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喜欢你的清爽

2018-01-05 10:04:49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张冬娇 编辑:李子璇

  张冬娇

  冬天,择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在田野或山谷中漫无目的地闲游,这是我们都喜欢的。就像天边那几抹闲云,总是那么悠悠然、淡淡然,随意前行,随遇而安。

  阳光真是宜人,疏疏淡淡地,漫不经心地洒在树木、草丛、田野间,泛着丝丝缕缕的光芒。已近大雪时节,眼前还是晚秋模样。我一直是这样感觉的,不到霜落,冬天便是秋天的无限延续。

  四围锅盖似的石壁山梁,头顶丛丛枯草,秀气又安然地守望着四方。枯草下隐隐露出的黝黑滑亮,是地球铁骨铮铮的胸膛。每每如此,便想伸手去抚摸,近距离地贴近它有力的心跳。收割后的稻田袒露无遗,路边、山坡、田埂上,草木枯黄。那神态,那气度,都是一副繁华过后的不惊不扰。

  空间悠远又开阔,树木渐渐萧疏,唯有稀稀疏疏的几棵劲松,那不变的姿势,有惯看春花秋月后的清逸与洒脱。此时的栗树,是最好看的。看栗树,要在山村,也必须得在乡村,才有满山满坳的栗树,成群结队,成规模,成气势。站在地面望过去,迎着疏淡阳光,栗树的枝条纵横交错,粗细相叠但又疏朗有致。在蓝色天空的映衬下,像素描,更像工笔,看似随意的一笔一划,实则每一根枝条蜷曲的方向都有讲究,横竖撇捺间有一种不用任何修饰的清清爽爽。地面铺满黄褐相间的叶子,踩去,“窸窸窣窣”的声音,在空山里回响。

  有麻雀、八哥,在树枝间悄悄转来走去,偶有几声鸟鸣,传在旷野里,愈显清幽。不过也许是因为天气的晴朗,它们有时也很任性,也不知道什么事这么喜庆,一双双,一群群,叽叽喳喳,嬉嬉闹闹,整个林子都沸腾了。这样闹着,忽然一只鸟大声喊了几声,“嘭”的一声,众鸟飞起,空中一群,排列得整整齐齐,斜斜飞向另一棵树。又有几只鸟在商量着什么,旁边还有几声鸟叫,在煞有介事地说着什么,然后再一起飞往更远一点的树。鸟鸣渐趋平和,一切又回归到当初,平衡的天籁之音,平衡得人们又专注于自己手中的事,仿佛天地间根本就没有鸟鸣。

  只剩下风了,依旧柔和,在脸颊、眼睛、鼻子、耳朵、嘴唇间温煦地滑过。偶有一阵风,有力度地从山那边过来了,带着松涛声,仿佛来自旷古遥远的天际,随即拉扯着对面山上的翠竹杂柴,声音里有纯粹金属的质地。不一会儿,这股风便到了眼前,撩起头发裙裾长长地飘,再向远方去了。

  一切随意,坦然,清爽。就像一些人,也有这份美,那是来自内在的修为和感悟,从而散发出来的睿智与洒脱。此景此情,只想闭上眼睛,摒弃一切人事上的干扰,对着苍穹,深吸一口气,那清新的空气,从晴空里,从草木间,直入肺腑,再从肺腑长长呼向苍穹。头脑渐渐放空,清净得也像山间小溪,坡上杂树,静静流淌,默默伫立。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作同样的呼吸,有同样的心思。“天地与我同生,万物与我一体。”这个世界,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喜欢你的清爽,心思洁白,单纯安恬。如深井,嗞嗞冒着热气;如山泉,清澈见底。无需隐瞒,无需暗示,语言也是多余。轻轻一瞥,即可抵达内心。这是我对冬天的告白。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