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读书频道 > 正文

美文|老屋门前的树

2018-04-09 08:59:4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胡仲衍 编辑:王进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父亲盖起了村里第一栋楼房。虽然现在看来过于简陋,当时却是令十里八村瞩目的大宅。老屋门前的两棵桂花树,就是三十年前家里盖新楼房的时候栽下的。因为栽种在大门外的小水沟旁,水源、光源、肥源皆充足,没几年时间,两株手指般细的桂花树幼苗便有手腕那么粗的树干了。树的枝丫并不往外过分伸张,皆向上聚拢,既像火炬,又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花开时节,桂花树便如同一把被风吹倒过来的黄白花色的雨伞,煞是好看。有风吹过,花瓣纷纷飘落于水沟里,随波逐流,令人想起女词人的那句“花自飘零水自流”。

  我十岁那年,全家随父亲搬到离家十几公里外的镇上居住。房子转给了叔叔,养护桂花树的任务自然落在叔叔身上。叔叔是那种扫把倒地都不愿扶的人,家务事从不沾手的他,唯独对花花草草情有独钟,浇水、施肥、修剪枝丫,从不懈怠。那些年我在镇上上学,只有逢年过节才回老屋。每年的中秋节,当门前的桂花树挂满一树星星点点,香气飘散到邻家的时候,我们一家便会坐车回到老屋。停车的地方常常就在桂花树下,下车便能踩到地上散落的花。这个时候,堂妹堂弟早早就等在桂花树下,帮我们把一包包好吃的零食搬回家。晚上,全家人都搬了椅子,坐在门前的桂花树下,一边赏月,一边饮茶闲聊,村里的老乡亲也会赶过来凑热闹,拉扯庄稼院里的那些事,再听爸爸讲讲外头的新鲜事。孩子们则捧着中间插着香的月饼对着月亮念念有词,在传统的祭祀月亮仪式之后,我们才能开吃。吃饱了月饼,就绕着桂花树互相追打嬉戏,玩累了也搬个椅子坐在桂花树下似懂非懂地听大人们说话。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月光如水般洒在身上,不时有小花瓣落在怀里、肩头或头发上,中秋的夜总是那样闲暇静逸,一如当时的岁月。

  后来我上了军校,回家的次数愈来愈少了。在此期间有十多年错过了老家的中秋,也未能亲眼目睹桂花盛开的美景。只听闻每逢桂树飘香的季节,叔叔多把掉落下的花瓣用团箕收集起来晒干,装入枕头作填充物,如若枕着这样的枕头入梦该是何等的香甜,睡梦中我仿佛也能闻见那桂花的清香了。每逢春节回家,桂花树虽不似秋天那般繁茂,却依然不失生机,正月里,外嫁的姑妈们回娘家拜年,这个时候,一大家人便会集合在桂花树下,照一张全家福,桂树也便成了我们重要的家庭成员之一。

  从十岁离开老屋,这一走就是二十八年。弹指一挥间,家乡的一切都变了。叔叔家的老房子重新装修后,面貌焕然一新,门前的土路也被宽阔平整的水泥路取代,村里的那一片老屋都已消失殆尽,放眼望去,精致的小楼鳞次栉比,家里的亲人及乡邻,走了一些,又回来一些,岁岁年年人不同。只有老屋门口的老桂树,三十年如一日地守在那里,年年岁岁花相似。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