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一碗鲜鱼汤

2018-01-17 09:07:15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周天红 编辑:王进文

  周天红

  鲜鱼汤是双河场最美的味道,刚一步跨入场镇口,顺着风就能穿巷破屋扑鼻而来,好鲜啊。

  鱼是美味的,水是纯净的,鱼和水的结合炖出来的汤呀,那真是绝了。

  两条小溪从深山密林里弯弯绕绕而出,交汇处形成一个水陆码头,逐渐发展成为大山里的一个乡场镇子,那是有上百年的岁月留痕。那“双河场”的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顺着两条小溪两岸,三条街道成“丁”字形布局全是清一色的立木材料“穿斗式”建筑结构房子,典型的川南民居风格。那场镇热闹呀,山里山外方圆二三十里地界就这么个场镇子,各色人物都要汇聚于此的。双河场上,那鲜鱼汤也是一道特色风景。走不出二三十步的距离,只要是餐馆饮食店子,都有摆着锅灶炖着的。

  鱼肯定是双河场一带的主要特产。岩上坝下,河湾沟里,池塘堰里,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鱼的影子。尤其是那河里的鱼,网起来,炖了汤,更是鲜哟。 双河场上那些卖鲜鱼汤的店子,肖七爷的名气也大着呢。

  肖七爷能把一碗鲜鱼汤做出名气做成发家致富的生意,那真是有些话说的。肖七爷做的鲜鱼汤,鱼,汤,配料,都是大有讲究的。鱼一定要选河里网起来活蹦乱跳的货,不大不小,不多不少,五两左右就行。鲫鱼或鲤鱼是最好的选择。汤呢,成天都炖着,一定要选猪身上的棒子骨,煮开,然后微火一直炖着。配料就简单了,老姜片就行。有客来了,点了菜,燃了火,把锅烧热烧辣,鱼下了锅过了油,把棒子骨老汤料渗上,炖上一刻钟左右,出了锅,一把小葱花或芫荽撒下去,香,那是真香,隔好几间屋都能闻到。趁着热,倒上一碗鲜鱼汤,一口下了肚,爽,那是真爽呢。如果再喝上两口小酒,那日子,就有神仙的味道了。

  鲜鱼汤看起来简单,那也是有相当技术含量的。鱼大了不行,炖一盆汤,太浓了,不好喝。不用棒子骨不行,那高汤炖不出那个色泽。水呢,一定要取双河场口上老黄桷树下那口老井里的水。 鱼下锅那一刻是最关键的,也是最考手艺的,就看一个火候拿得稳不稳。锅烧着,直见油冒了青烟,鱼放入锅里,两面刚起色最好,立马渗入高汤,那味道就正宗了。

  肖七爷拿捏鱼下锅那一刻的火候,最稳当,这是双河场一带都让人竖大拇指称赞的。早年,肖七爷是双河场的排佬。 肖七爷放排的手艺也好,隔河渡滩的,都没有出过什么事儿,帮着谁家都放心。可那排佬的活儿,日子也苦呀,饱一顿饿一顿的,哪里方便就在哪里混一顿。靠着河跑生意,当然是要靠着河吃了。那就吃鱼呗。鱼是好鱼,可放排人随身能带的作料调味品少呢。大家都不讲究,摸了鱼,支起锅,倒两瓢河水就炖起鲜鱼汤了。天天吃,年年吃,肖七爷一边帮人放排子一边就琢磨出了鲜鱼汤的最佳做法,简单,方便,喝起来又鲜。

  走进双河场,少有人不去肖七爷的店子喝上一碗鲜鱼汤的。吃鱼有味儿,喝汤更是一种享受。山里人家,离了家出远门的,挑担子抬石头的,上街赶乡场卖牲口的,累了困了,坐下来,一碗鲜鱼汤下去,精神立马就起来了。山里人的日子苦,鲜鱼汤又不贵,尤其是大冬天的,喝下去,暖身呀。肖七爷做生意,那是厚道人家。客人进店,不喝汤不点菜,照样是一张笑脸一条板凳迎着,让你不吃都不好意思。店子门前灶头炉子上,火随时都是旺着的,一条街道都温暖。其实,双河场也并不冷清。山里人要想走出大山,双河场是必经之地。到了双河场或坐车或坐船,才能出了大山深谷眼前一马平川。双河场逢农历三六九赶乡场,那日子,肖七爷的鲜鱼汤店子可就热闹了。进进出出,人来人往,就奔着一碗汤而来。

  一座大山里的小场镇子,一碗鲜鱼汤,给我最深刻的记忆。因为,那个场镇上的学校,我在那里度过了自己最珍贵的童年和少年时光。记得是大冬天的,放了学,肚子饿得没办法,肖七爷见了,送上一碗鲜鱼汤,温暖了自己对人性最初最美好的记忆。

  一碗鲜鱼汤,乡间老场最真实的味道。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