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近瓷心香

2018-03-21 09:23:25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方赛霞 编辑:王嫣

  方赛霞

  有人说,女人的最高境界是做玉质女子,通透高贵。玉虽温润美好,但质属天成,如同出身名门的闺秀,只可遇不可求。而陶瓷经后期的重重修炼打磨,有一种经历沧桑却不染尘埃的灵气和耐人寻味的动人,则可遇亦可求。

  第一次见到汝瓷,是在深圳的一次工艺展上。见到“汝”字,左有水,右有女子,就觉得它有《诗经》里窈窕女子在水一方的古典诗意。那是一只淡蓝色茶盘,光润如玉,却比玉多了几分硬气和风骨,有土石的坚实,却泛着淡而柔的微光,静定而素净。

  讲解员介绍说汝瓷是宋代五大名窑之冠。而这只盘是真正的古瓷,是宋代的天青釉。其名源于五代时后周末朝皇帝柴世宗“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之句。它清清灵灵的颜色不是天蓝,也不是淡绿,是青绿蓝各放几滴后相融后的颜色,是雨后初晴时天空的颜色。

  后来,从事工艺品行业的姐姐玫送了些造型精美、颜色鲜艳的瓷碗、碟、茶杯给我。那时,我不知道这些瓷器是价格不菲的艺术品。我随意地将它们摆放在玄关为我的小客厅增色。我将其中的几只瓷碗和瓷杯都用来盛饭装汤、种花。我以为这样天天用着能见物如见人,于天各一方的悠长时空里不忘旧友的深情厚谊。

  其中有一个骨瓷小盘雪白小巧,极似一位善解人意的闺中好友。我常用它装自己最喜欢吃的菜。因为小瓷盘,烟火熏煮出来的家常食蔬也多了一份别致优雅。

  我将两个长瓷盘送给文友雪。她本不喜欢吃鱼,为了能用上我送的瓷盘,竟不时做清蒸鱼。有趣的是,她还从此“患”上了“购瓷症”。每看到造型别致的瓷器,她就要买些回家,还会立刻告诉我她又在何时何地买到了新宝贝。言谈之间,满是家中添丁进口般的喜悦。

  开始懂得瓷的好处,是从喝茶开始的。瓷器与茶是最佳搭配。《红楼梦》里,妙玉用定窑初甜白,宝玉用民窑影青。用不同的瓷器泡茶,茶汤也缤纷起来,散着不同的茶香。我最喜欢用白瓷杯泡福建白茶,颜色恰好,香气也恰好。就着茶香看书,寻书中趣,品茶中韵,茶杯也渐渐有了书香和茶香气。

  陶瓷诞生的年代是男权社会,发明砖瓦的是男人,烧陶制瓷的是男人,但陶瓷之美一直是女性化的。它的质地有女子般的纯净清凉、细腻光滑,它的造型有女子般的缤纷多姿、曲线玲珑。

  国学里有一个为人熟知的词叫“厚德载物”,瓷是当之无愧的物中“厚德”者。瓷源于山间土石,无论是“类银类雪”的邢窑白瓷,还是“类玉类冰”的越窑青瓷,都需以瓷石和高岭土为原料,经揉碎、磨粉、扭曲、拉坯、修形、描画,再在烈焰中淬烧,于千锤百炼后,方灼灼而出。所以,它不仅保留了土石的硬气朴实之灵,又融入了烈火的流光溢彩之质,既含蓄内敛,又清丽可人,上可入展馆国宴承东方文化之重,下可入寻常百姓盛放粗茶淡饭之轻。中国哲学里讲究“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瓷的美应该属于“道器合一”的美。其“道”,可入心入眼,其“器”,可与烟火相伴。

  所以,有时听到某人说某女子是“花瓶”,美却没有灵魂,我总会从心底替花瓶打抱不平。

  古瓷的颜色都美得别有特色,像天青、豇豆红、娇黄、霁蓝、翠绿,都明艳又出尘,宁静又清雅。它们像瓷的外衣,让瓷多了些别样的韵味。这些颜色用于其他普通器物之上未必那么出色,但与瓷互相映衬,如同出色的妙女子与势均力敌的痴男子相遇,便活出了无边精彩的真性情。

  如花的女子,有善良柔婉的芬芳品性;如茶的女子,有不染喧嚣的淡定心灵;如瓷的女子更胜一筹,能于万千磨难里淬炼出纯美,于俗世烟火里自在写意。

  做瓷质女子,要像瓷一样精致淡雅,更要像瓷一样不畏生命孤寂,不畏世事煎熬,敢于在千百次磨难里修炼出尘又入世的淡然,灵魂便会多出一点点香气。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