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年夜饭

2018-02-13 09:14:1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刘朝霞 编辑:王嫣

  刘朝霞

  “吃饭啦!吃饭了!”

  随着老人声声吆喝,围坐在桌旁的大小人等,恋恋不舍地或丢下手机,或收回黏在电视屏幕上的视线,纷纷起身拿起了碗筷。

  过年了,老人的子孙们,携家带口,回来吃饭。老人住在城郊,儿女们结婚成家后,都在城区买了房,开车也不过几分钟路程,回家很方便。

  为了这顿年夜饭,老人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忙活了。

  从农村的亲戚那预订了两腿土猪肉,捡肥瘦相间的五花肉细细剁碎,拌上花生米、荸荠,做成软绵绵的肉丸子;精瘦的部分切成大块,放进砂锅里炖煮,再切成大小相等的方块形状,这叫做“砧板肉”,她记得小孙女最喜欢吃这个;还做了扣肉,瘦肉照例切得厚厚的,肉皮单独剐下来,分割成几寸见方的薄块,用一个个陶瓷小钵子装着,搁上酱油、盐、砂糖,放进蒸锅里蒸上几十分钟,香喷喷的扣肉就出炉了;鸡是提到小镇菜市场宰杀的,拎回家,再熬成黄澄澄的鸡汤。做完这一切,老人的腰已直不起来了,想着孩子们回家热热闹闹的场景,她心里又亮堂起来,腰也仿佛不那么酸痛了。

  “奶奶,这墨鱼须怎么都变味了?”刚吃了几口,孙子就皱起了眉头。

  老人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果然有一种酽酽的味道,不像平时的那般脆爽,怎么会这样呢?糟了,莫不是把苏打粉当盐放了?厨房的灯不太亮,老眼昏花,可能是看错了。

  “哦,奶奶放错东西了,别吃了。”老人喃喃着,将碗挪到一旁。

  “妈,鱼在哪里,这碗里只有辣椒啊!”

  “鱼?鱼可能是煮久了,碎了吧……”

  “老婆子,羊肉都有气味了,你没放冰箱里吗?”

  “奶奶,我要吃粉,怎么夹不住啊?都断了。”

  ……

  儿女、孙子女们端坐在桌子旁,没有了平时的欢快,他们捏着筷子,在一堆菜碗间踟蹰着,像面对一道道难题,不知从何下手。

  老人低着头,如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不敢看孩子们的眼睛。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唉,老了,不中用了啊!她自言自语着。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大家低头吃着饭,没有人再抱怨什么。窗外,不时传来一阵阵鞭炮的轰鸣,中国人一年一度的狂欢开始了。

  “来,牙老子娘老子,我们敬您二老一杯!祝你们健康长寿!”大女儿提议着,大家纷纷站了起来,举起了杯子。

  孩子们的一张张笑脸,洋溢着真诚和快乐,老人举起了杯子,开心地笑了,眼角,却有泪光闪烁。

  吃完饭,女儿儿媳忙着收拾碗筷,老人也忙着进厨房帮忙。女儿拦住了她,“妈,你就休息下吧,都累了好多天了。”

  她顺从地走回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欣赏着春节晚会的节目,孩子们在一旁嬉笑着,她心里又踏实了。

  女儿洗完碗筷,在她身旁坐下,轻轻搂着她的肩,“妈,明年去我家过年吧,我家房子宽敞。”

  她懵住了,回头看到女儿一双含笑的眼,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半晌,她摇摇头,又点点头,好,好。眼泪,又悄悄涌了上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