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重瓣之美

2018-03-14 11:03:2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黄岚 编辑:李子璇

  黄岚

  对于广州人来说,牡丹是稀客。因牡丹忌高温多湿,在广州这种湿热气候下,花期实在太短。而重瓣之美,却非牡丹独有。花城人无需遗憾。

  去年得益于馈赠,人生第一次喜滋滋地怀抱一大盆牡丹回家。什么叫做“花开时节动京城”?从答应到常在,贵人到皇后,这位国色天香的佳人“升呢”的速度之快,着实令人有点措手不及。自从伊人踏入家门开始,我便决心每天守候在她身边。用“昙花一现”来形容广州的牡丹或许有些夸张,但如果想要好好观赏牡丹,过程比结果更迷人。

  牡丹生山谷,味辛寒,如果温度和湿度过高,从含苞欲放到娇艳欲滴,根本不稍几日的功夫。惟草木之零落兮,牡丹一旦盛放到极致,美态便开始迅速直线下滑。我恨不得日夜相伴,寸步不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绽放的瞬间。

  热烈奔放而不招摇,深沉内敛而不含蓄,何人不爱牡丹。自从目睹牡丹花开的惊艳,我便开始对所有重瓣花卉情有独钟,连同姿色与牡丹同出一辙的“姐妹花”,也一并诚心欢喜。

  我捧回花形妩媚、花色艳丽的芍药,将她们插入瓶中。牡丹和芍药因为花叶非常相似,牡丹是“花王”,芍药是“花相”,向来被称作“双胞胎姐妹”。任何一个爱牡丹之人都会轻易被芍药俘虏,因为人们总会说,“错过了牡丹,还有芍药”。

  当芍药季可遇不可求,还能捧回被称作“洋牡丹”的花毛茛,此花身形娇小却极似牡丹,因为叶子像芹菜的叶,所以又常被称为芹菜花。看似弱不禁风的纤细花枝,经历一晚如饥似渴后,竟然重新昂首挺胸,开始重重叠叠地盛放。

  然花毛茛并非常见之花,越过了隆冬,便也只能来年再见。若实在心痒,就出去买一束平易近人的重瓣洋桔梗,若排资论辈她的“威望”虽然不算太高,但在洋桔梗低调纷繁的眉眼之中,也能揣摩出几丝“花王”的风采。

  说到底,桔梗也好,牡丹也罢。你有你的清丽素雅,我有我的倾国倾城。既身为惜花爱花的广府女子,便也从此无花不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