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乡土故事 盛世高腔

2018-03-30 11:11:24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雷达 编辑:王嫣

  雷达

  脱贫攻坚,充分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书写着人类反贫困历史上最为辉煌的篇章。这一场伟大的实践,自然也需要文学书写,值得作家们大书特书。

  作家马平深入脱贫攻坚第一线,用脚丈量乡间道路,用手刨掘乡土故事,花了几个月时间,把脱贫攻坚主题的中篇小说《高腔》捧献到了我们面前。我了解到,马平不是靠几次下乡采风就写出了这部分量很重的小说。他从乡下一路走来,并且在前几年到四川北部山区挂职担任过两年副县长,一直在蓄积着自己的生活库存。他以其创作实践告诉我们,“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学,就是要紧扣时代的脉搏,追逐时代的热潮,讲述人民大众关切的生动故事,塑造人民大众喜爱的典型形象。

  眼下写脱贫攻坚的小说不少,热衷讲个热闹故事的也不少,往往会落入事件化、动作化、表面化的窠臼。《高腔》却以独特的视角和精妙的表达,让人耳目一新。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叫花田沟的小山村在两年内摘掉贫困帽子的故事。它几乎没有依赖什么大事件或是大冲突,而是以冷静内敛的笔调,细笔白描的功夫,把脱贫攻坚的重大主题包裹在日常化的叙述之中。尽管跑资金、修路架桥、改造危房、建文化广场、通自来水、通天然气甚至通光纤等“硬件”一样不缺,主要着力点却放在了探究贫困的深层原因,放在了脱贫解困进程中人的情感世界的跌宕起伏。村容村貌的变化是摧枯拉朽的,人的精神面貌的变化则是剥茧抽丝的。家庭内部的纠葛,乡邻之间的矛盾,历史记忆,现实问题,在这个特殊时段从一条山沟齐刷刷冒了出来,作者却将笔锋指向了“情绪问题”,指向了人的内心波澜。故事主线上的那个老柴疙瘩,先是生长成了一棵花树,然后演变成了一片花海,其现实层面的意义是鲜活而蓬勃的,其隐喻层面的意义是深邃而辽阔的,都让我们感到了欣喜和振奋。

  这部作品人物较多,却各见深度。第一书记丁从杰来自省级机关,他的宽广胸怀和凌厉作风,及他所取得的骄人成绩,可视为广大扶贫干部勇于作为的一个缩影。文化馆长滕娜处事干练持重,对人体贴入微,她的火热情怀,她的“绣花功夫”,和丁从杰形成了各具风采的呼应关系。我认为,这部小说最重要的文学价值,是塑造了米香兰这个新型农村女性形象。这位白玉兰一样美丽的女主人公,早年在“火把剧团”演过川剧,心底一直有着艺术的梦想。她的母亲英年早逝,父亲终身残疾,丈夫又是“糊不上墙的稀泥”,她只好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田间地头都是一把好手,无论是为女儿为妻子为母亲都无可挑剔。她的家庭一直为贫所困,但她吃苦耐劳,不卑不亢,默默地与命运作不屈的抗争,最终竟成为村里的一个“孤岛”。她在丁从杰、滕娜的真情帮助下,终于打开了紧闭的心扉,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并以在利益面前深明大义的言行完成了华丽转身,受到村民拥戴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她从封闭的小家庭走向开放的社会大家庭这个过程,彰显了脱贫攻坚推动乡村社会向前发展的强大动力,也为社会主义新农村人物画廊增添了一个格外引人注目的典型形象。

  这部小说还有一个重要的看点,就是充分调动了川剧、川北薅草锣鼓等文化元素,来展示其浓郁的地域特色,尤其以川剧高腔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来提升其深远的主题。川剧台词和薅草锣鼓歌词的巧妙介入,既勾连了历史,也关照了现实,在推动情节发展、表露人物心迹等方面发挥了奇妙的作用。它们适度地调控着小说的密度,丰富了小说的内涵,也提升了小说的生活质感。

  扶贫,根本的指归是人,唤起人的生存意志,提升人的奋斗愿望。《高腔》以其饱含深情的声调,唱出了激越的盛世高腔。可以说,即使抽离了脱贫攻坚这个主题来看,这也是一部有底蕴、有技术含量的优秀之作,值得称道。

  (《高腔》马平 著 天地出版社出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