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将错就错 文人视栀子花为“禅友”

2018-01-23 10:08:40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钟葵 编辑:李子璇

  栀子古称卮子,因花形似一种名叫卮的酒器而得名。这种植物在《史记》中已有记载,但后来人们以为这种植物来自西域,是佛书中提到的“薝卜花”,文人墨客也信以为真,便称栀子花为“禅客”“禅友”。

  文、图\ 钟葵

  司马迁的《史记》中提到“栀子花”

  明末清初的文人李渔曾说:“栀子花无甚奇特,予取其仿佛玉兰。”李渔此说,只是一家之言,只能代表他自己。平心而论,栀子花虽然很普通,谈不上高大上,但在很多人心目中,也有颇多奇特之处。

  司马迁的《史记》,极少提到花花草草。令人意外的是,他在《货殖列传》中,竟提到了栀子:“若千亩卮茜,千畦姜韭,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意思是,如果种植千亩栀子、茜草,外带一千亩生姜、韭菜,那么这些人的收入都会和一个千户侯相等。栀子有何奇特之处,竟被写入《史记》?原来,栀子和茜草都可作为染料,古人用栀子的果实染黄,用茜草根染绯,汉代的御袍,多用这两种染料染就,可见这两种植物在古代价值不菲。

  细心的读者会留意到,在《史记》中,栀子的名字是“卮”,而不是“栀”。对于这个奇特的名称,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解释得很清楚:“卮,酒器也。卮子象之,故名。今俗加‘木’作‘栀’。”即栀子花因形似卮而得名,最初叫“卮子”,后来加“木”字旁,就写成了“栀子”。此外,栀子花又名木丹、林兰、鲜支、越桃等。

  栀子花的花形可谓独特。它的花形较大,花开六瓣,有如雪花。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称:“诸花少六出者,唯栀子花六出。”故陆游有诗曰:“清芬六出水栀子。”张镃有诗曰:“六出分明是雪花。”

  栀子有水栀子和山栀子之分,通常把结出圆形果实的称为山栀子,而把果实相对较大、呈椭圆形的称作水栀子。栀子花还有单瓣和重瓣之分,重瓣中有名为“千叶栀子”者,是名贵观赏品种。如宋代释居简有《千叶栀子花》诗曰:“一花分六出,千叶是重台。”栀子花的花色则似玉兰,白色为正色,而又带有淡淡晕黄,这也是它的独特之处。

  栀子花独特的花形花色,自然备受历代文人墨客推崇。在宋代花鸟画传世作品中,有一幅赵昌款的作品,名为《花卉四段图卷》,分别绘折枝海棠、栀子、芙蓉、梅花四幅,枝叶繁茂,花姿各异。设色艳而不俗,用笔工而不板。其中栀子花一段,分别绘栀子花在绿叶的衬托下含苞待放、半开、盛开之景,栩栩如生,显示出作者过人的写生功力。

  栀子花“冰雪姿”赢得了文人墨客的青睐

  在夏天盛开的各种花卉中,洁白的栀子花显得格外夺目。它虽非“岁寒三友”,却以素花行于盛夏,这种独特的“岁寒心”“冰雪姿”,也赢得了文人墨客的青睐。如明代黄朝荐有《咏栀子花》诗曰:“兰叶春以荣,桂华秋露滋。何如炎炎天,挺此冰雪姿。松柏有至性,岂必岁寒时。”宋人绘栀子花,也多突出其夏天盛开的冰雪之姿。如传为鲁宗贵所作的《夏卉骈芳图》,表现夏日炎炎之时,三种花卉争艳。图中百合娇黄,锦葵红艳,栀子洁白,馥郁的花香似从画面中扑鼻而来。栀子花位于画面的右方,单瓣六出,白中带黄,如玉如雪。在南宋著名花鸟画家李嵩的《夏花篮图》中,栀子花也作为夏季时花成为画面的主角之一,图中两朵栀子花被安排在花篮中的左下角,花形较大,为复瓣栀子花。

  元代著名画家钱选,对栀子花也情有独钟,曾绘有《来禽栀子图》。图中右侧为来禽花,左侧为栀子花。来禽花亦称“林檎”“林禽”,因果实甘甜,招致禽鸟,因而得名。此图的来禽花白中带粉,而栀子花为一派纯白,其中有含苞者、半开者、盛开者。表现手法与《花卉四段图卷》相似,但描绘更逼真。钱选还绘有《八花图卷》,卷中栀子花的形态与《来禽栀子图》如出一辙。明代画家沉周颇为欣赏栀子花的精神,他不仅画栀子花,还为一幅栀子花作品题诗云:“雪魄冰花凉气清,曲栏深处艳精神。一钩新月风牵影,暗送娇香入画庭。”

  常常生长在山野之间的栀子花,有如“村姑”“民女”,其地位当然不能与“花王”“花相”“花中四君子”等同日而语。但不知从何时起,栀子花竟有了“禅客”“禅友”的雅号。元代的《三柳轩杂识》曰:“栀子为禅客。”明代的《三余赘笔》曰:“曾端伯以栀子为禅友。”文人以栀子花为“禅客”“禅友”,是因传说栀子花就是从西域传入的“薝卜花”。最早持此说的是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栀子相传即西域檐卜花。”“檐卜”即“簷卜”,即佛书中的“薝蔔”。故唐以后多称栀子花为“薝蔔”“薝卜”等,并视之为佛教之花。如王义山有诗曰:“此花端的名薝蔔,千佛林中清更洁。”王十朋有诗曰:“禅友何时到,远从毗园舍。妙香通鼻观,应悟佛根源源。”

  栀子花还是有名的“同心花”

  实际上,栀子花与“薝卜”或“薝蔔”并非是同一种花。对此,宋代的罗愿在《尔雅翼》中已明确指出:“薝蔔者金色,花小而香,西方甚多,非卮也。”后来明代的方以智也在《通雅》中描述了“薝卜”的特征:“花瓣似莲而稍瘦,外紫内淡黄色,嗅之辛辣触鼻,微有清香。”认为“薝卜”并非栀子。但人们似乎对栀子花与“簷蔔”的区别并不在意,依然以讹传讹,将错就错,称栀子为“薝蔔”,称栀子之香为“妙香”,闻其香有助明心见性、参禅悟道。如赵蕃有诗曰:“扫除诸妄归真想,薝蔔林中闻妙香。”王谷祥有诗曰:“六出吐奇葩,风清香自远。树如天竺林,人在瑶华馆。”

  明代画家陈淳因此而十分喜画栀子花,他曾在自己的作品上题诗曰:“薝蔔花开日,园林香雾浓。要从花里去,雨后自扶筇。”历代文人墨客给栀子花赋予的这种文化内涵,一直影响到近现代。如著名画家陈半丁曾画过多幅栀子花,其中一幅的题画诗,就采用了陈淳的诗作。

  栀子花还是有名的“同心花”,这也是它的最大特色之一。单瓣的栀子花,其六个花瓣,环绕花心,形成对称。复瓣的栀子花,不管多少重,都环绕同一个花心,也是“同心”。早在南北朝时期,梁代的女诗人刘令娴就称栀子花为“同心栀子”。其《摘同心栀子赠谢娘,因附此诗》曰:“两叶虽为赠,交情永未因。同心何处恨,栀子最关人。”于是后人常把栀子花和人与人之间的“同心”联系起来,以传情达意。

  清康熙年间,浙江永康县的才女吴绛雪,因思念在外的丈夫徐明瑛,想以某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其思念之情。她从刘令娴的诗得到启发,精心制作了一幅《同心栀子图》,“托六出之名葩,表寸心之萦结”。全图形如盛开的栀子花,图中为文字图案,共165字,中间是以“雪”字为核心的81字组成的方阵,其余84字成弧形均匀排列在栀子花瓣外缘,每瓣14字。而按一定顺序分布于花蕊和花瓣的文字,左旋右折,往复顺逆,可以吟出成百首诗词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