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君子不远庖厨

2018-02-05 09:36:31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侯严峰 编辑:王进文

  念初中的年纪,父亲在“五七干校”参加劳动,母亲上班早出晚归,大姐下乡,二姐进了工厂,家里只剩下还在读书的我们兄弟俩,一日三餐有时候就成了必须面对的问题。母亲下班后就赶忙围着锅台转,幼小的我坐在小板凳上拉风箱。耳濡目染,竟也无师自通地学着炒个小菜、煮锅稀粥。

  后来到了部队,当了班长,每当周六晚上炊事班分发了面粉、肉菜,我便和战友们一起忙碌起来:摘菜、剁馅、和面,只等周日一大早包好饺子,抢个“头锅”。再后来,考入大学,节假日,空落落的寝室只剩下我们三个外乡的学生,我当仁不让地施展起自己的厨艺,用一个破旧小电炉、一个煮饭的铝锅,做起了萝卜炖肉、清水面之类的家常饭菜。有一次除夕,我忙乎了几道菜,三个人刚想举杯相庆,孰料校管老师来查房,电炉当场被没收。一位老师挺幽默:“这么简陋的灶具,还能搞得满室飘香。不简单嘞!”

  毕业后,整天东奔西忙,离厨房就越来越远了。

  1997年,因工作需要,我独自来到哈尔滨,平时在食堂就餐,只有周末才做点儿家乡饭菜。食堂的小姑娘,偶尔也会包顿饺子,但不是馅调得咸淡不对味,就是饺子皮擀得厚薄不均匀。这时候,我就会溜达到厨房,一面帮厨,一面传授着厨中“秘笈”。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我也离开了工作岗位。时间充裕了,于是,厨中“旧业”重又操起。

  长沙生活了十几年,家人还是习惯北方饭食,什么饺子、馄饨、面条、烙饼,凡是家人喜欢吃的,我都能端上餐桌。

  厨中乐趣,在于常做常新。譬如包饺子,北方调制的馅料无非猪肉加韭菜、白菜,湖南的菜蔬品种多,就得因地制宜。于是,“秘制”的饺子就有了猪肉莲藕馅、猪肉香菜馅、猪肉香菇馅……有时,在江河里钓上一条青鱼,片切鱼肉,再加上一把韭菜,鲜美的鱼肉馅饺子就下锅了。

  面食中,葱花鸡蛋烙饼最有家乡味道。之前都是家人做好我负责吃,现在也尝试着自己做。盛上半碗面粉,敲上两个鸡蛋,再切上一把葱花,加水搅拌成面糊;灶上的不粘锅开了小火,淋上几滴油,把面糊下锅摊平,看准火候掂锅翻饼,不消几分钟,一张葱香扑鼻的鸡蛋饼就烙成了。

  下厨的乐趣不仅在于满足口腹之欲,还有很多可以创新“出彩”的文章可做。一般家用洗洁精,人们担心化学物质残留会影响身体健康。我就制作了一款“绿色健康无添加”的洗洁精。无非是几个橘子皮、两勺食用碱,再加凉开水,放入冰箱泡制。土法制作的洗洁精晶亮剔透,橘香清幽,可洗涤餐具,亦可擦洗地面。此法授人,众口称善。

  厨中不能做无米之炊。所以游逛超市、菜市场就必不可少。家人擅网购,足不出户,便购得果品、鲜肉、海货、菜蔬,女儿时不时地还订个外卖。我却不屑:网购来得快捷,却没有菜市场挑挑拣拣的从容,连路边卖橘子卖小菜的农民都晓得微信收款了,买个东西委实方便。

  退休后独居一隅,多会谢绝饭局酒会等世俗交往,社会活动大大减少。这当然利弊共存:一方面减少了应酬,一方面远离了社会。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务事,就又拓开了一方天地——不再闭门向隅,每天都有忙不完的“活计”,每天都要算计着如何改善饭食;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购物、去烹饪、去生活,摈弃曾经的“领导”身份,感觉活得更加洒脱自在。

  当然,近乎庖厨并不是陷入“油盐酱醋柴”那种传统老套的生活方式,也不是一味追求生活享乐。孔老夫子早有告诫:“君子不器”。记得我在《新闻的律动》那本书的后记中写道:“未来的日子也许多了一份安逸,但想必不会庸常,更不会委顿了记者的精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