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滨海路今昔

2018-01-15 09:25:1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胡容尔 编辑:王进文

  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轻车熟路地到访烟台。被白雪包围的城市,柔软,温情,有一种柔和的色调。随后出场的太阳,让这座冰清玉洁的城市,愈发显得丰腴、富饶、明亮。

  瑞雪兆丰年,出门看雪去。赶来海边赏雪景的观光客,风中扬起的各式衣衫,将滨海路的面子和排场,撑得五光十色,富丽堂皇。

  除了滨海路,我还真想不到有别的道路可堪此大任,担负起海与尘世的连接和对话。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纵横交错的街道、巷陌,就像它掌心里的纹路一样丰富而深刻,铭记着它的过往和当下,沉寂、喧嚣,抑或荒芜、辉煌。

  路与城,向来是血脉相连、不可分割的。每条路都有自己的命运,它的兴衰存亡,取决于城市扩张的步伐。

  如果把城市比作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那么道路就是它汲取营养的四通八达的根系。离开了道路的支撑,城市就会面黄肌瘦、萎靡不振。

  这条滨海路的身上,盖着新贵或者新宠的印章,有人称它头戴“亚洲第一观光大道”的桂冠。究其原由,是因它沾了时代的光、城市母体的光。近年来,海滨城市旅游业兴旺发达,自然抬高了依山傍海的滨海路的身价。

  这条路,一直伸展在我的记忆里。多年以前,当我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时,我热爱着大海,向往着远方。于是独自一人,骑着单车,背着行囊,来到这里。那时它的名字叫海岸路,狭窄、短小、寂寞,弥漫着孤僻和荒凉的气味。

  我和滨海路,与这座城市一起成长着。光阴是朵奇异盛开的花儿,当它绽放明艳动人的欢颜时,足以创造和装点许多美丽的事物。当我终于在家乡停留下来时,目光中的滨海路,也在城市前行的铿锵脚步中蜕去旧壳,展露新颜,变得繁华热闹,成为烟台城市文明的重要标志。

  雪霁初晴。我们驾车从烟台山脚下启程,再次体验海滨大道的魅力。

  清凉的海风,携带着海水的腥咸气息,从半开的车窗鱼贯而入。海是这座城的名片,是标签,是招牌,是唱经济大戏的主角儿。正是这一湾蓝莹莹的海水,使得本埠占尽天时地利之优,成为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并摘取了“联合国人居环境奖”,蝉联五届“全国文明城市”称号,令我心中常有自豪之情。

  蔚蓝的大海,洁白的浪花,追逐的鸥鸟,赭褐的帆船,在天空擎起的宝蓝色巨伞下,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里,分秒不息地流动着,变幻着,勾勒出滨海路素描的局部。

  路旁,一些年代久远、袒露着异国风情的欧式建筑,像穿着西装、抽着雪茄烟的西洋绅士。这些旧时的领事馆、洋行和别墅,散发着老烟台的独特味道,伫立在时光的河流中,默默地诉说着经年的风雨往事、时代的沧桑变迁。而那些繁茂生长的新楼体,成群结队,像树木一样挺拔、稠密、向上,焕发出夺目的新光彩。

  开阔的滨海广场上,游人如织,人声鼎沸。各种模样的雪人,被一双双巧手精心地堆起,用心地塑造,童趣盎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忙着摆出各种表情和姿势拍照留念。在众多的语言中,我分辨出了英语、法语、京腔、粤语和吴侬软语。雪窝烟台,冬季因雪生出的瑰丽景色,引来八方客。人们的面庞上荡漾着那样真诚舒心的欢喜。正在看风景的他们,同样成了我们眼中的风景。

  山峰一样巍然屹立的国际会展中心,渐渐地浮出身形,像一位衣着华丽、魅力十足的摩登时尚女郎。这里已成功举办过“国际果蔬食品博览会”“国际葡萄酒节”“APEC博览会”等大型盛会。有名的栖霞苹果、莱阳梨、福山大樱桃、海阳白黄瓜,以及张裕葡萄酒等烟台特产,都在这里汇集亮相,承接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成为烟台对外经济发展与交流的窗口。

  月亮湾中,清澈的海水,流淌在月牙般的海湾里。形如半轮弯月的月亮老人,慈眉善目地注视着一对对爱侣。有几对新人,正在接受月亮老人的祝福。俊朗的新郎,紧紧牵着笑靥如花的新娘的手,他们在通往月老的狭长甬道旁,小心翼翼地挂上了情人锁。那密密麻麻的情人锁啊,锁住了一对对相爱的心灵,镇守着一个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好愿望。

  镶嵌在千里海岸线上的第一、第二海水浴场,为游泳爱好者提供了场所,丰富了居民生活;东炮台、栈桥、海韵广场、黄海明珠、烟台大学、体育公园和马山寨,在我们的视野里,一一地现身,又渐次地消隐。这些或记载着烟台过往的风云史事、或标志着烟台当下的文化休闲的所在,如一粒粒珍珠,被滨海路巧妙地串在一起,佩戴在城市丰润的颈部,光彩夺目,意味深长。

  路边连绵不断的玉树琼枝,是庞大的城市绿化艺术的呈现。那些往日蓊郁的绿植、草坪和花朵,在银白的雪线下,悄然孕育着新的希望。清扫道路堆积起来的一个个雪丘,是它们甘美而充足的食粮。还有苍松翠柏和常绿灌木,依然在坚守,从雪中探出葱绿的手臂。它们知道,它们并不孤独,只待春天一到,这里就又是鸟语花香的集结地。

  一路上,遇见了很多千姿百态的雕塑,日夜守望着这条路和这片海。它们的生命,已融入路与海的呼吸里,与这座城,生死相依,不分不离。

  抵达滨海路的终点养马岛。这座风光旖旎的岛屿,相传曾是秦始皇东巡时养马的地方。如今,现代化高科技的投入运用,使这座古老的孤岛焕发出年轻的活力。绮丽壮观的跨海大桥,燕子展翅般飞翔在海浪上,将海岛和陆地相连。天马广场上,高大吉祥的天马雕塑,仿佛在昂首嘶叫腾飞。今人的智慧,定会让旧王朝的皇帝低下高傲的头颅,自叹不如。

  回首望去,绵延数十公里的滨海路,如同一条善舞的水袖,挥动自如地环绕着宽广的海洋和陆地。这是人工艺术和自然生态相结合创造出的现代优美作品,折射着烟台厚重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

  我想,这是一条继往开来、通往繁荣的大路。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行走。路过孩提,路过少年,路过青春,也将路过中年。生活在这个安定祥和、舒适宜居的海滨城市里,行走在这条宽阔光亮的海边大道上,我是幸福快乐的。

  在这儿度过童年时光的冰心曾感叹:“一提起烟台,我的回忆和感想就从四方八面涌来……”先生的纪念馆,就建在烟台山上,紧临滨海路,可以时刻俯瞰着这座城市的白天与黑夜、光荣与梦想。想必她是欣慰的。

  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想说,走过路过,看来看去,我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地方,就是烟台——我的家园。在眷恋者的眼中,家乡不会老去,永远正当妙龄。

  我的眼前,碧波万顷,海天相连,一望无垠。

  我的脚下,滨海大道,宛如神龙,盘旋飞舞。

  滨海路,这条浸染着烟台独有体香的道路,这条承载着烟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道路,正在温暖闪亮的阳光下,向远方蔓延着,前进着。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