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2018作家年度展望

2018-01-10 10:40:21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 编辑:王嫣

张之路

陆 梅

萧 袤

常新港

徐则臣

巴曙松

王巨成

毛云尔

  在2018年新年到来之际,《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仍旧遵循每年的惯例,请一些作家、学者回顾曾经走过的那些的难忘时光,畅谈未来一年的目标和打算。正是因为孜孜不倦的辛勤耕耘,才让他们比自己的想象走得更远。

  张之路:孩子给我一支笔

  2017年,我的长篇小说《吉祥时光》出版后,受到读者的认可,获得第10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和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这一年我还出版了长篇小说《霹雳贝贝2之乖马时间》,这是我创作《霹雳贝贝》之后30年第一部续集,书中的贝贝已经人到中年,他的儿子小贝贝是个小学生了,这还是一本科幻小说,同时也是部情感之作。我还出版了绘本《小白和小黑》。出乎意料,受到了许多关注,我本人在创作过程中获得许多有价值的思想。2018年,新绘本《太阳和阴凉儿》、新的幻想小说《金雨滴》将与读者见面。后者说的是我和一辆自行车的传奇。

  2018我还想创作完成两部作品。第一本书,想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的中学时光为素材写部长篇小说。我最大的意愿就是想让当下的孩子知道、了解那个时代的历史。另一本书创作初衷是,十几年来,我曾到了1000多所中小学给孩子们谈读书谈写作,我们之间不但发生许多美好的、令人深思的故事,同时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每当与他们告别的时候,有个别的孩子就会递给我一个小礼物,有的是张画,有是折纸,里面写了信或首诗。最普通是有的孩子默默地走到我跟前,送给我一支铅笔或者圆珠笔。如今凝神一想,那仅仅是支普通的笔吗?我能够写出那么多的儿童文学作品,受到孩子欢迎,不正是孩子给了我生活和灵感吗!想一想明白了,通透了,想得温暖了。这本书的名字就叫作《孩子给我一支笔》。

  陆梅:写作于我是一种寻找和指认

  放在往年,每到岁末年尾,都会忍不住发一个愿,要在新的一年里如何如何。而今胆气收敛,平平正正走进每一天才是我的日常。本然,安然,坦然。保持和谐,与心灵共生。慢下来,和自己相处。

  此番心情,刚好呼应了新近出版的一部20万字散文集名:《时间纷至沓来》。这些年一直忙碌不停,总是有碎事和杂务,总是不能静下心来,总是慨叹没有写作的时间。——可是慨叹没有用,忙碌也不足以成为不能写的理由。于是想办法给自己“压力”,缓慢地记下一点文字,这本散文集就是几年间碎片时间里的记录,经集中整理编为“岁时记”“行走记”和“读书记”三卷。目前在缓慢地写着一个新小说,还是以前一个小说《像蝴蝶一样自由》里的女孩老圣恩为主角,关于童年的告别。作品还未成型前,也不必去谈它。

  确乎我是个“慢写者”。客观因素是时间的捉襟见肘,主观因素呢,我可能更欣赏这样一种写作姿态:有时候我们选择“不写”,实则是为了“写”。与其为写而写,刷存在感,流向图书市场的是大量多一本少一本都无甚紧要的掺了水的书,不如慎待手中笔,少写无妨。

  常有小读者问:写作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书面一点的说法,写作于我,其实是一种寻找和指认,寻找指认生活中被忽略的、被遮蔽的、不被善待的、被遗忘和过滤了的种种,和灵魂有关,和精神的浩淼有关,和自由、尊严乃至内心的安宁有关。我写下它,感觉那道光影线就会往明亮处挪一挪。如此想来,我是多么乐意做一个捕光者。

  常新港:让孩子在小说中看到自己的内心和成长

  2018年,我会把手里的长篇小说《龙的国》写完。也会进入长篇小说《三片姜》的写作中,它跟《我想长成一棵葱》《五头蒜》构成烟火味的三部曲。我还在为一直想写的,发生在上个世纪哈尔滨的一部儿童长篇小说做准备。

  2017年,除了写了一些中短篇外,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长篇小说《尼克代表我》的创作中去了。它在2018年1月由天天社推出。对于这部小说的写作,我心里有很多的感慨。它虽然是一部幻想小说,但是,它揭示的却是现实生活中,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我们怎样对待内心有无限渴望的孩子?孩子需求的是什么?他们渴望寻找的是什么?在今天中国的教育环境中,孩子真的成长了吗?那么,他们丢掉和缺失了什么?在成人眼中可能已经完全变成了盲区。我在困惑和激愤中,让一只流浪狗变成了一个男孩子成长的导师。这是我想写的。2018年,希望中国有更多的孩子,能够读到《尼克代表我》,让孩子在小说中看到自己的内心和成长。

  毛云尔:努力使自己的作品更贴近现实

  2017年我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盛满月光的陶罐》(晨光出版社)、短篇小说集《一匹叫淖尔的枣红马》(希望出版社)、长篇动物小说《军犬烈焰》《蓝眼》(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短篇动物小说集《梅花鹿角》《鹤殇》(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

  在2017年的儿童文学创作中,我继续坚持这样的创作理念,那就是努力使自己的作品更贴近现实。当然,与现实更贴近一些,注定在写作过程中难以“飞翔起来”,注定创作出来的作品缺乏轻柔、飘逸的质感,也注定这些作品收获不了更多的笑声与掌声。这一年,我写了三部小说。《蓝眼》是以獴这种小动物为主角的动物小说,描写了它们生存之不易以及内心深处对远方的向往;《麦子青麦子黄》是一部反映留守儿童生活的成长小说;《蓝花楹》以滇西抗战为背景,写了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投笔从戎,以身殉国。观照这些作品,因为贴近现实,要尊重生活,写作时便不能天马行空,这样的作品往往有着庸常生活的粗糙,有着对孩子来说不可承受之重,而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写作,就是想告诉孩子,在他们身边,在“城堡”与“王国”之外,其实还有这样一种生活。

  2018年,我还会出版两本散文集,《万物有灵》《万物之美》,对日常事物的关注与抒写,在庸常中发现诗意与唯美。

  萧袤:写那些经得住时间检验的作品

  2017年我继续在婴幼儿绘本、桥梁书、童话等方面进行探索,出版了婴幼儿绘本《小鸡叽叽叽》《小象的澡盆》《小猪的聚宝盆》《青蛙与拖拉机》《西瓜虫的日记》《百鸟朝凤》等,桥梁书“小熊大冒险”系列之《偷时间的贼》《国王、鳄鱼和西红柿》等,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是由明天出版社推出的《童话山海经》(4册),这是我多年来的“童话梦”,是我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致敬之作。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长篇童话《我不是胆小鬼》也受到读者广泛的欢迎。值得一提的还有:我和插画家唐筠一起创作的绘本《萧袤·筠》系列在全球版权输出方面迈出重要的一步,其中绘本《我爱你》版权输出到18个国家和地区。

  2018年我将持续关注婴幼儿绘本创作,可能会推出一些新形式的绘本(比如立体书、AR图画书)以回馈那些一直对我抱有强烈期待的、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仍然会在桥梁书(我觉得优质的桥梁书是儿童自主阅读的重要载体,而篇幅适当的童话正好符合桥梁书的要求)创作方面作更多的探索。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即将推出我的5本桥梁书。我主要写童话,新的一年我会更加努力,在童话创作上全力以赴,争取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比如我会写作新的《童话山海经》,写新的《先生小姐城》,写新的《小鱼儿爱青蛙》,甚至可能考虑写长篇童话《我不是胆小鬼》的续集。当然我也可能写一些完全不在计划中的作品,谁知道呢。我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用来读书,我觉得不爱读书的作家不是好作家。虽然约稿不断,压力山大,我却只想写我想写的东西,我希望写得慢一点,更慢一点;好一点,更好一点;写那些经得住时间检验的作品。

  徐则臣:一年能做好一件事就不错了

  2017年的活儿没干完,2018年就到了。写作者的生活就这样,没法掐头去尾拎出一个干净爽利的时间段。2017年忙忙叨叨,觉得做了很多事,检点下来也就出版了两本小书。这两本小书一大半功劳也得归在2016年的账上。一个长篇小说《王城如海》,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台湾地区九歌出版社同时出版,一个长篇童话《青云谷童话》两岸差不多也是同步出版。年底出来的各种榜单中,《王城如海》被台湾的《镜周刊》评为2017年度十大华文好书,被香港的《亚洲周刊》评为2017年度十大小说。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里,开始了新的长篇写作,一部关于大运河的小说。也就是说,明年这个时候盘点2018年的收成,也得从2017年说起。这几年工作和生活都像上了发条,越来越忙,剩下的安静时间,一年也只够做一件事。我是愚笨且慢的人,一年能做好一件事就不错了。为了手头在写的长篇,从4年前就开始准备,读了几十本相关书籍,历史的、学术的、文学的,也脚踏实地地做过详细的田野调查,断断续续把运河沿岸都走了一遍。我跟朋友开玩笑,如果这个小说写不出来,我没准可以写本学术著作;现在闭上眼,我能清晰地看见1000多公里的长河从大地上闪亮地浮现出来,我知道它的每一道弯,清楚每一片水上和水下一共有多少故事。从南到北,2018年,我要把它细细写来。当然,这一年还会有其他事,比如出版:四川文艺社会出版我的作品系列,8本书;译林出版社要出1本访谈录;还有几个小说集、自选集的出版计划;此外就是海外的翻译出版,西班牙语、法语、英语、蒙古语、阿拉伯语等几个语种。

  巴曙松:不慌不忙地研究与写作

  新年伊始,要规划一下新的一年的研究和写作计划,我首先就想到了“不慌不忙”。在目前研究竞争日趋激烈、研究人才不断涌现的今天,如果希望在一个专业领域要积累一定的素养与沉淀,没有十年八年的持续努力,可能都难以企及。正由于此,现在做研究和写作计划时,终于可以不慌不忙,可以不必为了职称、课题等而是为了研究兴趣,可以在自己持续积累的专业领域相对从容地把以前的研究深入下去。这既可以说是“坚持把一壶水烧开”的研究延续,也可以说是从年轻时带有游牧色彩的随机追逐新题目的研究方式转向农耕式的选择一小块农田精耕细作的研究方式。

  跟踪研究时间最长的研究领域,应当是巴塞尔资本协议。《金融危机中的巴塞尔新资本协议:挑战与改进》(中国金融出版社2010年版)可以说跟踪的是巴塞尔协议2.5版,而《巴塞尔资本协议Ⅲ研究》(中国金融出版社2011年版)则可以说是跟踪的巴塞尔协议Ⅲ,《巴塞尔资本协议Ⅲ的实施:基于金融结构的视角》(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巴塞尔Ⅲ与金融监管大变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则是在不同发展阶段持续跟踪巴塞尔协议Ⅲ的成果。到2017年底,经过一系列漫长的讨论与修订,巴塞尔协议Ⅲ终于完全定稿,因此,我准备带领我的研究团队,就这一版定稿的巴塞尔协议Ⅲ进行跟踪研究,并争取在2018年内完成出版。

  十多年前,我开始着手跟踪研究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年度演变,坚持每年出版一本《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年度发展报告》,到2017年已经是第12年。2018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将在新的监管制度框架下出现深刻的转型,必然有许多值得我们跟踪研究的新趋势,因此,2018年的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报告,将会继续跟踪下去,成为这个系列研究报告的第13本。

  我从2009年开始担任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其中一个重要的工作任务,就是具体负责落实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和普华永道联合发起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将研究的重点聚焦到中国的银行家群体,通过面对面的访谈和问卷调查、专题研究等形式,展示中国的银行家群体对于经济金融政策的看法,报告一直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2017年出版的是第9本。2018年,我们将要推出《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的第10本。

  在跟踪这几个持续多年的研究领域之外,基于互联网对于传播方式的巨大影响,为了对互联网的迅速变化保持一点敏感,我现在还经常抽一些零散的时间,在“今日头条”的头条号等自媒体上,写一些经济金融领域的短文,或者就读者提出来的一些金融问题做一些互动式的短小的回答。有时候翻阅这些利用零散时间写的一些相对松散的文字,日积月累下来,也有不少的篇幅和数量了,对于这些短文的写作和问题的回答,其实也是督促自己时刻关注金融市场的新变化。

  王巨成: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捡麦穗的人

  又迎来了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捡麦穗的人,是儿童文学这块庄稼地里的捡麦穗的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捡麦穗的人。捡麦穗的人无疑需要耐得住寂寞,会坚守、内心平静。回望2017年,在我的“竹篮”里,侥幸地有了这么一些“麦穗”:首先是“亲亲小酒窝”系列,这个系列一共有5部,由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分别是《从天而降的青虫》《“大怪物”的故事》《一波三折的请客》《到底是谁错了》《妈妈把爸爸丢了》,这是为低幼年级的孩子创作的系列,是我的一次新的尝试。其次是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就这样长大”系列,分别是《山一样的沉默》《你痛我也痛》《特殊的较量》。这个系列是关于校园的,关于成长的。关于这个系列,评论家刘屏老师在他的评论《王巨成少年成长小说的新的突破与收获》中给予了这样的评价:“王巨成可以看作是一个现象,那就是凡是读过他作品的人,包括孩子与成人,大都会喜欢他的作品,最起码不能忽视他的存在。相比以往的创作,我觉得王巨成的少年成长小说又有了新的突破与收获,值得重视与研究。”“可以预言,叶小开应该成为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中的一个经典形象。这就是作家创作的一个可喜突破。”再次是《妈妈,我爱您》,它由明天出版社出版,成为《王巨成暖心系列小说》的第六部。许多读者对它的评价是,这是一部感人至深的小说,塑造了一位崭新的妈妈形象。展望2018年,我要为“王巨成暖心小说”系列增添新的成员,其中新作《在歌声中长大》已纳入出版计划,同时将在新的一年出版的小说有《星光大道》系列,《忽然长大》系列,以及长篇小说《亲爱的小孩》、《石头回家》等。

  每一年,我都喜欢用创作一部新的作品来迎接新年。2018年也不例外,这部“贺岁”新作是根据本人采访的江苏一位美德少年事迹来创作的,那是一个爱唱歌的孩子,他的歌声纯真而快乐。在儿童文学这片天地里,我喜欢做一个“捡麦穗”的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