领市场

  现如今,游戏市场在变化,玩家在成长,游戏图书市场也悄然发展,游戏厂商在专注游戏开发,努力带给玩家更好的游戏体验的同时,也顺势而为,抓住了游戏图书市场的机会。

  2016年末,国际游戏巨头暴雪公司(Blizzard)宣布成立暴雪出版社(Blizzard Publishing),全面涉足原创出版业务。暴雪出版社在推出新产品前重印了“魔兽”“星际争霸”和“暗黑破坏神”系列,而《魔兽世界的艺术》和《魔兽世界涂色书》将成为首批原创图书,特别是《魔兽世界涂色书》中将收录超过80张来自经典游戏《魔兽世界》中各个角落的概念美术图及草图。同时,该出版社也复活了绝版的《最后的守护者》《氏族之王》《部落的崛起》等。除此之外,暴雪出版社还推出了漫画线,以《魔兽传奇》第一卷和第二卷为起点,逐步推出全彩的《炉石传说的艺术》和《星际争霸的影像艺术》等。2016年初,由美国漫画出版商Dark Horse Comics推出的《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一卷)(World of Warcraft: Chronicle)内涵超过20页全彩插图,在亚马逊、知乎论坛上都引发了网友热烈讨论。

  英国第二大图书出版集团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英国公司收购了移动游戏开发商Neon Play,寻求游戏开发的商机。Neon Play成立于2010年,公司创办至今已经推出了超过30款游戏,其中包括与《少年骇客》(Ben 10)等知名品牌合作开发的移动游戏作品。在被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英国公司收购后,Neon Play仍将作为一家实体公司独立运作。

  游戏类图书自身的市场潜力也不容小觑。2016年7月,游戏开发商任天堂发布新的手机应用游戏“Pokémon Go”一经登陆,就推动任天堂的股价上涨50%。美国学乐社借势推出配套图书《口袋妖怪官方指南》(The Official Pokemon Handbook)和《口袋妖怪收藏家官方贴画指南》(The Official Pokemon Collector’s Sticker Book),销量迅速突破50万册大关。学乐社乘胜追击推出的相关图书,包括《卡洛斯 你看到了吧!》(Kalos Now You See It!)、《传奇及神秘的口袋妖怪指南》(Legendary & Mythical Pokemon Handbook)、《卡洛斯必备》(Kalos Essential)等都成为玩家热情追捧的产品。

  瑞典沙盒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自2011年底正式发布以来,目前全球注册用户超过1.5亿,销量已超过7000万,打破了多项游戏领域吉尼斯纪录。《我的世界》开发商 Mojang已联手英国出版商出版了游戏相关的月刊杂志《Minecraft World》。杂志目标用户为7~11岁的青少年,内容涵盖游戏攻略、教程、图片、新闻动态等在内的知识策略及趣味性资讯。由英国埃格蒙出版社推出的《我的世界》全套4部游戏攻略图书在全球的销量超过2000册,并于2016年6月由童趣出版公司推出中文版。据尼尔森数据显示,在2016年“年度10大游戏类畅销图书”中,“我的世界”系列4部图书占据前四。

  8

  图书营销量体裁衣 多方位获取用户

  随着电视、网络、广播及新的线上营销平台日益增多,图书的市场营销变得更加艰难。因此,在正确的时间、使用正确的方式进行营销,并为目标确立一个清晰的愿景,才能取得效果。

  少儿出版社最重要的营销方式之一是到学校做宣传,举办作者见面会以及童书展。美国学乐社30多年来每年春秋季都在全美的各个学校举办童书展。积极参与童书奖项的评选以及到图书馆与馆员交谈也是图书营销的有效方式,一旦获得纽伯瑞奖、凯迪克奖等重要的童书奖项,就意味着其品质得到了认可,成为畅销书就顺理成章。图书馆的馆员是童书专家,非常了解当地读者,这对于打开图书馆渠道非常有效。

  学乐社制定了一套数字营销解决方案,使其与传统图书营销形成互补。该社通过对网站实时数据进行分块和整理,从中得出页面浏览量、消费者点击量、购买信息及其他在线活动的分析报告,从而增加与消费者的对话,通过内容优化向消费者提供关联性更强的内容,如向消费者发送个性化的电邮,使每一种产品及每一项服务都抵达终端用户。

  社交媒体每天在全球的活跃用户有数亿甚至十几亿,也是出版社进行营销的一大资源。除了YouTube,社交平台Popjam也为少年儿童提供安全的内容。Popjam平台为孩子们提供精彩的故事,孩子们可以分享阅读书单和对图书的评价。另一大社交平台Toppsta也以少儿书单和书评内容为主,网站每周向注册孩子的父母发一封电邮,推介他们感兴趣的新书。

  视频直播也是出版社开展营销的重要方式。如企鹅兰登旗下的Puffin出版社、苏格兰图书基金会网站都组织了童书的视频直播活动,使用Skype、YouTube组织学校或书友会直播。此外,少儿广播电台也是开展营销活动的绝佳平台,如英国的趣味少儿电台(Fun Kids Radio)是面向12岁以下少年儿童及其家长的数字平台,除了收听广播,孩子还可以下载一个APP或登录电台网站。每周该电台节目可抵达20万儿童、10万家长受众。

  在社交营销之外,内容营销也成为出版社新的营销拓展渠道。内容营销的目标直指终端读者,不少出版商根据消费者需求创建了网站,如企鹅兰登2015年创建的Signature网站,通过图书为读者解读当下时事和文化,2016年创建的面向消费者的网站,则以作者访谈、图书推介和播客为主。出版商内容营销的另一个途径是打造学习平台,提供专业人士相互交流及分享内容的空间,或者成为专家与作家、读者的交流中心,都有助于推广作者及出版社品牌。

  为图书营销助力的相关公司产品也广受出版商欢迎。内容创作和电商公司F+W致力于为手工艺、艺术、写作、设计、户外活动、生活方式等六大领域的客户提供独家策划的项目、产品和服务。“服务大众”是其一贯的宗旨和理念,这也是其常用的营销方式。所谓服务大众,即深入某个社区或团体的生活,了解他们的关注点,创作适合于他们的故事,进而带动产品或服务的销售。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