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雪天很冷 却可为诗

2018-01-31 14:48:47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周月桂 编辑:李子璇

  湖南日报记者 周月桂

  1月30日,太阳在湘北上空现身,长沙城的冰雪迅速溃败,角落里偶有些残兵剩勇,已不成气候。

  狂欢与寒冷,都将随雪消而逝,人们因雪而偏离的生活,已回归正轨。

  生活在湖南,春有百花,夏有鸣虫,秋有凉月,所欠缺的,便是冬日少雪。至少有两年了,长沙城没有下过一场完整的雪。

  好些天来,人们关注着天气预报,计算雪来的时间。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场雪终于来了。初时是淅淅沥沥的冻雨,接着是沙沙作响的雪子,最后竟然在冬夜伴随着雷声飘下了雪花。很多人在27日的深夜都听到了“雷打雪”的声音,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小小激动。

  28日一早,湘北已成仙境。一场薄薄的雪,覆盖了世界,却掩不住形迹,巧妙地烘托出山川、道路、村庄、亭台楼阁的轮廓。与北方厚厚的大雪笼罩一切相比,南方的小雪,显得无比灵动曼妙。

  写雪的诗很多,却多是北方的漫漫朔雪,“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都是北方雪的凛冽、孤绝、怆然。南方雪却是婉约鲜活轻盈的,该是“一声画角谯门,半庭新月黄昏,雪里山前水滨”。

  在南方,几乎没有一个孩子是不爱雪的,一点点雪也可以给他们莫大的欢乐。下雪的城市小区里,终日人声不绝,热热闹闹、欢腾雀跃,一个萝卜大小的雪人,也能让他们快活很久。就算是成年人,这时候做些孩子气的举动,在雪地里尖叫、打滚,也是可以接受的吧,在天地皆白的世界里,谁又不是个孩子呢?城里的雪可惜不够玩的,不用多久就被踩实了、化掉了,让人意犹未尽。

  雪后初晴,长沙城郊黑麋峰,山上的雪很齐整,没有人迹。雪不厚,薄薄的、毛茸茸的新雪,真让人不忍踏足。白雪中偶尔漏出黑色山石,几只鸟雀在雪地上飞旋,雪里有一种安静温暖的感觉,并不觉得冷。山下的声息远了,天地都安静,脚踏在新雪里,一步一步恍如走在童年梦境中。

  雪夜宜访友、宜读书、宜饮酒、宜吃火锅。乡下农家的火炉子真是好东西,雪夜无事,围炉闲坐,一根接一根地添柴,炉火上开水壶嘟嘟地冒热气。雪地里挖出来的萝卜与大白菜特别甜,下到翻滚的汤锅里,一家人齐齐整整地围着吃火锅,从里到外都是暖的。

  想起王子猷雪夜访友的故事,坐了一夜的船,却不进门,又坐船回去了。

  雪天很冷,日子却可过成诗。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