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空中读云

2018-01-12 09:57:56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编辑:王嫣

  剑 君

  飞机上了千米以上的高空后,我特意和靠窗口的一个朋友调换了座位,然后趴在旁边的小窗口上,一会聚精会神地看飞机下面,一会聚精会神地看飞机周围,忽然发现大地的额头上长满了千沟万壑般的皱纹,其间,有一缕缕、一团团、一堆堆、一朵朵的白云在“皱纹”上游走、缠绵……

  没有空中读云的亲身体会前,我只是在南岳祝融峰顶读过几次云,当时认为这“读云”的感觉和意境是这样的好,不仅很与众不同,还很让人开心快乐,于是,我把在南岳读云的体会写成散文,然后寄给了几家外地的报纸。

  空中读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前年初夏坐飞机去新疆乌鲁木齐。飞机从长沙黄花机场“扶摇直上”刚刚在空中平衡下来,我的两只眼睛就迫不及待地望向窗口外的世界,一眨不眨地看飞机的一双大翅膀如何像犁一样,朝着那些或浓或淡、或厚或薄、或深或浅、或高或低的白云犁去;看飞机过了山清水秀的湖南腑地,接下来的神农架东部山脉,陕西至湖北的秦岭山脉和被云团遮遮掩掩的黄河和甘肃南部大地……顿时觉得当年在南岳读云有多差劲,是一种“大巫见小巫”的区别。

  云在空中总是在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形状。途中出现最多的风景,是白云在山腰沟壑间闲适地散着步,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将棉花糖似的白云随意地铺在其中。尤其是那些气势非凡的山峰,在偌大的云海里,像一座座岛屿,在阳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一片褐色的实体,而飞机则是其间腾云驾雾的“美猴王”孙悟空。

  飞机简直就是一个优秀的跨栏高手。越过青海的西宁,又越过甘肃的祁连山,再越过新疆的哈密南大戈壁及美丽的天池天山,最终在乌鲁木齐市地窝堡机场稳稳地降落,所到之处,不是云与山的缠绵,就是情与景的交融。更多的时候,这些水墨画一般的景致,在我的目光里变幻莫测。

  有朋友说,云随风游牧。云不吃草,只吃稀薄的空气。还说云是阳光做的身躯,云的身躯里蕴含着风声、水声,也蕴含着人们看不见的绿色闪电,它们外化于形,成了透明的白。遇到风迎面吹来,乱作一团的云,便像一根根乳白色的带子,带着潮潮的水汽,在山涧沟壑中飘,瞬间变成一片迷茫。

  当飞机出现被团团云朵包围,我们如同在白云里一并沐浴的情景时,我被震撼得无声无息,我敢说,这时云与飞机、与人是这个世界上一幅最美、最动感的图画,这样的巧夺天工,即使是著名的工匠,也未必创造得出来!

  云在我周围微笑,在崇山峻岭中频频冲我点头。此时此刻,我在恍惚,我不是在天上,而是在地上,确切地说,是在天上人间。

  我真想飞机能停下一时半会,让我去抓一把云……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