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金庸古龙之后,武侠小说能否立起新高峰?

2018-03-30 11:45:56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周茉 编辑:王嫣

  煮酒论剑醉红尘,行侠仗义话恩仇……曾几何时,金庸、古龙笔下豪情万丈的快意江湖成就了一代人的武侠梦。在当今被网络科技、人工智能迅速席卷的社会,那些身怀绝技的侠客义士是否淹没于城市喧嚣之中?众多武侠迷心中的“侠之精神”又何处安放?3月24日,在“侠世界创世征文大赛暨第二届掌阅文学大赛”颁奖典礼上,传递出这样一种信号:新武侠文学的时代来临了。

  “90后”执掌新武侠文学,天马行空也是双刃剑

  此次大赛由数字阅读平台掌阅和湖北今古传奇传媒集团主办,分为自由赛区与“侠世界”赛区。据观察,武侠文学类参赛者以“90后”年轻作家居多,获奖作品与传统武侠文学相比,在题材类型、创作元素上也平添了不少新意。凯玄风的《儒门仙侠传》汇集人、魔、仙、侠、道五大门类,将视线超脱世外望向更为深远的天空;吟光的《抱兔的灵力少女》以奇妙的玄幻世界与江湖生活相结合,清灵婉转的文字为武侠世界镀上一层瑰丽色彩;拂樱的《花间刑》包含武侠、机甲、人工智能等科幻主题,在全封闭环境谱写了一段具有“庞克”意味的人机相恋之歌……

  不难发现,这些武侠作品将挥毫泼墨的幻想挥洒到庙堂之上、江湖之外的广阔领域,甚至融合了玄幻、灵异、悬疑等时下流行文学的热门要素。中国武侠文学学会会长刘国辉说:“当今武侠文学作者具有年轻化、全能化、网络化的群体特点,这就使武侠文学与传统相比在表现形式与内容上更加现代和多元。”

  这种新式写作潮流的出现,是否意味着武侠文学的转型?对此通俗文学研究学者汤哲声直言:“武侠文学已经进入了元侠时代。”在他看来,不同于水浒时代的“劫富济贫,替天行道”、金庸时代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现在的武侠不再集中刻画类型脸谱与个人英雄,而是更多关注精神层面,讲求意志的创造力。武侠文学的书写形式千变万化,但内核依旧是侠之精神,并在此基础上担负了更多对现实社会的思考。

  在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大家之后,似乎很难再看到武侠文学的高峰,当下以青年创作队伍为主的新武侠文学能够承担起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的侠之重任吗?刘国辉表示,在快节奏的网络平台,很多作者缺少追求作品质量的理想和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随意性是限制武侠文学发展的真正瓶颈”。这种担忧同样引发了创作者的警惕,凭借《异江湖》获得“侠世界”赛区长篇组一等奖的牧龙闲人说:“无论在江湖故事中加入多少新奇的元素,武侠文学的传统不能丢,民族精神不能丢。主题类型只是外在框架,融合了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才是内在骨血,这也是自己在武侠文学道路上的坚定追求。”

  武侠文学走向世界,翻译不是唯一出路

  近日,金庸代表作《射雕英雄传》英译本第一卷面向全球发行出版,后续还将陆续出版《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英译本。这一消息在众多武侠迷当中掀起热潮。独具中国风的各类“江湖词汇”如何进行翻译?外国读者又能否在东方侠义中领略个中真谛?不少网友纷纷出谋划策,贡献智慧。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不同语言的转换势必会折损文学作品的价值,刘国辉认为,文化传播都会有此现象,这难以避免,但不能因噎废食,优秀的翻译家能创造和原作一样精彩的“异语言意蕴”,虽然艰难但也要努力尝试,怀有期待。

  数字媒体平台的出现带来了思维形态的变化,以文字为核心的传统阅读方式不再流行,曾创办《今古传奇·武侠版》的今古传奇集团负责人鄢元平感叹:“纸媒销量的下滑使各武侠期刊遭受危机,流失了一部分作者与读者。在线上搭建武侠文学平台是亟待尝试的探索。”

  有影视界人士认为,中国武侠走向世界的另一个途径是将侠肝义胆的江湖搬上荧幕,比起翻译的文字更加直观与鲜活。据掌阅副总裁游亭介绍,去年大赛的多部作品已经签约出版,并进行影视开发,今年所有获奖作品都将上架销售,有部分作品已经启动了出版和影视改编的计划。游亭表示,优秀作家和作品应该享有广阔的受众平台,可以将“侠世界”打造成融媒体IP,令武侠文化焕发新的生命力,实现最有效率的传播。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