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古韵悠远龙栖山

2018-01-24 10:04:4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黄静芬 编辑:李子璇

  黄静芬

  夜色如水,山峰无言,轻雾敷身,寒风绕怀。这神秘美丽的龙栖山,我轻轻地来了,在冬天最寒冷季节。兰花溪静静流动,水边菖蒲摇曳,白梅开得热闹,一树又一树,暗香浮动里,几声狗吠温柔传来,侧耳听见了薄霜夜露丝丝从空中降落草尖细茸上的微小声音。

  裹在厚重沉实棉被里,一夜无梦,周遭是孟浩然“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的唐诗意境。晨起推窗,寒风跳着跃着扑面,裹挟浓郁梅香,精神立刻一振。站立窗前,看早起鸟儿立在梅枝头上唱快乐歌,看农家屋顶几柱炊烟袅娜,鸡引颈高啼,鸭优雅踱步,农人荷锄在田,妇人捣衣在溪,而远处山峰俊朗,近处草木青森,龙栖山已精神抖擞醒来。

  福建龙栖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拔千米以上高峰40余座,森林覆盖率达96%,相传古代有神龙潜于此而得名。深呼浅吸着略带寒凉的清甜空气,驱车在龙栖山曲曲折折山道中,穿行于12万亩原始森林中,怀一份说不清的敬畏之情,去拜见1500多岁的红豆杉王、800多岁的柳杉王。

  千年岁月,是怎样漫长时光?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许多曾经存在早已湮灭,不留一丝一毫痕迹,只有这群古老之树,在小桥、流水、人家的背景衬托下,愈显生机盎然。站在36.5米高的红豆杉下,我渺小如一株草。

  我想起那个描述永恒的词语:天荒地老。

  空山不见人,只闻水声响。沐着温暖冬阳,沿兰花溪前行。路两旁,水杉落尽所有针叶,枝条参差向上,长阵队伍似的站立两排。据说在20世纪40年代,水杉濒临绝种,世间所剩无几。可水杉插枝成活,短短时光里,以无限生机重新葱茏于大地,如今,是很美很齐整的冬季风景。然后,我一一认识了龙栖山所拥有的珍稀树种金钱松、山尖杉、天竺桂、青线柳、闽楠、短萼黄连等,见过红豆杉怀里生长的那棵棕榈树、那丛青青翠竹,记下了红楠、赤楠、虎皮楠、米槠、青冈栎、沉水樟等树名,最后,驻足在古厝桥上。

  兴建于明朝末年、修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古廊桥,在古木掩映中,横跨碧水之上已有400多年。这种集桥和亭于一体,跨越河流溪谷的廊桥,在闽地山区很常见。然而,深山常绿阔叶林中,这座廊桥飞檐翘角,全部木构,连接此山与彼山,供山民停脚歇息,也供飞鸟流连、云雾驻足。突然想起美国畅销小说《廊桥遗梦》的美丽故事。只是不知,有哪两位中国式的弗朗西丝卡和金凯在这座廊桥相遇,有怎样感人故事发生?

  龙潭正是龙栖山龙潜所在地。这一块宝地,丛林茂密,树木森森。虽是枯水冬季,但莲花溪流水淙淙,一路曲折蜿蜒,舞着蹈着到这里时,一大束水流突然由崖顶急跃垂直冲下,形成壮观的龙潭瀑布。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临溪竹林中,微风过,枝叶哗响,深处一幢破败房屋是原始手工造纸作坊。作坊歇业着,屋里堆叠乱糟糟各种工具。读过朋友萧春雷写的《三明手工造纸》叙述造“西山纸”过程:砍竹、浸塘、洗竹、踩料、抄纸、榨纸、焙纸……整个过程共28道繁琐工序。所以,清代长汀学者杨澜说:“其用力艰而成功薄,巧心劳手,百工之事,此为最矣。”

  我从作坊拣回一些碎纸,米黄色,细腻柔韧。萧春雷说:“握在手心,像是握住一首宋词。在宋代,西山纸一定印刷过许多精美诗词。”龙栖山附近生产的毛边纸纸质优良,其“西山纸”印刷过《四库全书》和1973年出版的线装本《毛泽东诗词》。抚摸“西山纸”雅致光洁的碎片,古风古韵徐徐而来,从翠竹的根到梢,从我的眼到我的心。

  这也是龙栖山的古韵。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