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我在长沙有了自己的家

2018-01-19 08:34:16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王锐 编辑:王进文

  王锐

  那年夏天,我调来长沙工作。新鲜劲过后,住哪儿便成了问题。领导问,在长沙可有临时搭铺的亲朋好友没?答,没。于是领导说,那就只能将就一下了,在办公室临时住一段时间。几位新同事很是热情,忙前忙后,帮我买来了可以折叠的沙发床、水桶等日常用品。因为正值夏天,男士所需倒也简单,下班有个地方冲凉,晚上有个地方安顿这不胖不瘦的躯体就行。自此,便开始了办公室的住宿生活。白天在办公室工作,晚上待同事们全部离开后去厕所冲个澡,然后打开沙发床,一个人静静地上上网、看看书。早上趁同事们上班前早早地起床,日子倒也惬意。

  一晃三个月过去,又来了一位新同事,办公室已经无法安顿新同事了。领导们想办法帮我们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毛坯房。第一次进屋时心理落差较大,毛毛糙糙的水泥地面、未经粉刷的墙面、简陋破旧的几样家具,毛坯房比之前县城自己的家,以及先前住的办公室条件差了许多。好处是下班后有了个去处,也便安了心,开始了新生活。平时和同事各回各的房,时间并不一致,偶尔碰面打个招呼,回屋交流并不多。直到那年年底另一位同事加入,因了他可口的饭菜手艺,我们这个临时租住的小屋便有了些烟火气息。最后加入的那位同事空闲时买买菜、做做饭,我们两位先入住的“先生”吃一餐画个记号,实行搭餐制,月底交费,争取“出力的不出钱、出钱的不出力”以示公平,这样的日子乐在其中。

  又过了一年多,有位同事回原单位不再住此处了,稍显热闹的租住小屋又冷清下来,合伙做饭自然解散。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两年多,突然接到消息,这儿的房子不租了,要搬。而且单位不再考虑住宿问题。尽管那时我已正式调来一年有余,但家并未安顿好,还是单枪匹马居在长沙。已经蹭了一年有余的住宿,于我而言,搬是应该的。

  好不容易找到新的房子,租金倒不贵,房主好商量,只是条件比先前租住的毛坯房又降低了几个档次。新租屋狭小的客厅、逼仄的厨房、一个人站在里面无法拐弯的厕所,好在洗衣机能够正常运转,厨具经过修补勉强能用。我便安安心心租住了下来。意想不到的是,在这间五楼的小屋里,第一夜便被老鼠的吱吱声吵了一个晚上……第二年的夏天,我筹钱交了新房的首付,并进行了装修,搬进了新家。

  新家毗邻捞刀河,经过数次辗转搬家,终于稳定了下来,尽管每月仍有房贷压力,毕竟我在长沙有了自己的家,而且也不需要再搬来搬去了……嗨,叫我怎么不高兴?不过,我坚信,好的生活一定还在后头咧!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