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狂人”王闿运

2018-02-02 09:24:28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张勇 编辑:王嫣

  张勇

  1859年,王闿运入京会试,以文才耸动一时,有了“狂人”之称。陈宝箴出任湖南巡抚设宴请客,谈及湖南盛产人才,陈宝箴再三表示歆羡。座中有一举人王闿运,他环顾四周佣人说:“别看这些下人现在卑贱,穿布衣,干粗活,一旦行时走运,也可以做总督当巡抚的。”听了这话,陈宝箴的脸色“唰”一下就红了。

  早在湘军草创之初、曾国藩屡败屡战的情况下,王闿运即与曾国藩等湘军将帅交往甚密,可谓有患难之交,但对这位大权在握的乡党,王闿运根本不惯着。

  江宁之役告捷,王闿运前往湘军帅府道贺,此时曾国藩志得意满,已非昔时临渊履冰、独撑危局时的苦瓜相,对老朋友远不如先前那么礼貌周全。王闿运见曾国藩无回访之意,心下大感不平,他打点行装,立刻走人。恰巧这时曾国藩派幕僚来召他前去宴饮,王闿运不满而且不屑地说:“我大老远赶过来,难道是为了吃大帅两顿酒饭吗?”于是他浩然归棹,连一个当面转圜的机会也不肯留给对方。曾国藩去世后,曾家印制门生故吏名册,竟自作主张,将王闿运列入曾文正公的弟子行,别人求之不得,王闿运却嗤之以鼻。他为曾国藩撰写挽联,联语中暗含讥刺,其词为:“平生以霍子孟、张叔大自期,异代不同功,勘定只传方面略;经术在纪河间、阮仪征而上,致身何太早,龙蛇遗恨礼堂书。”曾国藩不曾入值军机处,没有留下专著,乃是他人生的两大遗憾,均被王闿运信手拈出。

  左宗棠比王闿运年长21岁,王闿运“唯以丈人行事之,称其为‘十三丈’”。左宗棠一向自视甚高,对王闿运的姿态感不以为然,他对别人说,王闿运“太过狂悖”。王闿运风闻此评,立刻投书问罪,词锋相当锐利,他责备左宗棠“将兵十年,读书四纪,居百僚之上,受五等之封,不能如周公朝接百贤,亦不如淳于之日进七士,而焦劳于旦暮,目营于四海,恐仍求士而士益裹足耳”,意犹未尽,他还写道:“节下颇怪闿运不以前辈相推……如闿运者尚不怪节下不以贤人见师也。”王闿运的逻辑很简单:左宗棠功勋盖世固然不假,但他未能礼贤下士,就该大打折扣。

  袁世凯窃取大总统职位后,聘请王闿运为国史馆馆长,对他优礼有加,待为上宾,并大开宴席款待。宴会结束后路过新华门,王闿运仰视门匾,惊讶地说:“这门匾为什么题得如此不吉祥呢?”同行的人问何故?他回答说:“吾老眼花,额上所题,得非‘新莽门’三字乎?”这岂不是把袁世凯比作王莽?人们听了不禁冒冷汗,再也不敢接话。

  一天,王闿运去拜访徐世昌,从袖口抽出一纸说:“以此为赠,可乎?”打开一看,原来是“清风徐来”四字,暗喻清代风气又盛。还有一次,王闿运路过内阁衙门,时湖南人熊希龄任内阁总理,陪同者随意问去不去拜访同乡,不料他却说:“此动物园也。”随从不明其意,王一本正经地回答说:“熊希龄者,湖南凤凰人也。凤凰者,飞禽之类也。飞禽栖止之地,非动物园者何耶?”王闿运最出彩的,是这样一副几乎家喻户晓的对联:“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