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楼顶的菜地

2018-01-11 09:16:02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吉钟 编辑:王嫣

  吉 钟

  我住的公寓楼有11楼,我住8楼,才住进去的时候人不多,11楼是空着的,央视正在热播《舌尖上的中国》,几位邻里受到电视片里屋顶种菜的启发和感染,决心在楼顶种菜。先把楼面划分东西两个功能区,西边那片做晾晒场,东边那片做菜地。从外面运来泥土,装进蛇皮袋,一袋袋蚂蚁搬家般,进电梯,出电梯,再扛着徒步登上十几级台阶,气喘吁吁,辗转来到楼顶,把泥土倒入砖块砌成的方格里,辟出一块块菜地来。小区有过种菜经验的热心人指点:菜要长得好,肥料少不了!于是,几位邻居又不辞劳苦,开了私家轿车到乡下收集鸡粪,装进后备尾厢,运到菜地,混入菜土,轿车里面的鸡粪味儿经久不散,但是几位邻居看着平整的菜地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从此,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楼顶菜地陆陆续续长出了蔬菜。而我也多了一个去处,那就是每到楼顶晾晒什物或吐纳休息,总忘不了看看人家种菜或看看人家种的菜。我喜欢植物,在我眼里,每一样植物都是雅致的,以至于菜地里的绿叶白菜,螺旋般环绕着菜心不断由里往外吐出的嫩绿叶片,在我眼里,也像一朵绽放的、旋转着的绿色翡翠花一样!白菜是南方菜地里的常客,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看见它的踪影。

  一次,陪妻在楼顶晒被褥,尔后又例行看看邻居的菜地。妻说你这么喜欢,要不你也整一块地吧?我回答说这菜不种也罢。以前,住在有天有地的独家小院的时候,看母亲种过菜,知道种菜得除草、施肥、浇灌,还得治虫,有些菜还要搭起架子让其肆意伸张枝蔓才可以挂出果荚,这种种不易,不但耗费时间,更要耗费耐心与精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坚持做得到的。

  果然,一年半载后,南边两块菜地开始长草,野草借助鸡粪疯长,淹没了蔬菜,成了菜地的主人。只有北边几块菜地里的蔬菜仍兢兢业业守望家园,保留着主人的尊严,那是四楼周老师种的菜。周老师说,当初一起种菜的邻居不是提拔做了领导,就是经营公司生意红红火火,他们都没有时间照顾菜地了。

  周老师退休赋闲,有的就是时间!他种菜像当初教书育人一样认真,菜长势好,品种也多,将几块小菜地发挥到了极致,比如,种玉米的时候,套种豆角,攀附在玉米秆上的豆角收获时,玉米棒也掰回了家,拔掉秸秆,又种上冬季蔬菜。周老师收获了蔬菜,也时常分送给邻居,让邻里分享他播种的快乐。邻居做菜没有葱蒜、芫荽了,就到楼顶周老师菜地采摘一些。

  今年初冬,公寓楼11楼新主人来了,装修房屋时发现天花板渗水,楼面要补漏,物业在电梯里张贴了限期铲除楼顶菜地的公告。趁着楼顶的菜地还在,冬日的午后,我又和妻到楼顶晒太阳,一并看看终将逝去的菜地。楼顶很安静,阳光慵懒而柔和,菜地散发着泥土气息,我们细数着、辨认着菜地里的时令蔬菜:菠菜、莴笋、小白菜、萝卜菜、冬苋、茼蒿等。南方的冬天,气温高的时候,小虫子也会出来作梗,小白菜、萝卜菜叶片让虫子咬噬得千疮百孔作了鱼网状,只有茼蒿,油润绿肥,不见一个虫咬的洞孔,与茼蒿套种在一块地里的冬苋、莴笋也鲜有虫叮的痕迹。妻说他们同事里好些人不吃茼蒿,闻不惯它浓浓的“蒿气”,不想却是这“蒿气”驱赶了虫子对茼蒿健康肌体的叮咬,茼蒿算得名副其实的“健康菜”了。母亲曾经说过茼蒿不招惹虫子,是一道“极有个性”的菜,也正因为这样,茼蒿作为一道菜,才极有人喜好,也极有人讨厌,只是,像茼蒿这样“极有个性的菜”太少了,不然,农药残余也就不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关注的话题了。

  楼顶的菜地,最近如期拆除了,周老师的菜也移种到了环保种植箱里,邻居做菜少了作料,也如往常一样到楼顶扯点葱蒜、芫荽。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