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三国拾碎

2018-01-26 13:51:36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刘永学 编辑:李子璇

  刘永学

  一

  大文章,必有惊人之笔。

  我读《三国》,每每为之绝倒,为何?大手笔是也。

  开篇有词一阕:“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神来之笔,文气超迈,立论如金,把人们说不清、道不明、想不透的事儿一语道破:大浪淘沙,亦淘尽英雄,九九归一,发人深省。

  这等词章乃黄钟大吕,在历史的长廊中响彻行云,令人醍醐灌顶。悟透了,便有大坦然、大自在。即如那个白发渔翁,在一片巨大的寂静中,临渚举杯,浊酒寄兴,把古今衰败繁华,尽付秋月春风。

  此等风流,怎一个了得说尽。

  二

  刘备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会看出点儿意思。

  明明是卖鞋编席的出身,偏偏自诩有皇家血统。如此一来,跑到道上混,只好装大头蒜。

  他自称刘皇叔,别人哪会买账?两军阵前,骂阵的开口便是“织席编屦小儿”,这让皇叔大不自在。

  其实,更不自在的是内心的不踏实。孔融为贼兵所困,派太史慈请刘备相助。刘备闻言,止不住心头热浪翻滚,连忙让嘴脸庄重起来:“难道孔夫子的玄孙也知道世上有我刘备这个人吗?”

  一句话,便让这厮露出皮袍下面那个小的出来。

  真是个妙人。

  三

  西汉末期,是个残败的年代。同时,也是英雄辈出、文章绚烂、诡计频频的年代。

  就拿诡计来说,中招的人还真不少。

  李傕郭汜是董卓的哼哈二将,劫持汉献帝后祸害朝廷。为除二贼,太尉杨彪使出反间计,叫二人疑神疑鬼,坐卧不宁。

  一日散朝,李傕请郭汜饱撮一顿,也巧,郭汜回家后突然肚子疼起来,老婆见状缜密分析;“必是中其毒也!”那还等什么?果断决策,急令用粪汁灌之,这稀屎喝得何其痛快。

  《三国》的妙处就是这样,刀光剑影中时不时就有喜剧出台。

  四

  张飞是个杀猪的,杀得不耐烦了,和刘备、关羽合起伙来换了行当,杀人。

  猪怎么杀张飞不外行,反正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人就没有这样简单,张飞那颗学会了杀猪的脑袋,在杀人的时候不一定都能转过弯儿来。

  就说曹操设定了“二虎竞食”之计,让刘备吕布自相残杀。刘备接了曹操密书,和一众人商议,张飞说,对吕布这种无义之人,当然要杀个痛快。刘备那颗惯于织席的脑袋还是多了些弯弯绕,知道砍下这刀没那么简单。一把手不同意,张飞就动不得刀,只好憨憨地感叹:“好人难做。”

  就凭这句话,我对张飞的喜欢又增添了许多。

  五

  袁绍跟曹操打仗,当然打不过。原因不说了,大伙儿都知道。

  袁绍兵败的下场很惨,自己身败名裂不说,还留下了一笔笔孽债,其妻子刘夫人把袁绍的五个宠妾髡发刺面毁尸,书读至此,每每令我寒意顿生。

  还是曹操的大公子曹丕有情怀,闯到袁绍家中看见两个蓬头垢面的妇人啼哭,知道是袁绍的夫人和媳妇,那个年老的且不去管她,撩起袖子就去擦拭那个年轻女人的脸,一看不打紧:玉肌花容,姿色倾国。

  收回袖子就拔剑在手,在堂中坐定,守住这块肥羊肉,免得落到狗嘴里。

  曹操入城后察明原委,立马叫出袁绍的儿媳甄氏,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慨言:“真吾儿妇也!”

  在狼烟未息的战场上,曹操的这句话充满了诗歌的元素。

  他本来就是个诗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