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古瓷碎片 瓷史的惊鸿一瞥

2018-03-22 10:09:25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孙珺 编辑:李子璇

碎瓷片看似不起眼,其实很有研究价值。

《捡来的瓷器史》 涂睿明 著 湖南人民出版社

涂睿明

  从偶然捡到的古瓷碎片中,发现中国瓷史的重要瞬间——听起来是不是很震惊?然而,对著名瓷人、陶瓷文化研究者、作家涂睿明来说,这是一个自然而然又自得其乐的过程。在别人看起来不值钱的碎瓷片,于他,却都是一手的资料,满是历史的印记。渐渐地,便是《捡来的瓷器史》这样一本书。“一块瓷片,便能引出一段故事、一些知识。虽然只是一片片陶瓷的局部,不过有一天,或许拼起来,便是一部不一样的陶瓷史。”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

  捡来的瓷片 一部瓷器成长史

  涂睿明是江西人,跟瓷器并非一开始就结缘:学的专业是财经和计算机的一个交叉学科。他接触瓷器比较晚,但是一接触到瓷器就被深深吸引了。

  浮梁离景德镇不远,周围一带的田地里,到处散落着各朝各代的古瓷片。多数瓷片虽然年代久远,但因为实在寻常,没有什么价值。但这些碎瓷片却吸引了涂睿明,端详揣摩这些瓷片,想到陶瓷史的某个问题,就动笔写下一两篇文章。文章多起来,就成了这本《捡来的瓷器史》的雏形。

  大部分关于瓷器史的著作,基本可以称为编年史:哪个朝代,出现了什么样的风格,诞生了哪件名器。“但事实上,陶瓷是一部成长史。宋瓷只是青涩少年,在之后的数百年间,不断地成长、成熟。我选取了瓷器发展史上十个重要节点,尝试勾勒出整个瓷器史发展的历程。而成长历程中,工艺是它的骨架,历史、文化与美学是血肉。”整本书,见微知著地勾画出瓷器史在宋元至清末这一历史阶段的发展面貌。

  “五大名窑”

  这个说法不靠谱

  说起瓷器,人们第一反应是五大名窑。这是否因为景德镇的瓷器走的是大众路线呢?

  在涂睿明看来,五大名窑的说法本身其实就不是很靠谱。一开始排名第一的叫柴窑,说五代时期后周的皇帝姓柴,所以名叫柴窑。但是,到了明代,一直没有人看到柴窑,于是,人们就把柴窑拿掉换了一个。“你看第一名都能换,就能看出不靠谱的程度。五大名窑的说法造成了另外一个误会,就是大家认为后来一支独大的景德镇至少在宋代还不是一个太有名的窑口。”

  景德瓷在宋代有多受欢迎,从景德镇的得名就足见一斑:公元1004年,宋真宗更换的年号叫景德,刚好景德镇进贡瓷器,宋真宗皇帝特别喜欢,要求之后再进贡来的瓷器需要在底下写上“景德”的字样,景德镇以此得名。从此,景德镇的青白瓷不仅在宫廷受欢迎,在民间也被争相仿制。“现在陶瓷学界有另外一个说法叫六大窑系,因为宋代百花齐放,没有哪个一家独大。”

  对话涂睿明

  有些瓷片不是捡来的

  广州日报:《捡来的瓷器史》角度吸引人,从片段窥历史。您更注重知识还是故事?

  涂睿明:我在学习陶瓷的过程中发现写给公众看的陶瓷书籍非常少,写得好的就更少。到现在为止这个情况也没有很大的改观。鉴宝类的节目这么火爆,但半个小时的节目,很多人只关心最后的半分钟,那就是值多少钱。所以我就一直想写一本给公众看的有关陶瓷书。这本书更多的是关于陶瓷的历史和文化。接下来我还会从不同的角度去谈论陶瓷的历史文化和陶瓷之美,用讲故事的方式来讲陶瓷的历史文化和美。

  广州日报:有个问题很冒昧:您的瓷片是捡来的,那么就会出现一个标本同质化的问题,比如,可能拉不开瓷片的层级。那又如何能窥得全面的工艺或者历史呢?

  涂睿明: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是捡来的瓷片,民间的瓷片比较多,有可能层级分不开。但实际上,工艺是一个体系,很难去做明确的划分。一项工艺它可能出自官窑,但不仅限于官窑,比如,康熙时期有一种官搭民烧,相当于皇帝的烧造任务有一部分交给民间来完成。那从工艺上来说,你很难去分辨哪一项工艺属于官窑还是民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捡的瓷片确实有局限性。最初我只是写历史的片段,捡到什么就写什么,后来整个想法发生了变化以后,就发现某个特殊的点需要某个瓷片的时候,你不一定能捡得到。有时靠朋友帮忙,有时我会去古玩市场上转一转。所以说,书中瓷片并非全部都是“捡来”。

  广州日报:广东潮汕的瓷器也很有名,您如何评价它?

  涂睿明:潮汕地区烧制瓷器也是有很悠久的历史的。但潮汕地区闻名于世还是改革开放之后。历史上,外销瓷当中有一类就被外国人称为叫汕头瓷器。但整个工业文明之前,全世界古代制瓷业的巅峰都在景德镇,可以说景德镇已经穷尽了手工制瓷的几乎一切可能。潮汕瓷器是中国工业化瓷器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地区。当然,工业化早期,其实都是以数量取胜,以价格取胜。我相信近些年的发展,其品牌意识、品质都在提高。

  广州日报:在您看来,什么样的瓷器值得收藏?

  涂睿明:我觉得主要有三个方面:工艺,文化和美学三方面的价值。如果三方面都最厉害,可能就算是最有价值的。但是任何一个方面有突出价值的话,都值得收藏。

  举一个例子,一个小小的斗彩鸡缸杯,前两年拍卖出天价,民间其实有很多的质疑。在我看来,首先,这个鸡缸杯的工艺价值非常高;其次,它的文化价值也非常高;它是一个在历史上反复地被记载、被谈论的一个器物,历朝历代都在不断地仿制它。美学价值这一块我个人觉得略差一点,可能排不上第一流吧。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