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宽阔而精湛的叙述

——评张炜长篇小说《艾约堡秘史》
2018-02-28 11:04:04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晏杰雄 编辑:李子璇

《艾约堡秘史》 张炜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晏杰雄

  《艾约堡秘史》是张炜第二十一部长篇小说,从八十年代进入中国文坛一线以来,张炜始终保持创作的活力和深厚品格,几乎一年一部长篇小说,体现出一个作家丰沛的惊人的叙事能力。翻开这部新作品,胶东半岛的海风气息扑面而来。作家丰富的经历和纯粹的精神追求,热爱乡土和扎根现实的精神品质,对底层民众生活的关切和对人性心灵的叩问,对作品艺术高度和社会意义的不懈探寻,使小说呈现出一种既浪漫又现实、既酣畅淋漓又耐人寻味、既贴近大众又意义深远的复杂面貌。从这部小说的人物、故事、语言等叙述元素看,在一千万字的既往创作基体上依然闪耀着作家不曾衰退的原创文学火花,为读者呈现了一气呵成的令人着迷的叙事风景。

  主要人物都有闪闪发光的优点,让读者由衷地喜爱。张炜认为五十年代生人是有非凡意义的枢纽式的一代,描写的是五十年代生人的人生经历,时代背景在作品中清晰可见。最主要的两个时代背景是文革和改革开放以后的经济建设、城市化进程。淳于的性格塑造最为生动立体,他展现了一个变化的过程。淳于的转变体现了人一生中对生命价值和意义不断地追求。少时追求报恩、青年时追求成功和财富、老年却开始追求爱情。也体现了对乡土的回归,对文化的回归,对物质主义的反叛。淳于宝册“记录心灵”的追求与张炜本人精神追求一致。他要以长篇巨制表达自己的心灵,不与这个排斥深度阅读的时代妥协让步。正如他花费20年时间写成《你在高原》,以十部小说连缀而成,洋洋洒洒四百五十万字。女性形象不是符号,而是被美化、被神化,体现对女性的由衷欣赏和赞美。蛹儿、欧驼兰是物欲横流、乱象从生时代最后一道纯美的风景,从外表、气质到心灵都体现女性的诗意,体现女性的宽容及对污垢的涵化能力,成为现代物质社会的拯救性力量。人物形象都很立体生动,没有扁平人物。连一个小角色也非常有神彩。欧驼兰做民俗研究时的实地考察作风也与张炜本人一致,写《你在高原》时就是这么做的。她保护环境、传承文化的立场与张炜本人一致,张炜主张“融入野地”。

  同时,人物命运体现存在主义式的悲剧。人物都是个个响当当亮堂堂的,但一方的存在成为另一方的悲剧,立场不同,价值观不同,冲突在所难免。保护还是开发,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各有优劣。淳于最终的妥协,可能是因为爱情,也可能是因为对自己不钟爱的事业的反叛。艾约堡实际上是“哎哟堡”的形变,主人淳于宝册取这样一个名字,是对自己前半生颠沛流离的生活的打趣。蛹儿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宝册打趣地说“忆往昔天天递哎哟(服软、求饶)”。

  故事展开在几个社会精英人士之间,包括学者、企业家、村官,整个故事展现的是社会顶层的生活,视野开阔,立意高远。情节扣人心弦,作者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善于营造矛盾冲突。整部小说的节奏一开始不紧不慢,主要人物的形象通过故事渐渐鲜明地展现在读者眼前,最后几章矛盾冲突开始加剧,引起读者对故事发展的强烈好奇和阅读欲望。小说最后一章的几场面对面冲突尤其精彩,主要人物之间的对抗与交锋让人紧张又痛快。淳于宝册的倒戈也是很精彩的一笔。叙述视角转换灵活,有蛹儿、宝册、老肚带、锁扣等人,其中用得最多的是蛹儿的视角。叙述者语言沉稳、内敛、不动声色,让故事贴近生活、贴近人物,原原本本展示人物性格的发展和故事情节,包括细节的描述,文本中不见叙述者跳出来抒情或者评论的身影,类似“零度叙事”。全文使用了一处倒叙手法,将宝册在发动总攻前宴请吴沙原和欧驼兰的事放在小说第一章,借以全面展示艾约堡的面貌及主要人物关系。对少年、青年时代的生活,以插叙的手法夹杂在故事中呈现。

  最后,人物语言非常传神,贴合人物性格也考虑到人物在不同情绪、身体状况时不同的语言。拉网号子的描写简直绝了,音乐感极强,让人忍不住跟着唱起来。用张炜自己的话来说,他的语言“规范而生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