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古来雪景有多美

2018-01-29 09:52:23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张勇 编辑:王嫣

  今冬的雪,纵贯南北,横穿东西。朋友圈里,既有塞北辽阔大地的银装素裹,也有江南白墙灰瓦的粉妆玉砌。自古及今,雪,一直是冬的馈赠。古代虽然没有相机,但雪的美,还是被智慧的先贤保存了下来。

  柳宗元通过一首精短的《江雪》极具画面感地留下了唐代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在几乎没有生命动态的冰天雪地,孤舟一叶,泠然一人,垂钓时空……简直写出了静寂世界的精魂。白居易的《夜雪》诗把深夜雪飘写得有声有色:“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全诗短短二十字,无一字一句直接写及如何下雪,却句句紧扣诗题,从各个不同侧面衬托出夜间下雪的情景,另有云天之妙。

  韩愈的《春雪》更引人注目:“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诗写长安春雪,诗人借鉴岑参《白雪歌》之意,拟雪为花,又拟雪为人,说雪都嫌春天来得太迟了,因而要为人们装点出一些春花春意。诗中洋溢着一种北方人在冬去春来时的喜悦之情。

  “五丁仗剑决云霓,直取天河下帝畿。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宋朝诗人张元的《雪》则语出惊人,想象力丰富。虽然在这四句诗里只字没有一个“雪”字,但诗人却借助于神话的浪漫色彩,奇思妙想,把这漫天飞舞的雪花,比作被天兵天将杀败的三百万玉龙身上脱落的败鳞残甲,让人不禁有种神驰天外,气势恢弘的感慨。

  宋代卢梅坡的《雪梅》也算是一绝了:“雪梅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他以此来说明,一切事物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的道理。梅虽然独缺雪的洁白,雪虽白却少了梅的清香,梅雪均佳,各有千秋。但只有梅花独放而无飞雪衬托,便没有春光的韵味,梅花虽傲雪却因雪而格外娇艳,增添不少雅意。雪因梅而更洁,梅因雪而更艳,雪与梅相依相伴而结下不解之缘。

  最霸气的,当属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看长城内外,分外妖娆 。”面对着雪花纷飞的壮丽河山,毛泽东咏雪抒怀,尽情地赞美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把祖国北方的隆冬雪景,写得生机勃勃,壮丽非凡,以如此阔大的气势把雪描写到了极致,从而给了雪一个崭新的形象,《沁园春·雪》也因此成了千古佳作!

  ■张勇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