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一叶茶的造化

2018-01-10 09:37:57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编辑:王嫣

  韵小丽

  很久很久之前,每个古老的故事都有一个这样的开始。

  我的母亲是丹崖上一朵花,玉盏金蕊,根深扎于石缝,叶摇曳于山风。山有多高溪有多长,流瀑沁献玉珠般的甘露,寒兰初蕊奉上冰洁的爱恋,苔藓地衣倾述深沉的欢慰;雾霭虹霓、清风朗月是她的爱人,每个花满月明的夜、每个雾失迷津的晨;凉凉的云从白垩纪穿行,时光碾碎火山岩,在古老的沙砾间,母亲和她的爱人孕育万物的爱恋,在物候节律中由一朵花,成为金风中的褐色青果。

  寒露时节,飞鸟携我俯视大地苍茫。

  红色的群山,横亘于断崖,曲折的溪流奔向远方;在巍峨的山涧,我沉坠,凝灰的熔岩、流纹的砂岩、如画的深谷、陡峭的断裂……一一掠过。

  在春天里醒来,醒来在青苔姐姐绿绒绒的亲吻间,厚厚的枯杉叶遮挡着强光,我是一棵长着紫红嫩黄芽儿的小草,在所有沉睡的时日,乳白色的籽儿已经生长了一段又一段根须在坚硬的红岩间,在黑暗与贫瘠的地下用尽全力汲取生长的能量。在阳光明媚的春日,冬凌的笑意滴在草尖,青苔姐姐亲到我的叶芽,我已是山谷的一株茶。

  在晨云暮雨中长大,得天地万物精华,根植于岩石,伸展于苔藓地衣、呼吸兰桂馨香,憩息于山之温暖的南坡。充足的阳光和雨水、丰富的植被是这地球上植物的乐园。

  也许我可以这样永恒,与日月一般儿长,每一种生物都曾这样想……

  当有一天我颠簸在竹篓,阳光从缝隙里张望。我与许多同伴摊凉在竹篦上,叶一点点失水、萎凋;不明白命运为什么会安排我离了山谷?告别凉云与清溪!我没有像母亲一样成为仙株,却混迹于众叶枯黄。

  在混沌中转移、在太极般晕眩的旋转中碰撞,绝望的破损,绿叶变红!

  晕眩间,馨香,兰之清新、桂之温润,苔之深沉、杉之木骨……我不知所往,而我有不属于绿叶的芳香,我是云谷的灵魂啊,有母亲自远古的峭壁上的绝世芳华。

  在我以为自己是草的时候,我是丹崖间的一棵灌木;当我以为自己是一棵树的时候,我在烈火高温和粉身碎骨的捻揉间比花更香。

  失去每一滴眼泪、失去每个晨暮的雨露……我从一片树叶更名一叶茶。

  宝色的叶、白色杯,我们是烈火焚烧的叶与土。我们一起等待,等待命运的再一次安排,当滚烫的水高高冲下,我努力醒来,在水雾中伸展眉头、舒张身躯。

  深沉的岩馨间,我见母亲——玉盏金蕊绝世芳华;我见飞鸟——俯瞰大地无限苍茫;我知道生命不过是上上下下、高高低低的造化。我用尽一生一世的所见所闻所想,在一杯茶汤中交付一生的使命,带着阳光与雨露的滋味、草与木的力道、花与果的芳香;带着远古沉积岩中火山的沙砾、带着浩荡的山风,与你相遇,涅槃——跳出造化。

  我是一杯茶,与日月一样长。如果你我相遇,我们一起度一段芳香四溢的时光,一起看上上下下、高高低低的造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